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四十四章 真相大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 真相大白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宋大爺有話好好說,武少,你也別著急,做生意嘛都講究談的。」曾三見事情要遭,連忙跑出來打圓場,上千萬的生意,不可能就那麼白白的丟掉。

「宋大爺可以考慮考慮,我不急。」武少微笑著說道,他對經理打了個手勢,低聲說了幾句話,經理點點頭轉身離開。

宋老頭表情十分複雜,留在這裡?開玩笑,這不是作死的行為嗎?有錢賺也要有命花才行,特別是那小子說了一大堆,他狠狠的瞪了瞪張宇。

張宇對宋老頭的眼神表示無所謂,他一屁股坐在旁邊,坐看事態的發展,就差拿一把瓜子當吃瓜群眾了。

大廳里突然安靜下來,一時之間氣氛十分詭異。

「實話給你說,我急需錢治病,既然你沒一千萬的話,我可以降點價。」沉默一會兒后,宋老頭無奈的說道。這簡直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很多人都看出這之間有問題,明明可以賣一千萬,只要等一天就行了,為什麼要降價。

其實宋老頭也很無奈,如果不降價,難道拿到其他地方去賣?他看了看曾三,卻發現曾三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們櫃檯和卡上有多少現金?」武少轉過頭隨意的問道。

「大約有200多萬。」會計連忙走過來說道。

「怎麼那麼少?」

「昨天才給了貨款,賬本上就只有那麼多了。」會計回答道。

「我這裡只有200萬,那怎麼辦?要不剩下的我寫欠條?」武少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說道,他眸子中諷刺的神色,一閃而逝。

「這」宋老頭猶豫起來。

張宇好笑的看著大廳里的情況,武少剛才被貪慾迷住了眼睛,當他醒悟過來,一下子就恢復精明商人的本色。

就在宋老頭猶豫時,突然門口進來一個童顏鶴髮的老人走了上來,他精神抖擻,面色紅潤。身後跟著幾個年輕人,能看出哪些年輕人對那老頭都很恭敬。

「白白老1看到來人,曾三一下子就站起身來,嘴裡結結巴巴的說道。

白老可是古董界的權威,想不到武少居然把白老給請了過來,曾三腦袋嗡的一下子就混亂起來,他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除了張宇一直發現曾三的醜態以外,其他人的目光都被白老吸引過去。

「這人是誰啊?」宋老頭疑惑的看著來人,扯住一個服務員悄聲問道。

「他你都不知道,他可是我們大觀園最厲害的鑒定師白老。」那服務員一副看鄉下土包子的表情。

宋老頭大吃一驚,他有種想逃到衝動,他連忙望向曾三,卻絕望的看到曾三目光獃滯。

「聽風瓶在那裡?我看看。」白老走進來連忙問道,武少知道他對古董很痴迷,也不以為意,連忙轉身對宋老頭說道:「宋大爺,聽風瓶讓白老看看吧,他可是我們這行的鑒定大師。」

說完話卻沒見宋老頭反應,他抬頭一看,只見宋老頭緊緊抱著盒子,身體僵硬。

「怎麼了?宋大爺?」旁邊服務員好奇的問道。

宋老頭又瞟了瞟曾三,見他依然沒有反應,宋老頭不由咬了咬牙說道:「聽風瓶,我不賣了。」

他這句話一出,傻子都知道有問題,眾人立即嘩然,議論紛紛。

「為什麼不賣了?」

「難不成真的是假的?」

「什麼是假的?」白老聽到周圍人議論,他好奇的問道。

一個好心的大爺將剛才張宇的鑒定說了一遍,聽到白老眼睛一亮,不停的點頭。

「那年輕人在那裡?」白老興趣大增的問道,相比起聽風瓶,他還第一次聽說有年輕人對聽風瓶如此的了解。

「呵呵,白老見過他的。」武少說著指了指張宇,張宇連忙站起來,對這種知識淵博的老頭他都很尊敬。

「白老,你好1張宇笑著說道。

「你這年輕人好面熟啊,我想起來了,上次撿大漏的年輕人。你什麼時候改主意要出售奇吾兔,記得通知我埃」白老笑著說道。

「呵呵,一定。」張宇點點頭。

「老大爺,既然你這個是聽風瓶,不如就讓我見識一下吧1和張宇聊完天,白老和言和色的對著宋老頭說道。

「我說過我不賣了,你們把路讓開。」宋老頭憋的滿臉通紅,大聲說道,他抱著懷裡的盒子就想往外沖。

「想賣就賣,想走就走?你當我古雅齋是這樣來去自如的地方?」武少那會讓他逃跑,使了個眼神,立即衝出幾個保安攔住宋老頭去路。

宋老頭眼看逃脫不了,他心一橫,突然從盒子里掏出瓶子,對著地面猛的砸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要知道這可是上千萬的瓶子,這老頭在發什麼瘋?

幾個保安更是猛撲過去,企圖奪下他手中的箱子,可惜遲了一步。

「啊1驚叫聲響起,眼看著箱子要摔碎。

突然旁邊黑影一閃,武少等人抬起頭來的時候,發現張宇穩穩噹噹將瓶子抄在手中。

宋老頭欣喜若狂的表情瞬間凝固,他怒吼著想要撲過來的時候,卻被幾個保安拉住了。

好險!武少捏了把冷汗。

現在武少已經可以確定這是一個局,這聽風瓶可是重要的證物,他可不想讓騙他的人花點錢又放出來了。

「到底怎麼回事?他為什麼要摔瓶子?」白老不解的問道。

「我覺得我們還是先看瓶子比較好,一切答案都在其中。」張宇笑著說道,他將瓶子放在桌子上,白老這才走過去拿起瓶子看起來。

隨著白老觀察的舉動,只見他時而搖搖頭,時而嘆息,曾三的心越來越下沉,他趁著眾人注意力集中在瓶子上,悄悄的轉身向門口跑去。

「怎麼樣?白老,這瓶子」武少將白老結束鑒定,不由的問道。周圍人都緊張起來,無數雙眼睛盯著白老的嘴唇。

「很遺憾,這並不是宋代的東西,只是高仿品而已。」白老搖了搖頭說道,一臉的失望。

「曾三1武少怒吼道,他轉頭一看卻發現曾三不見了。

「別找了,他在這裡。」張宇笑著指了指門口說道,只見曾三狗吃屎似的趴在門口,一動不動。

「小友,好手段啊1白老捋著鬍鬚說道。

「那裡,我看著他偷偷摸摸的,又怕打攪到您鑒定古董,只好讓他休息一會兒了。」張宇笑著說道,他將曾三身上的銀針扯了下來。

「我說,我說,這一切都是曾三叫我怎麼做的,那聽風瓶是假的,香港商人也是我們聯繫的。」宋老頭見曾三被抓,立即崩潰了,他眼淚鼻涕的大聲喊道。

「為什麼要怎麼做?」武少叫人將曾三架起來吼道。

曾三看了暴怒的武少一看,閉上眼睛,武少狠狠給了他幾拳,曾三倒也硬氣,沒有叫出聲來。

「武少,把他們交給大觀園管理處來處置比較妥當。」白老建議道。

武少點點頭,如果交給大觀園管理處,就意味著曾三這輩子再也別想在這個圈子裡混。

曾三臉色刷的慘白,武少揮揮手,曾三和宋老頭就被幾個保安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