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四十章 大觀園尋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 大觀園尋寶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昨天晚上四人為了慶祝張宇獲得行醫執照,擼串擼到半夜兩點,直到老闆趕著收攤才離開。

回去的路上,四個人唱歌,嚎叫,在路邊撒尿,引得無數人罵街,最後翻牆進了學校,好不容易才回到寢室。

由於昨天晚上三牲口喝的太多了,現在還在床上呼呼大睡。

「頭痛1大清早,臉色蒼白的李毅捂著腦袋呻吟著。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酒醉後遺症,張宇無奈,每人扎了幾針后,才舒緩許多,可就是賴在床上不起來。

「老四,你精神好,去買點早餐吧1李峰懶洋洋的躺在床上說道。

張宇無奈,只好床好衣服下樓,去食堂買了一大口袋油條和豆漿送了回來,結果三牲口吃喝完畢,滿意的繼續又睡。

「你們都是豬嗎?吃了就睡?」張宇頭痛的說道。

「沒辦法,以後就過不了這樣吃了就睡得日子了。」李峰裹著被窩裡笑著說道,旁邊李毅和胖兒認同的點點頭。

張宇嘆了口氣,見他們準備繼續睡覺,搖著頭離開寢室。

走出寢室,張宇撥通電話給爺爺,告訴他已經獲得行醫資格證。爺爺張瑞峰聽了后很激動,他連連說好,還告訴張宇有空要回去看看。

張宇很想回去,可考慮到這幾天有可能會很忙,答應爺爺過段時間在回去后,這才掛斷電話。

剛掛斷電話,手機再次響起,原來是徐老打來的。

「你收到行醫執照了吧?」徐老笑呵呵的捋著鬍鬚說道。

「是啊,已經收到了。」張宇恭敬的說道,畢竟有了徐老等人的推薦,他才少走很多彎路。

「真是恭喜你啊,對了,你現在在帝都吧,我聽說你跟隨攝製組進山了?」

「昨天才回來,徐老,您有什麼事情嗎?」張宇好奇的問道。

「確實有點事情,你等會來一趟醫仁堂」徐老最後說道。

聽徐老有事情,張宇連忙答應,正好現在有時間,他就趕忙向醫仁堂走去。

走到醫仁堂外面,發現醫仁堂還是老樣子,羅姐不停的忙碌著,一會兒撿葯,一會兒照顧病人。見到這個情況,張宇連忙走過去幫忙。

看到張宇來了,羅姐很高興,就連一些經常在這裡看病的病人紛紛給張宇打招呼。

「今天聽徐老說你考取了行醫執照?」羅姐邊忙碌邊說道。

張宇點點頭,羅姐一下子就興奮起來了,她翹起大拇指說道:「有出息!你別幫忙了,徐老說如果看到你,就讓你去辦公室里找他。」

張宇無奈的點點頭,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到辦公室時外,敲了敲門。

「進來1徐老熟悉的聲音從辦公室里傳來,張宇連忙推門走了進去,意外的發現裡面還有一個患者。

看到張宇到來,徐老嚴肅的臉上泛起溫和的笑容,他示意張宇坐一會兒,轉頭繼續給患者看病,直到給患者開了葯,送走患者后才轉頭對張宇說道:「你要畢業了吧?畢業後有什麼打算?」

「這個我還沒想好1張宇思考片刻,苦笑著說道。

「這樣吧,這幾天我和吳院長還有王老聊了一下你的事情,建議你先去基層干段時間積累點經驗,你覺得怎麼樣?」徐老捋著鬍鬚微笑著說道。

「行1張宇點點頭,徐老微笑起來,他叮囑張宇最近把手機開著,一有消息就通知他。

本來張宇準備在醫仁堂幫忙的,被徐老制止了,說他這幾天好好休息一下,就把他趕了出來。

離開醫仁堂后,張宇見時間還早,他還記得要給張冰兒買禮物道歉,畢竟這件事情是他讓黃鼠狼做的,他對張冰兒也有一絲歉意。

正好他準備去大觀園附近逛逛,順便看看是否能找到銅錢。

桃木劍無法承受陰陽二氣的衝擊,斷了很多根了,雖然比較便宜,可也不能浪費啊!畢竟現在魂值也不好賺。

有了堅固耐用的銅錢劍,遇到活屍或者更多的鬼魂,他也不至於那麼狼狽。

走到路上,他看到路邊上有家銀行,他摸了摸查理斯給他的銀行卡,走到ATM提款機一查,卡里居然有300多萬。

自從查理斯離開后,他就將這銀行卡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想不到約翰居然給了那麼多錢。

他重新將卡塞進口袋裡,張宇又走了幾十分鐘,這才看到大觀園的入口。

很久沒來大觀園,這裡依然是帝都最熱鬧的地段,最近一次就是來賭石,想想和袁媛認識的場面就有點搞笑。

「快來看啊,正宗清代筆洗,收藏了立即賺錢1

「這裡是我祖傳的瓷器,便宜賣了1

熟悉的各種吆喝聲此起彼落,張宇切換陰陽瞳術一路望過去,發現外面賣的文物沒有一件有黑氣,不是高仿,就是假的。

幾個賣銅錢的也是一樣,銅錢上沒有一絲陽氣,都是不合格的,看到這裡張宇心不由沉甸甸的。銅錢劍要求至少要7枚銅錢,當然也可以是7的倍數,最牛逼的是由49枚銅錢組成的銅錢劍,能夠直接斬滅鬼將。

銅錢劍也有成功率,張宇打算收集兩套也就是14枚銅錢,他開始還以為挺容易的,想不到來看了之後才發現有點困難。

他想了想,打通陳天明的電話,這段時間陳天明一直在忙著管理公司,他們大家族的事情太麻煩了。張宇也忙著實習的事情,所以很長段時間內,兩人都沒聯繫過。

「咦?張宇,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你把這份文件拿出去發了,還要簽那裡。」剛打通電話,就聽到陳天明一副忙碌的聲音。

「我現在在大觀園」

「唉,這段時間忙的要命,我都幾個月沒去大觀園了。」陳天明話語中透出羨慕。

「陳總,這裡的文件還需要你簽一下字。」還沒等陳天明將話說完,旁邊的秘書提醒道,陳天明無奈的對張宇說聲抱歉,緊接著看了看文件簽了個名字。

「今天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陳天明問道。

「我想買點古時候的銅錢,可惜街面上的不是高仿就是假的,不知道什麼地方有。」張宇看了看四周,嘆了口氣問道。

「你算問對人了,在大觀園有個古雅齋,店主是一個二十歲的武家少爺武冬,他最喜歡收集這些零零碎碎,你可以去那裡看看。」陳天明思考片刻說道。

又和陳天明扯了幾句,這才掛斷電話。拿著手機陳天明思考片刻,撥通了武少的電話說道:「武少啊,我是陳天明」

古雅齋?張宇邊走邊東張西望著,大觀園以前是一條街,後來由於古玩發展的極其好,就不斷的向四周擴開了,現在形成了三橫四豎的繁華商業步行街。

張宇足足走了兩條街才找到古雅齋,店如其名,古色依然,典雅別緻,就連裡面的女服務員們也穿著高叉旗袍,瞬間有種穿越回古代的感覺。

「這可是宋朝皇帝宋徽宗把玩過的聽風瓶」剛走進古雅齋,就聽到不遠處一個老頭大聲吼道,他懷裡抱著一個黑色的木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