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二十八章 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八章 鬼?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在茂密的樹蔭叢中能隱約看到許多殘岩斷壁,村裡房屋分佈在v字形的山谷里,中間長滿一人高雜草的道路貫穿整個村子。

「老大,我們到了1一個混混激動的說道。

「我們先找住處休息一會兒,晚點開始布置。」孫成明大手一揮說道,眾混混點點頭,連忙向村裡走了進去。

他們剛走進村子瞬間,一股陰冷的風呼嘯而來,他們都冷的打了個哆嗦,嘴裡卻暗暗嘀咕著。

時間過的很快,太陽很快下山了,在鬼門村中幾個混混將漆黑的鋼絲捆綁在房屋之間,只要掛上滑輪和白布,配合鬼門村的環境,在晚上能保證把人嚇尿。

就在混混們布置的時候,孫成明帶著猛子在村子里瞎逛,這裡安靜之極,聽不到一絲鳥叫,蟲鳴,特別令人不安。

孫成明很快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個房屋門開著,他好奇的走了過去,突然看到有人坐在門口板凳上,鬼門村不是沒人嗎?他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時候,那人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一個板凳在門口。

我去!孫成明打了個激靈,他轉頭說道:「猛子,你看到剛才那裡坐著一個老頭嗎?」

「老頭?沒看到,老大,你不會是眼花了吧?」猛子好奇的問道,他剛才沒有看到任何人。

「不是吧,走,我們過去看看,我倒是誰裝神弄鬼。」孫成明也是個不信邪的人,他招呼著猛子走了過去。

繞過那根板凳,走進屋子,意外的發現那屋子堂屋的桌子上擺著一個照片,照片前面還擺放著香爐,看樣子應該是這個房子主人的照片。

那照片已經黃舊不堪,孫成明勉強能看到是個老頭,他想起剛才坐在門口的老頭,不由頭皮發麻,轉身想離開,卻意外的發現猛子不見了。

明明剛才走進來的?他連忙大聲喊道:「猛子,猛子?」

「老大,我在這裡呢?」突然猛子的聲音從隔壁屋傳來,孫成明連忙走過去一看,發現猛子圍著一個大木頭看著。

「我靠,你嚇死老子了,為什麼不說一聲就跑到這裡來?」孫成明惱怒的說道。

「我剛才好像看到有人影閃過,所以就過來看看,想不到這裡居然有這東西,老大這是什麼?」猛子敲了敲那大木頭說道。

孫成明好奇的看著那截大木頭,在猛子敲了敲后他發現裡面居然是空的,瞬間他彷彿想到什麼不由臉色刷的白了,他連忙說道:「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們快走吧1

說完,他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猛子見孫成明離開了,也連忙跟過去。兩人離開房屋很遠了,孫成明才鬆了口氣。

「老大,剛才那大木頭到底是什麼嗎?」猛子追在後面問道,他雖然肌肉發達,腦子不好使。

「我也不知道1孫成明雙眼閃過恐懼說道,剛才那大木頭肯定是棺材,他回頭看了看村子,不由覺得這裡邪乎,有打退堂鼓的衝動。

「老大,都布置完了1幾個混混抹著汗水走過來說道,看著他們,孫成明退意一下子就被掐死在襁褓里,這時候要走了,那以後他就別混了。

「找個房間休息,我們等明天再說。」孫成明大聲說道。

讓孫成明抓狂的是,村頭的幾棟房屋都不能住人了,唯獨那裝有棺材的屋子對面還挺不錯,無奈之下,孫成明只好把所有混混都安排進去。

很快夜色降臨,除了兩個人守夜外,其他人都進入夢鄉,唯獨孫成明翻來覆去睡不著,明明身體疲憊要死,可是腦子裡全是那板凳上的老頭。

「難道這裡真的有鬼?」孫成明躺在睡袋裡,胡思亂想著。

就在孫成明難以入眠的時候,張冰兒等人也在七點過的時候來到趙山村,一天辛苦勞累,可張冰兒還是堅持找了趙山村年紀最大的趙大爺,了解關於鬼山村的情況,還專門攝了像。

被攝像機對著的趙大爺開始還有些局促,還好張宇精明,建議邊吃邊聊。張冰兒醒悟過來,拿了一瓶好酒過來,幾杯酒下肚,趙大爺的話匣子打開了。

「鬼門村?那裡面的人早就搬走了,全部都搬到鎮上去了。」趙大爺說道。

「那意思是現在哪裡沒有人住了?」張冰兒好奇的問道。

「恩,沒人住,偶爾過年過節有些村民會回去看看,上上墳,平時那裡都荒蕪了。不過年輕人,我建議你們最好打道回府,那村子去不得。」趙大爺幹了一口酒後,用滿是皺紋乾裂的手背擦了擦嘴角說道。

「為什麼?」張宇在旁邊插嘴道,他對鬼門村的真實情況也有些好奇。

「村子里喜歡將死掉的人帶上面具,埋葬在自己家附近,自己村的人還沒什麼,我們就很排斥,幾乎沒人願意和鬼門村的人交流。其實這些都不算什麼,畢竟每個村有自己的風俗。」趙大爺嘆了口氣說道。

「哦?難道你親眼看到過什麼?」經常干採訪的張冰兒敏銳的發現什麼,她連忙問道。

「確實是這樣,年輕時我去過鬼門村附近放羊,有一天我太累了,就睡著了,醒來后發現羊少了一隻,要知道那羊可是我們的命根子,於是我就到處尋找,不知不覺就找到鬼門村附近。」

趙大爺一邊回憶往事,一邊吃著酒菜。

「是不是看到鬼了?」張冰兒興奮的滿臉通紅,張宇無語的捂著額頭,這時候的張冰兒和普通女生沒什麼區別,又喜歡看恐怖片,又怕鬼。

「鬼?不知道那是不是鬼,我看到很多鬼火在鬼門村中飄舞」趙大爺眼中閃爍絲絲恐懼。

「鬼火?鬼火有什麼好怕的,那不都是磷火嗎?」張冰兒好奇的問道,這點常識普通人都知道,趙大爺不可能不知道吧。

「老頭子也活了大半輩子了,難道磷火都不知道嗎?那鬼火是人形的,當時我嚇得連羊都不要了,連滾帶爬的跑了,從此再也不敢往鬼門村放羊了。」趙大爺的話讓周圍聽眾都抽了口冷氣。

「請問大爺,當時看到鬼火是夏天嗎?天氣很炎熱?」張宇突然問道。

「是夏天,當時確實很熱,我還記得我放羊的時候穿著坎肩呢。」趙大爺笑著說道。

採訪結束后,送走了趙大爺,剛才採訪的幾個人大眼瞪小眼的對視著,趙大爺透露出來的東西實在是太震驚了,張冰兒一直沉默不語。

「其實這世界上那來的鬼啊,當時天氣炎熱,趙大爺又跑了大段山路,肯定是看花眼了,鬼火什麼時候是人形的,這沒科學依據。」張宇笑著說道,他也是怕張冰兒害怕,所以才說出這段話讓大家寬心。

大家一想也是,於是氣氛不再是那麼凝重,聊了幾句后,大家都去休息了,臨走時,張冰兒突然轉身對張宇說道:「你相信這世界上有沒有鬼?」

「我」張宇皺了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