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三十七章 鬼門村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 鬼門村3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等張宇再次清醒過來,他感覺到頭疼欲裂,空氣中散發著奇怪的味道,有點像尿?

他揉了揉太陽穴,轉頭看了看,意外的發現四周睡著的三牲口與張冰兒都不見了,張宇大吃一驚連忙跳起來。他摸了摸睡袋裡,裡面還熱乎,看來人走的不久。

他又檢查下窗戶和門,意外的發現門和窗戶都是封好的,那麼大的幾個活人怎麼可能說不見就不見呢?

張宇皺了皺眉頭,他突然想到那綠色的光芒,看來是那黃大仙搞的鬼。

黃皮本事很多,看過黃皮資料的人都知道,黃皮特別記仇,難不成那黃大仙是來報復的?可是怎麼又不像?黃皮報復人很特別,通常是以命換命,誘惑人們心中的渴望,勾引他們上吊自殺。

這時樓上響起東西撞地的聲音,他突然想到什麼,連忙切換出桃木劍和小火球符,快步向樓上衝去。

果然不出所料,只見樓上三牲口和張冰兒一副傻傻獃獃的模樣,房樑上捆綁著繩索,他們四個人站在廢舊的板凳上,李毅脖子上套著繩索,吐著舌頭拚命的掙扎著。

李峰和胖兒正往上套,張冰兒正傻傻獃獃的拉著繩套,滿臉淚水。

而在四人的對面,四隻黃皮已經套上脖子,它們吐著舌頭一副弔死鬼模樣,早就死透了!

想不到黃皮的報復來的那麼快,張宇連忙抽出桃木劍,跳起來刷刷幾下將繩索割斷,李毅掉落在地上,捂著脖子拚命的咳嗽著。

「李毅,你沒事吧?」張宇跑過去解開捆綁李毅脖子上的繩索。

李毅依然是呆呆傻傻的模樣,推開張宇站起來就想跑,張宇那容的他跑掉,銀針一閃,扎在他的脖子上,他一下子都昏迷過去。

看到李峰和胖兒暈乎乎的模樣,張宇從口袋裡掏出礦泉水,澆到他們頭臉上。好半響他們才清醒過來,迷迷糊糊的對張宇說:「怎麼回事?」

「你們把李毅看住了,張冰兒呢?」張宇轉過頭一看,剛才到在地上的張冰兒不見了。

從屋外響起草從嘩啦的聲音,張宇連忙走到窗戶前一看,發現張冰兒正向外跑去,張宇急了,他連忙撐著窗戶跳了下去,向張冰兒狂奔而去。

張冰兒速度極快,普通人肯定追不上他,可是張宇不是普通人,他飛快掠過兩人之間的距離,一把抓住張冰兒的肩膀。

「冰兒,你怎麼了?」張宇著急的說道。

只見張冰兒猛地回頭,原本俏麗的模樣變成了一張毛茸茸的黃鼠狼的臉,把張宇嚇了一大跳。

那黃鼠狼臉將張宇愣住了,閃過他的手臂,轉身就跑。

張宇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他連忙追了上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這是幻覺?

張宇也不怠慢,他雙瞳閃過太極陰陽二魚!

陰陽瞳術!

世界變成黑白二色時,眼前奔跑的張冰兒變成了一條一尺多長的黃鼠狼,見到這個情景,張宇那還猶豫,掏出小火球符直接丟了過去。

轟隆!火符瞬間化成明亮的火球,擊中那黃鼠狼身上,將它直接炸飛。

煙火消失,張宇這才衝過去,發現被炸飛的黃皮居然消失了!

他心中一驚,腦袋裡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也不去轉身向宿營地沖了過去。

當他翻窗跳回二樓時,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剛才待在這裡的三牲口居然不見了?樑上和地下沒有半點痕,彷彿沒有人來過。

「老大,你們在那裡?」張宇站起身高聲大喊道。

「老四?」樓下傳來李峰的聲音,張宇連忙衝下去,發現四人居然都在一樓篝火旁,正詫異的看著他。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宇皺著眉頭看著那四人。

「咦?老四你跑到二樓去幹什麼?我們醒了就沒看到你了。」李峰好奇的問道。通過他的解釋才知道,李峰和李毅突然醒過來,意外的發現張宇不見了,他們正在商量去那裡找他時,卻發現張宇在二樓上喊叫。

「我這不是聽到外面有動靜,就上去看看,沒事了,估計是外面有野生動物。」張宇笑著說道,他看了看滿臉疲倦的張冰兒,腦袋裡情不自禁地響起剛才那黃鼠狼模樣。

這黃大仙看來實力在他之上,怪不得陰陽瞳術都沒有看破,張宇暗嘆了口氣。其實他猜得不錯,黃大仙一直盯著張宇的行蹤,他們一踏入這間房間,就中了幻術。

黃鼠狼的尿加熱后就會讓人產生幻覺,而這種幻覺悄無聲息,沒有經驗的人和容易中招。

張宇狠狠抓了自己一把,劇烈疼痛傳來,想不到這幻術那麼真實。

李峰和李毅見沒事就繼續躺下睡覺,胖兒坐了不到幾分鐘,又打起鼾來,唯獨張冰兒一直低著頭,她和張宇各想各的都沒有說話。

張宇突然想起那攝影機,轉過頭看看牆壁角落裡。發現那攝影機上一直都閃著綠光,說明還在運轉,或許看了攝影機就會了解到事情真相。

「張宇,我們聊聊好嗎?」突然張冰兒抬起頭,露出蒼白疲憊的小臉,嬌柔的說道。如果是平時張宇可能沒覺得什麼,可是現在他警惕起來。

「好啊,你想聊什麼?」張宇點點頭,微笑著說道。

「你好像對我很警惕,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張冰兒敏銳的察覺到張宇的緊張,她滿眼幽怨的說道。

「沒有發生什麼,可能是鬼門村的傳說太詭異了,讓我神經有些緊張。」張宇搖著頭說道。

「但願如此吧,對了,我能和你單獨聊聊嗎?」張冰兒說道。

「單獨?」張宇看了看旁邊,猶豫片刻點點頭,兩人見三牲口睡的比較熟,於是就一前一後的走到旁邊角落裡。

「你要說什麼?」如果平時有這麼一個大美女,女神約自己去單獨聊聊,或許張宇還會有什麼成年人的遐想,可是今天晚上情況太詭異了,張宇並沒有太多想象,而是在手中扣了一枚小火球符。

「張宇你有沒有喜歡過我?」出乎意料之外,張冰兒這句話讓張宇愣了,他做夢也想不到張冰兒會說出這種話。

喜歡?美女誰不喜歡,可問題是目前這個狀態貌似不該談這個吧!

「咳咳,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張宇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特別尷尬的抓了抓腦袋。

「難道你不願意正面回答我嗎?」張冰兒一臉幽怨,含情脈脈的看著張宇,她邁開步子走了過來。

當靠近張冰兒時,她身上彷彿流動著一股好聞的味道,就是因為這種味道,站在面前的張冰兒似乎更加明媚艷麗,她含苞待放,紅彤彤臉蛋,紅潤性感的嘴唇,還有黑溜溜帶著渴望的眼神。

「不如我做你的女朋友吧?抱抱我好嗎?」張冰兒展開雙臂調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