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四十二章 聽風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聽風瓶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居然是真的聽風瓶」

「300多萬啦,嘖嘖嘖1旁邊的吃瓜群眾發出陣陣感慨的聲音,畢竟錢也太好掙了,一個瓶子就300多萬。

「我就說我瓶子是宋徽宗玩過的,買不買,不買我就換一家。」那宋老頭驕傲的說道,見武少還在猶豫,他連忙將瓶子塞進盒子里。

「我說你這老頭,急什麼急。」曾三大聲說道,他轉身來到武少身邊低聲說道:「武少,你也看到了,這轉手就要賺2000多萬啊,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武少,要不我們等等?等劉老回來再說?」旁邊的經理也看出武少猶豫不決,他連忙上前提議道。

曾三大吃一驚,他借著拿茶杯,轉身給宋老頭打了個暗號,別人目光都在宋老頭的盒子上,根本沒有看到曾三的小動作,可張宇卻看的清清楚楚。

「這」武少剛要說話,宋老頭立即拿起盒子就往外面走。

「宋大爺你別走啊1武少連忙站起來大聲喊道。

「你買不買這瓶子,如果不買的話,我立即去對門看看,我可是要錢給我老婆看病的,耽擱不起。」宋老頭大聲說道。

「武少,這可是兩千萬的大生意啊,純賺啊,我的鑒定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會坑你的。」曾三著急的低聲說道。

「哎呀,大哥你急個什麼,錢的事情就不是事情,你以為賣個古董那麼簡單,開證書,開票據都很麻煩的。」對武少說完后,他又跑過去攔住宋老頭大聲勸道。

這時候那個拿卡去查詢的服務員走過來,對武少點點頭。

其實武少一直在懷疑曾三和那宋老頭做局,要知道曾三為了賭博連自己老婆和兒子都敢賣,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想不到他真的還了錢,難道這貨真的賺到錢了?他心中的疑慮減少不少。

「確實是這樣,大爺,走我們去辦公室里聊。」武少連忙笑容滿面的站起來說道。

「我才不去辦公室呢,萬一你們坑我怎麼辦?」宋老頭把木盒子抱的緊緊的,一臉的不信任。

武少也無可奈何,幾個女服務員連忙上前勸著,這讓張宇看的津津有味,他對聽風瓶還挺好奇的,可惜他也不認識那聽風瓶。

抓了抓頭,突然想起今早太極圖第七轉的時候,道具欄里還有一本書,貌似是古董大全,他連忙問了問廁所在哪裡,一頭鑽進廁所里去了。

見廁所里沒人,他先給陳天明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忙查查那個叫囂三千萬買聽風瓶的香港商人底。

他這才點開道具欄里的古董大全,這本書瞬間變成光點消失在他腦海里,要是以前讀書的時候能這樣就好了,效果雖然好,就是腦袋裡瞬間被塞進去無數資料的感覺,很難受。

張宇扶著牆壁站了十多分鐘,才勉強適應那種眩暈的感覺。

深呼吸一口氣,他才慢慢的走出廁所,這時候看到宋老頭已經坐在沙發上,武少眉頭緊皺。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張宇碰了碰旁邊一個吃瓜群眾問道。

「那老頭貪得無厭,不知道那裡接了個電話,把瓶子的費用從300萬提升到800萬,這年頭錢真好賺1吃瓜群眾癟了癟嘴說道。

「不管你怎麼說,現在就這個價,不買拉倒。」宋老頭理直氣壯的說道。

這時候武少確實有點後悔,可想想那三千萬,他又不想捨棄。

「武少還等什麼,再等價又要漲了。」曾三著急的低聲說道。

「那好吧,800萬我買了1武少思索片刻,最終抵不過兩千多萬的誘惑,他咬了咬牙大聲說道。

「真的?」宋老頭欣喜的問道,暗地裡他和曾三交換下眼神。

「當然是真的,那麼現在就交易吧1武少站起來說道。

「等一下1這時候張宇站出來大聲喊道。

「這位兄弟,如果你有事等會再說,我這邊有很重要的交易。」武少拱了拱手道。

「我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想問問是否能讓我看看那聽風瓶。」張宇微笑著說道。

「你看什麼聽風瓶,萬一打碎怎麼辦?」宋老頭大聲喊道,眼看交易要成功了,拿著錢立即遠走高飛,想不到這小子居然冒出來打岔。

「這聽風瓶不會是有問題吧,看一眼都不行?」張宇微笑著說道。

「就是,看看有什麼了不起的」

「難不成是假的?」

周圍人議論紛紛,宋老頭看張宇的目光更是火冒三丈,武少則奇怪的望著張宇,看這人穿著打扮並不高檔,難道真的是看一眼?

「既然這位兄台都說看一眼而已,就讓他看看,看完我們就交易,如果出問題算我的。」武少說道,聽到這話,張宇好奇的看了武少一眼,聽陳天明說武少仗義,想不到確實如此。

宋老頭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將瓶子放在桌子上。

張宇這才在眾目睽睽下走上前去,他先摸了摸那木盒,又聞了聞。

眸子爆出一絲精芒,不出所料這盒子是由百年金絲楠木做成。他並沒有做聲,而是不留痕的低頭看向瓶子,彷彿剛才的動作只是為了更好的接觸瓶子。

看了片刻,張宇抬起頭來,武少好奇的問道:「這位兄弟,不知道看出沒有?」

「呵,小兄弟太年輕了,能看出什麼?不就是圖個好奇而已。」曾三冷笑著說道。

「你們沒發現這聽風瓶少了點什麼嗎?」張宇彷彿沒有聽見曾三諷刺,他站起身來微笑說道。

「小子,你別特么的瞎說,不然老子弄死你。」宋老頭一下子急了,他跳起來大聲吼道。旁邊幾個男保安連忙連勸帶拉,這才將他拉祝

「這聽風瓶會少什麼?」武少一下子就懵了,他連忙問道。

「看來武少沒見過聽風瓶吧?」張宇笑著說道。

武少點點頭,別說他,大觀園裡很多人都沒見過聽風瓶。能收藏聽風瓶的都把聽風瓶捂的緊緊的,偶爾在朋友圈內相互交流。

「那麼曾先生應該也見過聽風瓶吧?」

「我當然見過,不然怎麼鑒定。」曾三冷冷的說道,他在腦袋裡回憶古董界所有的人,都沒有出現過那麼年輕的鑒定師,所以胸有成竹。

「宋代的時候,有錢有地位的人家裡,側屋都有一面鏤空的架櫃,上面放一個瓶子,瓶子上下一般細,放在架柜上有個風吹草動就會微微搖晃,耳朵湊上去能聽到海的聲音,特別有趣!所以它叫聽風瓶。」張宇說著,將聽風瓶立起來,對著瓶子吹了口氣,那瓶子紋絲不動。

聽到張宇說這句話,曾三的臉瞬間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