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四十五章 金絲楠木的盒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五章 金絲楠木的盒子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好了,都散了吧,該幹什麼幹什麼吧1武少鬱悶的揮了揮手,周圍員工立即就如鳥獸散,幾個吃瓜看戲的客人見好戲結束了,也紛紛離去。

最多半天,古雅齋的事情就會傳遍整個大觀園,至於那些人該怎麼說,武少無法控制,他沒被騙一千萬就是最好的結局。

「今天十分感謝二位的幫忙,不然我古雅齋的損失就大了。兩位不如到我辦公室嘗嘗我珍藏的好茶。」武少嘆息的說道。

「久聞武少好茶,家裡的極品大紅袍更是香味宜人,這種機會很少。」白老笑著對張宇說道。

「呵呵,那裡那裡1武少笑容滿面的客氣說道。

「武少,這些東西怎麼辦?」就在他們準備進去時,一個服務員問道,他指了指那瓶子。

「丟到垃圾桶里吧1武少說道。

「慢著,這盒子能不能給我。」張宇突然指著那裝瓶子的木盒說道。

「盒子?」武少瞟了瞟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這盒子十分普通,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我看這盒子不錯,想拿來裝東西。」

「沒事,你拿著就好了。」武少心想這盒子不值錢,你既然要就給你。

聽武少這句話,張宇大喜,要知道這玩意能隔絕黑氣蔓延,肯定是一件不錯的東西。

他剛拿到手中,就聽到白老走過來說道:「小友,這個盒子能讓我看看好嗎?」

「難道這也是稀罕玩意?」武少盯著盒子好奇的說道。

「小友可是撿了大漏的人,他看的上眼的東西,老朽也想看看究竟,不然晚上睡不著覺。」白老笑了笑說道。

「我就是看著盒子不錯,既然白老要看,那就看看吧。」說著張宇將盒子遞給白老。

「都別站著說話,我們進去再說。」武少笑著說道,他也想知道這次張宇是否又能撿漏,他交代服務員給張老的弟子泡幾壺茶,這才帶著兩人向辦公室走去。

三人走進辦公室,張宇發現辦公室文藝氣息十分濃烈,房間里擺著故鄉古樸的木架子,上面放著各種畫卷和古董瓷器,能看出這個辦公室的主人特別喜歡古玩。

辦公桌後面的鵬程萬里四個草書,更是寫的神采飛揚,別有一番韻味。

白老一坐下就帶著眼鏡拿著盒子看起來,武少交代幾句后,拿起一個紫砂茶壺,又從辦公室裡屋拿出一個陶瓷罐子,從裡面舀了一小勺茶葉出來。

張宇則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的古玩,他切換陰陽眼,慢慢盯著木架子上的古玩。

除了少數幾個外,這些古玩大半都散發黑氣,看樣子這個武少的眼光還不錯,突然他看到一個大書夾子,裡面鑲嵌著很多銅錢,他立馬興奮起來。

從唐朝的開源通寶,到清朝的乾隆通寶,應有盡有,而且他還看到幾個帶著濃烈陽氣的銅錢,這可是好東西埃

就在張宇計算這銅錢的價值時,耳邊突然響起武少的聲音。

「想不到張先生也對銅錢有研究?」

「呵呵,最近對銅錢比較感興趣,今天來找武少您,也是看能否找到幾枚真正的銅錢。」張宇笑著說道,真正兩個字說的很重。

「銅錢我這裡收的不少,到時候拿給你看看,先不說這些,我們先喝茶。」武少笑著說道。

經過武少的提醒,張宇才聞到滿屋撲鼻的清香味,令人精神一震。

「好茶1張宇讚歎道。

「這可是極品大紅袍,我費了好大功夫才買回來幾兩,這玩意是有錢都買不到。」武少得意的說道,張宇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白老,先別看了,喝完茶再看。」看到白老扶著眼鏡盯著木盒子,武少連忙說道。

「小友真的是好眼力啊1白老聞言抬起頭來,意味深長的對張宇說道。

「難道這盒子也是寶貝?」武少大吃一驚,眼睛緊盯著盒子說道。

「先喝茶,喝完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可好?」白老也不說話,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半響回味的說道。

「行1張宇也想知道這盒子是什麼材料做的,連忙點頭答應。

武少也是精通茶道的,他很快就沏了三杯茶,茶湯碧綠,香味濃郁卻又不反感。

「請1三人舉起茶杯,慢慢的品嘗著,張宇剛喝了一小口,彷彿置身於香味之中,三個人都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著香味在味蕾間回蕩,不得不說這是極致的享受。

「喝過大紅袍,估計其他茶葉都不感興趣了。」白老搖著頭苦笑道。

很快他們喝完第一杯,當倒上第二杯的時候,白老這才拍著木盒子,講述故事。

「金絲楠木又叫御木,自古以來一直被帝王所獨享,古代川湘一帶的官員都把進貢金絲楠木當成頭等大事,做得好,還可以當成晉陞的標準來考核,普通百姓如若進貢一根金絲楠木還可以得到朝廷的封賞賜官。

因為這金絲楠木只有川湘一帶的深山老林里才有,而古時又沒有現代社會這麼發達的交通,一句「蜀道難,難於上青天」道出了蜀道難行,一根金絲楠木要運往京都,要付出數十上百條人命的代價。

清朝乾隆時期,乾隆興起要建造一座金絲楠木的宮殿,於是派了一支軍隊去運送木材,可回到京都的時候只有一半人活著回來,另一半則永遠留在了蜀路上,所以古時才有了千金難買金絲楠的說法。」

「難道這是金絲楠木做的盒子?」武少皺著看著這毫不起眼的木盒子說道。

普通金絲楠木雖然昂貴,但也值不了幾個錢,大街小巷到處都能看到金絲楠木產品,大觀園更是如此,就連武少屋子裡的木架子上金絲楠木的雕像就有幾個,所以他根本不奇怪。

「你以為這是普通的金絲楠木嗎?」能看出武少心中的想法,白老微笑著說道。

「你別告訴這百年金絲楠木,怎麼看也不像埃」武少詫異的說道。

「豈止,武少,你叫人拿副鑒定工具過來。」白老拿著盒子翻來複去的看了看說道。

武少也興趣大增,他連忙叫人拿了副古玩鑒定工具,白老將工具接過來,放在桌子上打開,從裡面掏出一個小剔刀,小心緩慢的在盒子表面剔了起來,時不時的用刷子將殘渣清除掉。

武少和張宇目不轉睛的看著白老輕柔的東西,彷彿眼前的木盒子是絕世珍寶。

「好了,來看看1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后,白老清理出指甲蓋那麼大的花紋。

「這這不是漢朝的雲紋嗎?」武少手指著那花紋吃驚的說道。

「武少好眼力,這確實是漢代的雲紋,張小友你認為呢?」白老捋著鬍鬚說道。

「確實如此,漢代通常以重疊纏繞、上下穿插、四面延展的方式構圖,並以幻想和浪漫主義手法,不拘一格地進行變形,形成了活潑的雲紋、鳥紋和龍紋圖案.其特色是用流動的弧線上下左右任意延伸,轉折處線條加粗或加小塊面,強調了動態線,豐富了形象。」張宇笑著說道。

「想不到張小友果然是此間的高手。」白老拍著手笑著說道。

「我也是多看了幾本書,你們看這裡,雲紋上還加了鳳首,這就很特別了。要知道這封建帝王時代,鳳獨指皇后,所以當時我觀察這個盒子時,摸到這裡,最後仔細盤算了一下才發現它有可能是漢代某位皇後放首飾的盒子,金絲雲鳳紋妝匣。」張宇想了想說道。

「金絲雲鳳紋妝匣,好別緻的名字,可漢代宮廷里這方面盒子很多是漆器」武少接著說道,他這時候看這個盒子眼神都不一樣了,這可是千年金絲楠木啊!

「張小友才是古玩界的翹楚,這麼隱秘的東西都能看出來。」白老搖了搖頭嘆息道,心中泛起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感覺。

「還有沒有可能是仿冒的」武少想起一個可能性問道。

「是不是漢代的玩意,去問問宋老頭不就知道了。」張宇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