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二十二章 討厭的孫成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 討厭的孫成明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恩,把手給我。」張宇伸出手說道。

張冰兒點點頭,她將手袖免起伸了過去。看著張冰兒白嫩的手腕,張宇感慨不已,手如柔荑,膚如凝脂,纖纖細指特別好看。

張宇連忙收斂心神,他輕輕的將手搭上去。感受到張宇指尖的熱度,張冰兒渾身一震,俏臉泛起紅暈,那麼多年了好像張宇是第一個摸她手腕的人。

張冰兒抬起頭來,看著張宇認真的模樣,不由心中起了波瀾,果然認真的男人最帥。

就在張冰兒腦袋裡胡思亂想的時候,張宇已經了解到她身體的情況,她的胃病有些嚴重了,如果在這樣下去就不只是胃痛的問題了,很容易向胃潰瘍和胃出血發展。

「你由於長期飲食不當,吃東西也是忽冷忽熱,胃氣鬱滯、失於和降,如果在這樣下去會出現胃潰瘍。」張宇嚴肅的說道。

看到張宇的表情,張冰兒嚇了一跳,她連忙說道:「那要怎麼辦?」

「其實我剛才這樣說就是想給你提個醒,至於現在的病情我給你針灸一下就行了。」張宇笑著說道。

張冰兒一聽鬆了口氣,聽說張宇要給她針灸,不由大喜過望,在上幾次張宇的太乙九針特別出名,想不到自己還能親身體驗一番,張冰兒高興起來。

「可以啊,我要怎麼做?」張冰兒問道?

「只需要扎內關,中脘,足三里三個穴位就行了,要不你躺下?」張宇不確定的說道,畢竟這裡是咖啡廳,又不是醫院。

內關和足三里還好說,中脘可是要張冰兒掀開衣服,想到這裡他有點猶豫。

「你說扎那就扎那。」張冰兒性格比較乾脆,她連忙躺在沙發上說道,咖啡廳的沙發比較長,剛好可以躺下一個人。

咖啡廳每個座椅都是隔開的,能最大保證顧客的私密談話,由於要採訪張宇,張冰兒選擇最角落的座位,而且下午時刻咖啡廳的人也不多,基本都是空的。

「那好吧,你先把襪子脫了。」張宇點點頭說道。

第一次看到美女脫襪子,白皙修長的腿和黑絲,張宇呼吸微微急促起來。還好他心智堅定,很快調整過來,小心翼翼捏住張冰兒的長腿。

「啊1這時候張冰兒像小貓似的叫了一聲,看到張宇疑惑的眼神,張冰兒俏臉羞得通紅,她縮了縮長腿道:「我感覺有點癢。」

張宇也鬧了個大紅臉,他強忍著長腿帶來的滑如凝脂感受,抽出靈蛇針小心翼翼地扎進足三里。內關還比較簡單,就在手腕上,可是中脘張宇抓了抓腦袋。

「怎麼了?怎麼不扎了?」張冰兒見張宇愣在那裡不由好奇的問道。

「有個穴位在這」張宇指了指自己的胃部,張冰兒也是冰雪聰明,她立即知道張宇難堪處,剛想說什麼,突然胃部抽搐起來,她一下子滿頭大汗捲縮在一起。

「你沒事吧1張宇大吃一驚,看到張冰兒痛苦的模樣,也不再猶豫了,他讓張冰兒躺好,深呼吸一口氣,慢慢的掀開張冰兒的衣服。

當靈蛇針扎進張冰兒中脘穴后,張宇開始輸入陽氣調節她的病痛,大約過了一分鐘,她就感覺肚子暖暖的舒服,剛才疼痛慢慢減弱了。

「等一下,馬上就好1見張冰兒眉頭鬆開,張宇知道有療效了。

「好了1大約過了十分鐘,張宇將靈蛇針收回,坐回原來的位置。

「好舒服!真的不痛了,哇,你太厲害了。」張冰兒好奇按了按胃部欣喜道,以前輕輕按一下都疼痛不已的地方,現在居然不痛了,她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星星。

「咳咳,你以後要注意一下生活習慣,比如咖啡,辣椒這次明顯刺激胃粘膜的失誤,最近就別吃了,不然胃部會再疼的。」看著張冰兒崇拜的眼神,張宇心中微微有些得意,他咳嗽著叮囑道。

「恩,放心吧,我會注意的。」張冰兒點頭答應。

「你這個病有段時間了,這樣吧,明天中午我再找你,再來一次針灸,我給你開點葯,你隨便找個藥店抓藥吃兩幅就好了。」張宇笑著說道,緊接著他找女服務員拿來紙和筆,寫了個要單子給張冰兒。

兩人聊了幾句,張冰兒著急回去寫稿子,兩人就離開了。

張冰兒回到電視台,和同事們打完招呼后,就回到自己座位上開始寫這次的稿子,由於親身體驗加上錄音筆提醒,稿子寫得特別的快,才兩個小時,她就將稿子修改完畢。

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張冰兒滿意的鬆了口氣,將稿子提交給主編后,這時耳邊傳來腳步聲。

她回頭一看,原來是隔壁組的陳玉娟,她手裡端著兩杯熱騰騰的飲料。她與張冰兒特別要好,經常在一起逛街購物,她也是組裡消息靈通人士。

「在我們台里就你最忙,來喝杯咖啡,提一下神。」說著陳玉娟遞過來一杯咖啡。

聞到香濃的咖啡,張冰兒猶豫片刻說道:「算了,張醫生說我胃病才好點,不能喝咖啡。」

「喲,張醫生,喊的那麼親熱,讓我猜猜是那個年青才俊在追我們台的女神?」陳玉娟神秘的說道。

「娟,別亂說,什麼女神。對了,最近有什麼好消息?」張冰兒連忙岔開話題問道。

「看你緊張的樣子,一看就有問題!好啦,最近確實有個採訪的題材,不過那地方有點詭異。」陳玉娟猶豫片刻說道。

「怎麼個詭異法?」張冰兒好奇的問道。

「那裡是一個山村,聽說叫鬼山村,據說前段時間去那裡玩的驢友發生了奇怪的事情,所以台里準備去一個專家採訪組,將真實情況還原出來,破出封建迷信。」陳玉娟說道。

「你說的可是前段時間發生的驢友失蹤事件的村子?那個女的失蹤又找到了,最後好像瘋了?」張冰兒皺了皺眉頭問道。

「是啊,就是那個村子,聽說那次事件后,一些驢友不信邪,又聚集起來到鬼山村,卻發生丟失背包,突然有人胡言亂語等事情,他們被嚇回來了。

這段時間台里收視率你也是知道的,低的不能再低。正好有人爆料,台裡面特別關注,企圖打造一個節目來提升收視率,所以我聽說台長準備找個經驗豐富的主持人去,有沒有興趣啊?」陳玉娟笑著說道。

「沒興趣啊,前段時間太累了,正好休息休息。」張冰兒打著哈欠說道。

「說的也是,你這段時間跑了太多地方了,是該休息休息了。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去逛街,我看到一家名店在打折,千載難逢的機會哦1陳玉娟理解的點點頭,她神秘的壓低聲音說道。

「真的嗎,那太好了1張冰兒也笑著點點頭,果然衣服什麼的,對女人來說誘惑極大。

就在兩女說說笑笑的時候,突然一個西裝革履,穿著帥氣,嘴角露出懶洋洋笑容的年輕人拿著一束花走了進來,他在辦公室里四處張望,很快看到說笑的張冰兒,不由眼睛一亮。

「冰兒,你終於回來了,等得我好苦啊1那帥氣的年輕人連忙大喊著走過去,目若旁人。

張冰兒看到他不由眉頭緊皺,要知道張冰兒只所以出去那麼久,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躲他。

這年輕人叫孫成明,是孫主編的兒子,這小子是帝都出了名的紈,泡妞,賭博,飆車樣樣都會。

偶爾他認識了張冰兒,立即被漂亮幹練的張冰兒吸引,非她不娶,每天都來台里送花,讓張冰兒煩不勝煩。

「或許我該考慮下去鬼門村一趟了」看到孫成明討厭的笑臉,張冰兒嘆了口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