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四十三章 打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三章 打眼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兄弟,你到底想說什麼?」武少皺著眉頭問道。

「武少,不急!很多人為了不讓它掉下來,給它加了個座,這座上六菱形的,不仔細摸根本摸不出來,然後加上一個一模一樣的座兒,這個座兒很薄,放在柜子上看不出來。」張宇微微笑著說道,他將瓶子拿起來,給大家看了看,發現下面根本沒底座。

「居然還有這種事情,長見識了。」

「想不到聽風瓶原來是這樣聽風的,難不成眼前這個是假的?」

旁邊的吃瓜群眾議論紛紛,他們對著曾三和宋老頭指指點點,只見兩人臉色特別難堪。

「小子,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在座都沒見過聽風瓶,憑什麼就要聽你的。」曾三冷笑著說道。

「馬丹,不買就算了,老子隨便找個店鋪都能賣個好價錢。」宋老頭憤怒的說道,他伸出手想起抓盒子,卻被搶先一步的武少拉住手臂。

「你想幹什麼?」宋老三扭動著手臂大喊道。

「你當我這古雅齋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今天不說個一二三,你們誰都別想離開。」武少憤怒的說道,他這一吼,周圍的保安都圍了上來,將宋老頭拉祝

「我要告你們,我要告你們,你們這是強搶1宋老頭怒氣沖沖的吼道。

「強搶?我們搶你什麼了?」武少冷笑著說道,聽到武少的話語,宋老頭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武少,你這過分了吧,居然聽信一個小子的話,這不符合規矩。」曾三臉色陰沉的說道。

「呵呵,如果瓶子是真的,我當面給你倒茶賠禮道歉1武少臉色也不好看,要知道如果這個聽風瓶是假的,一旦傳出去,他這古雅齋也別開了。

「我這可是宋徽宗把玩過的,與眾不同很正常。」宋老頭大聲吼道。

「這個聽風瓶仿的確實不錯,我在給你們普及一下,一般大師的作品,他們會把自己的名字浮刻在瓶底,也只能用手摸出來。可這瓶子下面除了印章,什麼都沒有。」張宇繼續打臉。

「我可是國家認證的專業鑒定師,你小子算什麼?武少,你就說句話,信我還是信他。」曾三滿面通紅的大聲問道。

這下子武少有點難辦了,要知道鑒定師這一行也是有組織的,武少只要敢說信張宇,即便這瓶子是假的,以後那些鑒定師們都不會給武少臉色看。

就在這時,張宇手機聲響起。他拿起電話一看,是陳天明打來的。

他不由心中一動,看來那香港商人的資料已經查到了,他說了聲抱歉,接通電話。

「陳哥,不知道查到怎麼樣了?」張宇問道。

「那要買聽風瓶的商人已經查到了,叫王天豪,那人特別狡猾,以前在香港是個大騙子,做化妝品生意失敗后捐款而逃到大陸。看最近風聲不緊,這才又出來騙人。怎麼了?難道是誰上當了?」陳天明問道。

正好張宇手機的聲音開到比較大,在他旁邊的武少將這些話聽的清清楚楚,他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他之所以敢出一千萬買這聽風瓶,就是因為那香港商人放出消息,要花三千萬購買。

要是這條消息是假的,他看了看不遠處的曾三,臉色陰沉下來。

他本能想到這是一個局,幾個月前那人放出消息要收購聽風瓶,緊接著宋老頭來賣瓶子,劉老意外不在,曾三為了獲取他的信任,專門還了20萬元的債務。

這一環接一環,緊緊相扣,讓人防不勝防!

稍微有點貪慾的人就會入瓮,翻手就賺兩千萬,這世間沒有人能抵擋住這樣的誘惑。

那電話里人說話聲音很熟悉,他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人,那人今天早上才給他打過電話。

「難道給你打電話的是陳天明,陳總?」武少突然沒頭沒腦的問道。

「是埃」張宇點頭說道,武少這才鬆了口氣,如果這消息是陳天明透露出來的,他信。

「你就是張宇?」武少繼續問道,見張宇點點頭,武少抽了口冷氣。

他今天之所以到店裡來,原因之一就是想見見張宇,這個古董界的傳奇人物。

想當初他撿漏,四百元買的玉石兔子,居然價值幾百萬,那件事情后,張宇就成了大觀園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看來這件事情有貓膩,武少沉默起來。

「武少,你好歹給個話埃」見武少沉默不語,曾三心中有些不安,他連忙說道。

「這件事情不好說,你知道他是誰嗎?」武少突然指著張宇對曾三說道。

「他?不認識。」曾三打量下張宇,渾身穿著普通,搖了搖頭。

「他在兩個月前撿了個大漏,那個玉石兔子你還記得吧?」武少繼續說道。

「原來是你!可那又怎麼樣?難道就因為他撿了個漏,就是這方面的權威?」曾三大吃一驚,片刻他陰沉著臉說道。

「這位先生言重,我只是聽風瓶剛好略知一二而已。」張宇微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買與不買就看武少的意思了。」曾三冷笑一聲,一屁股坐了下來。

「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去別家了。」這時候,那宋老頭大聲吼道。

「宋大爺,我這邊資金有點問題,別激動,瓶子我肯定買。這樣吧,我給你五萬當作定金,你今天就住在我這裡,暫時保留一天,明天我湊集資金,我們再簽合同好嗎?到時候這五萬塊不在貨款內。」武少想了想說道。

保留一天就賺五萬,普通人都不會拒絕,可宋老頭卻皺了皺眉頭,眼睛情不自禁的望向曾三。曾三見宋老頭望過來,心裡暗暗罵武少狡猾,明天交易變數太大了。

「武少,你既然決定要買,這一拖延,恐怕被他們知道了,下點絆子怎麼辦?」曾三硬著頭皮對武少說道,還隱晦的用手指指了指對面。

古雅齋對面是老對手玉風閣,玉風閣的老闆最喜歡和武少作對,兩人經常爭奪古董玩意,鬧得很僵。

如果剛才曾三說這句話,武少還考慮考慮,這時候他心態變了,如果那宋老頭敢留在這裡,等明天劉老回來一看便知。如果不敢,就表明他們心中有鬼。

「放心吧,只要宋大爺住在我這裡,那還怕什麼?」武少冷冷的說道。

「這」曾三一下子就急了,住在這裡幹什麼,羊入虎口嗎?他連忙對宋老頭做了個隱晦的手勢。

「住在你們這裡幹什麼?萬一你想坑我的瓶子怎麼辦?不行,要買現在就買,不買拉倒1宋老頭抱著箱子大聲說道。

武少緊盯著宋老頭,心中已經有幾分瞭然,他聳了聳肩說道:「那沒辦法了,既然宋大爺你不接受我的意見,那就等我湊好錢再交易吧1

聽到這句話,剛才還暴跳如雷的宋老頭一下子就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