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二十六章 進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進山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原來如此,小事情一樁1孫成明面無表情說道,心裡卻樂開了花。鬼門村算什麼,有鬼?這個世界上那裡來的鬼,正好去鬼門村布置一下,到時候來個英雄救美,嘿嘿!

雖然孫成明面無表情,可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一看就知道這小子在想什麼東西。

「警告你少和冰兒說話,否則哼1孫成明看著張宇冷冷的說道,聽到孫成明發話,旁邊猛子鼓著肌肉對著張宇呲牙裂嘴威脅一番,等孫成明離開后,這才跟了上去。

看著孫成明的背影,張宇不由嘴角上翹,這個世界上傻蛋太多了,正好去探路。

這幾天張宇也沒閑著,很多時間都用來在網上搜集關於鬼門村的信息,看的越多越心驚,想不到鬼門村裡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了,留下的只是斷岩殘壁。

「鬼?哥幾個才不怕鬼呢。」三牲口看到鬼門村的情況后,囂張的說道。不過張宇覺得他們是為了看張冰兒比較居多,現在年輕人正不知道在想什麼。

但願不要出事,張宇嘆了口氣,轉頭向酒店裡走去。

由於車隊只走了半天就休息了,所以大家都不怎麼疲倦。大部分人都忙著將重要器材搬到房間里去了,三牲口也沒見蹤影,剛進大廳就看到俏麗的張冰兒正跟經理說著什麼。

張宇走近一看,原來那經理也是張冰兒的粉絲,這次偶爾遇到張冰兒,更是大喜過望,不但住宿給了最優惠的價格,還要了張冰兒的簽名。

「真是感謝你了,想不到我也能看到你在我眼前出現,簡直就像夢境一樣。」那經理激動的說道。

「呵呵,有你們支持我,我才能走的更遠,對了,我朋友過來了,我還有事情,先過去了。」張冰兒看張宇走過來,連忙說道。

「那行,您去忙」經理見張冰兒這樣說,連忙點頭,依依不捨得離開。

見經理離開,張宇微笑著對張冰兒打了個ok的手勢,張冰兒立即高興起來。看到張冰兒的笑容,張宇愣了愣,她的笑容如同芙蓉花綻放,美麗之極。

「好了,有孫成明在前面打頭,我相信這次應該沒什麼事情了,走吧,我們去看看房間。」剛說完這句話,張冰兒哼著小調,愉快的向樓上走去。

張宇微微一笑,想不到張冰兒還有小女生的一面,他跟著走了上去。

「老四,這裡這裡1剛走二樓,就看到胖兒巨大的身軀站在不遠處揮舞著手臂,張宇連忙對張冰兒說了幾句,走了過去。

「好不容易出來玩一趟,和女神在一起的感覺真好。」李毅大字躺在床上滿面笑容的說道。

「呵呵,小心被你女朋友查崗。」張宇無語的說道。

「切,怕啥,你以為我是氣管炎啊,我才不怕呢1李毅翻了翻白眼。

「不怕,那誰和女朋友吵架了,然後天天打電話去哄人。」正在整理行李的李峰笑著說道。

「咳咳,那只是意外而已,意外1李毅被說中要害,他尷尬的說道。

幾個人打鬧了一會兒,就被張冰兒叫去集中在一起,說了些進山的注意事項。他們必須明天就到達豫省小山村位置,在那裡雇傭的當地導遊還等著他們。

說了一會兒,大家就去休息了,畢竟第二天還要趕路。

在對面的酒店裡,孫成明將手下都召集起來,分派任務說道:「我們明天早上一大早就趕路,爭取趕在他們前面進入鬼門村。老范,你有個特殊的任務」

「好的,老闆1那個略微老成,皮膚黝黑的中年人老范聽了孫成明的話點點頭,跟著他的都是些當地的混混,一聽孫成明的提議,都知道他打的什麼注意,不由嘿嘿的笑了起來。

一夜無話,當張宇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果然發現對面停在街邊的車輛消失的無影無蹤,他還專門過去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孫成明一伙人在早上六點就出發了。

果然不出所料,張宇微微一笑。

「快點,我們今天要儘快趕路,把所有器材都搬上車,注意檢查一遍,不要有遺漏。」張冰兒果然經驗豐富,整個車隊在她的指揮下井井有條,大約要8點的時候,車隊準時出發。

一路上車馬勞頓,中午大家在高速路休息區休息了一下,吃了點東西,就繼續趕路,直到下午6點,天開始有點麻麻黑的時候,他們終於趕到了鬼門村外30里的小鎮上。

大家都很疲倦了,就連平時話最多的李毅都不斷的打哈欠,胖兒更是懶洋洋的沒精神,安排好住宿后,他們紛紛去收拾房間。

張冰兒卻叫上張宇和同隊的老周三人,接待了這次帶他們去鬼山村的導遊王學文和一個中年人。王學文典型的山民打扮,可今天他臉色有些白,神色略微慌張。

「這位是?」張冰兒見過王學文的照片,發現他帶了個陌生人不解的問道。

「他是我叔叔范志平,他比我熟悉道路,所以我帶上他,請張女士別見外。」王學文瞟了一眼他叔叔說道。

「真的嗎?那太好了,酬勞也是200元一天,到時候就麻煩你了。」張冰兒高興的說道,只要能順利完成任務,錢都不是問題。

「呵呵,那就好,不如就讓我們給你們講講山裡的注意事項。」見張冰兒同意了,范志平顯得很高興,他用肩膀碰了碰王學文說道。

王學文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幾天下雨,道路比較滑,很容易出現滑坡現象,所以我覺得這次進山的路線應該走這條路」

就在王學文講解進山路線時,張宇則好奇的盯著范志平,他發現范志平有些怪異,這裡的山民都比較淳樸,耿直。可眼前這人表面上看起來很淳樸,可張宇注意過他好多次,他大多數時間都盯著張冰兒,眼睛里散發著貪婪的光芒,坐姿也是翹著二郎腿,隨意亂吐痰,猶如街邊混混。

既然王學文是經人推薦的,范志平也是他的叔叔,張宇有心想探探他的底,提了幾個山裡常見的問題,卻發現這范志平回答的結結巴巴的,要麼就讓王學文代為回答。

這讓張宇留了點心,送走兩叔侄后,張宇也沒有說范志平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他沒證據。

「張大醫生,不知道有沒有空一起吃個晚飯呢?」張冰兒轉過頭,一臉笑容的說道。

「好啊1張宇微笑的點點頭,一臉淡然,如果張冰兒這句話是對其他人說的,估計那人早就跳起來興奮不已了。

「切,一點都不好玩,走了,吃飯1彷彿被張宇清澈的目光看清心裡活動,張冰兒癟了癟紅潤的嘴唇說道,她轉身向樓下走去。

張宇無奈的聳聳肩,跟著走了下去,果然晚飯是和張冰兒一起吃的,唯獨不同的是一起吃飯的人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