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二十三章 張冰兒的計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三章 張冰兒的計劃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好不容易擺脫孫成明,張冰兒毫不猶豫的站起身來走向台長辦公室,反正這次機會必須拿到。隨_夢a

「什麼,你要去參加這次採訪?不行,絕對不行!這次採訪隊伍我打算全部由男同志上。」周台長搖了搖頭,特別堅決的說道。

「我就是要去,如果你不要我去,我就偷偷的跟著去。」張冰兒大聲說道。

周台長一下子就犯難了,張冰兒的身份就他一個人知道,他怎麼可能讓張冰兒犯險呢?畢竟這次採訪又不像普通採訪,那鬼門村處處詭異。

「冰兒,你這不才回來,要不我給你放個假,你休息半個月,每天敷敷面膜,逛逛街怎麼樣?」周台長開始曲線救國了,他笑著說道。

「不行1張冰兒堅定的說道,以前就是這樣,只要自己休息,那討厭的孫成明蒼蠅一樣跑過來轉來轉去,煩的要命!

要不是為了這份工作,她根本不會理那個孫成明。

周台長這下子無語了,這個姑奶奶真是難纏,還好周台長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對付張冰兒還是小菜一碟。

「既然這樣,我就給你個機會,要去的話我有個條件!就看你答應不答應?」周台長沉思片刻說道。

「你說說什麼條件?」張冰兒好奇的問道。

「去採訪需要集合一支隊伍,給你兩天時間,你去召集一支小隊,必須包含醫生,導遊,志願者等,畢竟那裡山高路遠,你如果能做出個完美的計劃,人也能在兩天內召集齊,那我就同意你去,否則你就乖乖的呆在帝都。」周台長笑著說道,開玩笑,兩天時間又要寫計劃,又要召集人手,那有那麼容易。

「那容易,我馬上就去召集。」張冰兒一聽,笑著說道。

「別得意的太早,老王他們有其他任務,除了攝影師外,所有人都要你自己招募。」周台長眼睛里透過一絲狡黠。

「什麼?老王他們不參加?」聽到周台長的話,張冰兒眉頭緊皺的問道。老王可是台里隨行的醫生,經常和他一起出任務,大家知根知底,台長這是在釜底抽薪啊!

「怎麼?有難度?如果不行就在家裡休息1周台長笑著說道,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兩天時間太短了,三天,如果召集不到人,寫不出來計劃我就不去了。」張冰兒咬咬牙說道。

「哈哈,三天就三天,一言為定1周台長笑著說道。

張冰兒離開台長辦公室時,腦海中還回蕩著周台長的笑聲,看到她出了台長辦公室,那孫成明討厭的笑臉又冒了出來,他端著兩杯茶走過來說道:「冰兒,渴了吧,來喝茶1

孫成明挺帥的,他就是傳說中的小白臉模樣,隨便走到哪裡都能迷倒一大片女孩,可是他為什麼對張冰兒那麼青睞有加,主要是張冰兒對他特別冷淡,從小都被女孩包圍的男人,怎麼能容忍一個女人無視他。

「我現在不想喝茶1張冰兒冷淡的說道,轉身急匆匆的離開。

「哼,你早晚逃不過我的五指山。」看到張冰兒迷人的背影,孫成明臉色陰沉,喃喃的說道,他下意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立即被滾燙的茶水燙的直跳腳。

回到家裡,好心情全被那孫成明給破壞了,張冰兒洗了個澡后,**著白皙小腿,坐著書桌前抱著膝蓋咬著筆杆子。

她恬靜,美麗,側臉輪廓分明,靜靜坐在那裡,猶如一個美麗的女神。

秀眉輕皺,計劃還算比較容易,畢竟出了那麼多次採訪,經驗極其豐富,大約花了兩個小時就把計劃寫完了,又花了一個小時修改,完畢。

可是人員方面就讓張冰兒傷腦筋了,她今天專門到後勤處問了問,意外發現所有人都有任務,細問之下她才知道,原來是周台長打電話過來交代了。

張冰兒恨的牙痒痒,她知道再去找台長也無濟於事,她只好自己想辦法。

還算她這些年的朋友比較多,打了幾個電話后,他們都願意來幫張冰兒的忙,現在唯一缺的就是一個隨行隊醫。

這人必須體力好,而且醫術精湛,她想了好多辦法,有些人條件不符合,有些人一聽是鬼門村連忙拒絕。

鬼門村事件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張冰兒還特意去網上查了查才發現確實是這樣。那鬼門村離帝都有幾百公里遠的豫省一個小山村,鬼門村雖地處中原,卻自有一套與漢族傳統風俗全然不同的「葬俗」——鬼門村的村民死後,屍體都是帶著面具下葬的。

最最奇怪的是他們講究「人鬼混居,人死不出村」,村民死後不能埋在村外,必須在死者家附近找一塊空地埋葬。

鬼門村所在的山谷名為幽靈谷並非沒有緣由,就是因「溝溝有遺骨、彎彎有陰魂」而得名。因為人鬼同村而居,為了鎮住陰魂,就有了為死屍戴面具的方法。

而且這個村子還有不拜鬼神的風俗,他們村子三條出口有三個廟宇,裡面供奉的都是人偶,當然也有人猜測有可能村民們供奉的是他們的祖先,又有人猜測可能拜的是鬼。

不管怎麼樣,網上種種傳言讓鬼門村成為一個神秘詭異所在。

怪不得很多人聽到鬼門村就搖頭不幹,張冰兒嘆了口氣,皺眉不展。

可是依然有人膽大包天,比如孫成明,當他聽說張冰兒要帶隊去鬼門村採訪時,不由興奮起來了,正找不到表現自己的時機,現在終於有了。

他也在網上看到過鬼門村事件,在他看來這件事情都是那些閑人的無稽之談,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鬼神?

他本想自告奮勇,可是張冰兒不一定要他,他轉了轉眼睛,你不要我去我就自己帶個隊去,反正老子有的是錢。

到時候如果張冰兒出什麼狀態,只要來個英雄救美,那張冰兒妥妥的就是他囊中之物,一想到張冰兒美麗的容貌和婀娜多姿性感的身材,他頓時吞了吞口水。

打定注意后,孫成明連忙打電話聯繫人起來,在他金錢攻勢下,很快就招募到一批人。

整晚,張冰兒都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她之所以非要這才採訪的機會,其實躲避孫成明是其中之一,更多的原因是她骨子裡喜歡冒險。

到底那裡去找醫生呢?直到大清早,她依然在考慮這個問題,由於晚上沒睡好,她睡到中午才起來,剛滿頭蓬鬆爬起來,真絲睡衣弔帶滑落,隱約能看到令人窒息的弧線,她正坐著床上發獃。

這時候電話響起,她眯著眼睛打了個哈欠,拿起電話湊到耳邊說道:「誰啊?」

「是我啊,張宇,不是約好今天中午給你治療胃病的嗎?」

「張宇」張冰兒眼睛猛的睜開,她臉上浮現出狡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