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五十三章 踢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 踢襠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想不到陰陽二氣對於普通人居然還有洗髓伐骨的效果,這出乎張宇意料之外。

楊老也是見多識廣,他看到這個情況也愣了愣,洗完澡后發現身體越來越輕盈,早上居然出現晨勃的現象,這讓楊老不知道是喜還是憂。

得知這個情況后,張宇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倒是楊老對張宇由衷地感謝道:「想不到你還那麼厲害,不但認穴手法准,難道你也練過功?有內力?」

「咦…這你也看出來了?」張宇倒是驚訝地看了楊老一眼,想不到楊老居然會自己腦補理由,這讓他免除了很大的煩惱。

「小時候見過我祖爺爺用內力和藥物給我一個弟弟洗髓伐骨,當時也是出了許多灰色腥臭的汗,我那弟弟武功高強,唯一可惜的是已經戰死了。」說到這裡,楊老眼睛閃過一絲哀傷。

「呵呵,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說出來讓你見笑了。」還沒等張宇安慰,楊老搖著頭說道。

或許是觸動回憶,楊老沉默了許多,張宇安慰了他一會兒,就離開了。

這時候天色已經黑下來,張宇離開楊老的別墅,他沒有回別墅,而是向學校走去。

他們這一屆的學生快要畢業了,三牲口正在頭疼畢業論文怎麼寫,打著電話要張宇回去幫忙參考。

「靠,論文有什麼難的?」張宇無語的說道。

「哥,大哥,你那麼牛逼!我們都造啊!廢話少說,快點來吧,我們等著你」李毅哭喊著說道,張宇沒辦法只好答應一會兒就過去。

華燈初上,勞累了一天的人們走出家門,過起了夜生活。四周廣告霓虹閃爍,城市裡一片繁忙安靜的景象。

張宇沒有開車,而是漫步在街道上,許久沒有獨自一人行走了,他感覺此刻的心特別的寧靜。

可這份寧靜並沒持續太久,張宇就看到幾個男人嘻皮笑臉的圍著一個明顯喝醉酒的女人,不知道這說什麼。

「給我滾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那女人咆哮著吼道,猶如一個發怒的雌豹。

這聲音為什麼那麼熟悉,張宇停下腳步望過去,只見那高挑熟悉的身影偏偏倒倒的,頭髮披在臉上看不清楚面容。

「喲,小妞的脾氣好大啊!有個性,我喜歡,今天陪哥哥去喝杯酒。」一個手臂肌肉虯結,紋著紋身的混混嬉笑著說道,還伸出手臂去拉那女人。

「我警告你,別惹我1那女人抬起頭來,露出秀麗的面容,低聲吼道。

這不是袁媛嗎?看到這個場景,張宇大吃一驚。

「哇,好性感的小貓氨看到袁媛因為喝醉酒半眯的媚眼,以及半拉露出大片雪白肌膚的肩膀,那男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心神蕩漾,情不自禁地伸出一隻咸豬蹄。

接下來的一切張宇捂住眼睛,不忍再看了。

袁媛以前是什麼人,飛車黨的一員!性格極其高傲,下手極其狠,特別是惹著她的人。

幾乎就在那男的手指摸到袁媛臉頰時,袁媛醉意熏熏的眼睛猛然睜開,她身體動了,修長性感的大腿充滿了殺傷力,身形閃動,一腳就踢到那混混的胯下。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混混眼睛幾乎瞪出來了,表情極度誇張,捂著胯下慢慢倒在地上。張宇下意識夾了夾大腿,太恐怖了!

「你這個臭婊子,居然敢打我們老大」旁邊混混大怒,可話還沒說完就被袁媛冷冷看了看胯下,他嚇得夾緊大腿。

「給老子弄死這臭婊子1被踢胯下混混艱難的說出這句話,他手下仗著人多勢眾,衝上去向教訓袁媛。

袁媛雖然武力值特別高,可惜她喝醉了酒,使不上力氣,眼看被幾個男的抓住手臂,向不遠處的巷子里拖去。

「臭婊子,老子今天弄死你」那老大被兩個混混攙扶著在後面大聲吼道。

周圍的吃瓜群眾指指點點,有些人還拿出手機來報警

張宇見到這個情況,那還猶豫,身形一閃就沖了過去。

猶如猛虎入羊群,那些混混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打倒在地,看得周圍吃瓜群眾紛紛叫好。

「還不滾,否則見你們一次揍你們一次。」張宇皺著眉頭低吼道,他渾身的氣勢直衝幾個混混,混混們感覺彷彿被野獸盯上,嚇的屁滾尿流。

那老大更慘,被袁媛盯上,對著他胯下又來了一下,那慘叫聲震天,看的周圍混混頭皮發麻。

「小子你給」一個混混本想臨走的時候放句狠話,那知道被袁媛瞪了一眼,嚇得扶起正在地上吐白泡沫的老大就開跑,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怎麼喝了那麼多酒?」張宇走上前脫掉外衣,給袁媛包裹起來,剛才經過一陣拉扯,本來露出肩膀雪白肌膚的衣服,又被扯爛一些,隱約能看到裡面完美的半圓弧線。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你,我喝酒又怎麼了,你又不是我的誰,憑什麼要管我?」袁媛醉意朦朧的看著張宇,幽怨的說道。

「好了,別鬧了,我先帶你去醒醒酒1張宇一把抓住袁媛將她拉走。

看到張宇去拉袁媛,旁邊的吃瓜群眾還以為張宇會被踢襠呢,當看到袁媛瞬間由暴怒的雌豹化成無害的小貓后,周圍圍觀的人才遺憾的離開。

在不遠處的水吧里,喝了一杯綠豆湯后,袁媛這才清醒少許,張宇問過才知道,上次秦家人為了擴大海外貿易份額,選擇與同樣在海外做生意的袁家結親,被袁媛拒絕。

可是上次任務完成後,袁媛回到帝都,又被袁父叫來,讓她過兩天參加酒會。

表面雖然是參加酒會,其實背地裡是讓她和秦世聰相親,走個過程。從袁媛口中知道秦世聰一直在國外,聽說他風流倜儻,在外面拈花惹草的,那個女的願意嫁給他?

袁媛肯定拒絕,結果袁父大怒,兩人吵了一架,袁媛心情鬱悶,這才跑到酒吧里喝酒。那知道就遇到這群混混,在酒吧里調戲不成,還一路尾隨到這裡,看袁媛醉倒才動手的,那知道遇到一個女暴龍,兩腳就將幾人踢跑。

想想那混混老大被踢中下體誇張的表情,張宇感覺自己胯下都是涼颼颼的。

「你在想什麼啊,我是不小心踢人家的那個地方,誰叫他們來惹我的」看到張宇尷尬的表情,袁媛就知道他想歪了,沒好氣的說道。

「好好,我知道你是不小心的。」張宇搖著頭說道。

「對了,要不你幫我個忙吧?」袁媛看到張宇,突然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

「你說,要幫什麼忙?」張宇好奇的問道。

「你先答應了再說。」袁媛抓住張宇手臂撒嬌著說道。

「只要不過分的,我都答應,你現在可以說了吧?」張宇抵不過她撒嬌,只得點點頭。

「你假扮我男朋友好不好?」袁媛長睫毛眨啊眨,她狡黠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