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五十五章 又見張冰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又見張冰兒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人如果死亡,靈魂會離開肉體,可是眼前這一切就有點奇怪,小孩沒什麼,可為什麼會有黑氣呢?

「老四,你楞著幹什麼,還不快做急救?」胖兒見張宇楞著不動,連忙提醒道。

張宇這才清醒過來,現在不是想有沒有鬼魂的問題,先把孩子就過來再說。

這小孩子嗆了太在肺部,張宇使勁拍了他的背部,依然沒什麼反應。

他想了想,抽出靈蛇針,將小孩的衣服捲起來,一針扎在他的背部穴位上,注入陰陽二氣刺激穴位。

幾乎片刻,那小昊猛地劇烈咳嗽起來,吐了一地的河水,哭的很凄慘。

聽到孩子的哭聲,周圍人都鬆了口氣,那老婦人抱著小孩又哭又笑,不停的對著張宇道謝。

「真是年輕有為啊,助人為樂,還醫術高明1一些圍觀的老頭老太太對張宇各種誇獎,三牲口見張宇被誇獎,不由高興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們救了人呢。

「河水太涼,你最好是回去給他洗個熱水澡,以後別在帶到這裡來玩了。」張宇笑著叮囑道。

「我知道了1那老婦人拚命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張宇轉頭和藹的對還在哭泣的小孩說道:「小朋友,以後別到河邊玩好嗎?你看剛才好危險1

「可是,媽媽剛才在那裡叫我的。」小昊揉了揉哭紅的眼睛,指著河中間說道。

聽到這句話,老婦人臉色變了變,訓斥道:「小昊,你別亂說話,多謝恩人了,能否留下您的電話,我叫小昊爸爸當面感謝。」

「不用了吧,有什麼好感謝,好了,你們快回去吧,別把孩子弄涼了。」張宇笑著說道。

見張宇執意不肯留電話,那老婦人只好離開,她幾步一回頭,彷彿要記住張宇的面容。

「好了,大家也散了吧1見吃瓜群眾還不肯離開,張宇連忙喊道,緊接著他叫上三牲口離開。估計沒有熱鬧看了,周圍人三三兩兩的討論著離開。

「老四,你剛才太厲害了,游泳技術那麼好,什麼時候學的?」李毅拉著張宇好奇的問道。

「從小就在河裡長大的,比我厲害的多了去了。」張宇笑著說道。

「那麼湍急的水流,我計算下時間,你只用了一分鐘就救到人了,估計參加奧運游泳比賽都能拿到名次。」李峰點點頭,深以為然的說道。

「哪有那麼厲害,你們快別說了,還是先讓我找個地方換套衣服吧1張宇苦笑著抹了把頭髮上的河水說道。

「哈哈,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還換什麼衣服,走走旁邊去買套衣服。」李峰笑著說道,三牲口點頭稱是,拉著張宇進了隔壁的衣服店。

不一會兒走出來時,張宇已經擦乾了頭髮,換了一身新運動服。

「早知道我去救人就好了,你們沒看到那導購小妹的眼神,恨不得將老四吃掉,剛才還在問他的聯繫方式。」李毅嘆息的說道。

「算了吧,就你,救人,別到時候我們還跳下去救你就算好的了。」眾人鄙視的看了李毅一眼說道。

「切1李毅豎了個中指表示憤慨的興趣,緊接著被三根中指懟了回去。

「這不是那救人的小哥嗎?今天我給你打五折優惠,我賺個成本就好了,要吃什麼隨便吃1看到張宇到來,那燒烤店大叔也是性情中人,直接打折。

「那就謝謝了!先來一百串羊肉,然後」胖兒聽聞后大喜,連忙說道。

就在眾人鬧哄哄的點菜時,張宇則緊盯著民河湖波濤洶湧的水面,難道河裡有鬼?可是不管他陰陽瞳術如何觀察,均觀察不到什麼奇怪的地方,最後只好作罷。

一頓燒烤加啤酒吃到晚上十點,他們這才慢悠悠的向寢室走去。

第二天大清早,三牲口照例呼呼大睡,張宇修鍊了一整晚的天師秘典,大清早起來鍛煉身體后,坐著食堂里吃早點,抬頭就看到系裡成輔導員急匆匆走了過來。

「輔導員,早啊!一起吃早餐。」張宇笑著說道,成輔導員雖然比他們大點,可是沒有架子,有時候遇到就會在一起吃早飯。

「吃什麼早餐啊,我問問你,你們昨天是不是在民河湖旁邊救了一個小孩?」成輔導員著急的問道。

「啥,你怎麼知道的?」張宇詫異的看著成輔導員問道,當時自己沒有留下任何聯繫方式,居然那麼快就找到這裡。

「果然是你們,哈哈,那就好辦多了!老闆來一碗牛肉麵。」成輔導員見張宇承認了,心情大好,坐下來大聲吼道。

「覺得奇怪是吧?一個胖子,一個矮子,一共四個人。當時你們去買衣服的時候,某人和導購小妹吹噓自己是那個學校的,這些都被人家翻了出來。」成輔導員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張宇這才恍然大悟,昨天李毅看導購小妹漂亮,就把什麼底都漏了。

「然後呢?」張宇無語的問道。

「然後人家就找到學校里來了,對了,那小孩的父親要見你一面,當面感謝1成輔導員笑著說道,這時候麵條上了,他拿起筷子一口就吃掉一小半。

「這樣啊,那好吧1張宇思考片刻,他救人根本就沒考慮到別人來感謝,去見那小孩的父親最主要的是那小孩子身上奇特的黑氣,他覺得有必要搞清楚。

「那行,吃完飯我們就去。」成輔導員見張宇答應,不由笑著說道。

半個小時后,在系主任辦公室里,張宇見到了小昊的父親,一個面色滄桑的中年男人,他帶著小昊拿著一面錦旗正等著他。

更讓人意外的是,在小昊父親身旁,他看到一個熟悉美麗的身影,張冰兒。

感受到張宇注視的目光,張冰兒翻了翻好看的白眼,故意沒有理他。

「張冰兒是我請過來給學校宣傳的。」見張宇疑惑的目光,成輔導員笑著說道,張宇聞言點點頭。

看到張宇和成輔導員到來,小昊父親立即笑容滿面的走過來,感激的說道:「張先生,我是小昊的爸爸昊勇,真是謝謝你救了我兒子,真是太感謝了!對了,這是三千塊錢,千萬別嫌少,請你一定要收下。」

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包,剛要塞到張宇手中,卻被張宇搖手拒絕了。

「我救人並不是為了錢,而是不願意一條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你這錢我不能收1張宇斬釘截鐵的說道。

又勸了兩次,見張宇確實不收錢,那昊勇這才怏怏的將紅包收起來。

在旁邊的張冰兒拿著錄音筆記錄著,上次不是去鬼門村后,編輯的紀錄片很快就做好了,交到廣電審核,正好沒事,張冰兒聽成輔導員說張宇跳進民河湖裡救人,她立即就來了。

作為記者,主持人的張冰兒,她知道民河湖裡死過不少的人,聽到張宇敘述過程,不由的為他捏了把汗。

「對了,小昊,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啊?」就在張冰兒專心錄新聞時,張宇這才轉頭對在昊勇身後的小昊問道。

「叔叔,我沒事1小昊怯生生的伸出腦袋說道。

看到兒子對張宇說話了,昊勇眼睛瞪得很大,表情似乎很激動!

「我兒子居然說話了,太不可思議了1昊勇拉著小昊,激動的說道。小昊彷彿不習慣那麼多人盯著,掙脫父親的手,跑到他身後躲著。

「小昊這是?到底怎麼回事?」張宇奇怪的看著小昊,發現他特別內向,就剛才一句話后,什麼話都不說了,就連他父親問話,他也不理。

「說來話長了,唉,自從他母親在他三歲時得病死了之後,小昊就這樣」昊勇嘆了口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