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五十六章 能看到鬼魂的小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能看到鬼魂的小孩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昊勇敘述了一個悲傷的故事,小昊三歲時母親就病死了,是他和小昊的奶奶一手撫養長大。

可能因為從小沒有母愛,小昊在母親死了不久就沉默不語,特別的內向,即使後來上了小學也是這樣。

小昊見到人基本不會說話,今天對張宇說了兩句話,這也是出乎他父親意料之外,興奮之餘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聽到這個悲傷的故事,張冰兒漂亮的大眼睛里閃動著淚光,要不是有採訪任務,她肯定跑過去安慰那可憐的孩子。

「小昊,以後要多說話好不好,這樣才能交到新朋友。」對小昊可憐的身世,張宇同情之極,他笑著對小昊說道。

「恩1小昊點點頭,眼睛露出一絲神采。

「那行,如果有空一定要來我家裡坐坐。」聊大半個小時后,張冰兒採訪完畢,感謝再三的昊勇起身告辭。

張宇點點頭,又摸了摸小昊的腦袋,與張冰兒以及成輔導員一起,送他們到校門口。

「等會我有東西給你。」將成輔導員和昊勇在前面聊天,張宇不由的落後幾步和張冰兒走在一起,他壓低聲音說道。

原本去大觀園買了禮物就準備送給張冰兒,可是去他們電視台打聽到她在加班,打電話又關機,正好今天在這裡遇到張冰兒,所以張宇就動了送禮物的心思。

「什麼東西?」張冰兒好奇的問道,鬼門村採訪過後,她翻來複起的看那視頻,發現裡面確實是自己,她今天來是想問問張宇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居然會向他表白!所以這才成輔導員打電話,她才親自過來的。

張冰兒個性獨立,以事業為重,那麼多年了,還沒有一個男生入眼。雖然她對張宇充滿了好感,可是並沒有到達那一步。

太羞人了!女兒家的矜持都沒了,每每看到那視頻,張冰兒都感覺臉頰發燙。

看到張冰兒低頭不語,張宇嘆了口氣,這時候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好了,大家就送到這裡吧,我們先走了1就在大家各想各的時候,眾人走到了校門口,昊勇轉身說道。

「爸爸,那邊有個阿姨對著我笑呢1還沒等眾人搭話,原本躲在父親身後的小昊不知道何時露出了腦袋,目光直直的盯著校門不遠處的角落裡說道。

聽到小昊如此說,張宇等人好奇的轉過頭,缺發現那角落裡根本沒有人。

「小昊,別說謊話,爸爸跟你說過多少次了1聽到小昊這麼說,他爸爸嘆了口氣說道。

「哦1小昊原先有了一絲光採的眼睛,迅速的黯淡下去,重新躲到了他爸爸身後。

「小朋友是不能說謊話的哦1成輔導員笑著說道。

「我沒有說慌1小昊細細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這孩子,從小就這樣,怎麼說怎麼訓都不聽1昊勇小聲斥責了兒子一句,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小孩子嘛,別吼他,小昊,你告訴阿姨,你看到了什麼?」張冰兒連忙站出來阻止吳昊發脾氣,她走過去蹲下身子憐惜的說道。

可能是天性使然,小昊並沒有和張冰兒說話,反而躲到他父親身後不說話了。

張宇眉頭微皺,突然他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他想到了一種可能

他以前還小的時候聽說過一個傳言,小孩子的心靈最純凈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鬼魂

聯想起救小昊時,他身上淡淡的黑氣,張宇心中有了想法。

陰陽瞳術!

他瞳孔迅速閃過金色邊緣的太極圖,片刻后又恢復原樣,不過眼睛中卻再也看不到任何感情,冰冷而生硬。

張宇抬起頭,正好看到躲在父親身後的小昊悄悄的露出一隻眼睛在看著他,眼中有一股濃濃的驚懼,小昊看到張宇在看他,嚇得趕緊躲到父親身後再也不敢露出頭。

在黑白世界中,張宇發現小昊的眼睛上有一層薄薄的白色霧氣聚而不散。

「小昊,你還能看到那個阿姨嗎?」張宇打開陰陽瞳術在四周看了看,沒有任何發現,就轉頭對小昊問道。

「小昊,叔叔問你呢,快說話啊1昊勇以為張宇只是隨便問問,也不在意連忙催促兒子。

聽了張宇的話,小昊露出一雙怯生生的眼睛,用幾乎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叔叔相信小昊的話?小昊沒有騙人,剛剛確實有個好親切的漂亮阿姨對著我笑」

「叔叔相信小昊,小昊是個好孩子,好孩子是不會說謊的1張宇笑著說道。

「嗯,小昊是個好孩子1小昊聽到張宇的話使勁點了點頭說道。

昊勇驚訝的看到兒子與張宇說話,露出了狂喜的神色,以前自己兒子一天說話從來不超過三句,即使面對家人,也很少說話。

這時看到兒子居然能說那麼多句,心裡別提的高興。他暗暗祈禱兒子的病能好,過一個正常孩子應有的童年。

「這樣吧,我給小昊開一副葯,吃了后他應該會好點。」張宇暗暗觀察小昊后,對他父親說道。

「開藥?」昊勇古怪的看著張宇,在他看來,張宇不過是醫學院的學生,那裡有開藥的資格。

「呵呵,昊先生你可別小看他哦,他可是不簡單的人物1見昊勇有所顧慮,成輔導員在旁邊說道,緊接著將張宇考取全國行醫資格證的事情說了一遍,昊勇這才恍然大悟。

「那就麻煩張醫生了。」昊勇激動的說道。

「沒事,你按照這張藥方給小昊吃六副,過兩天我來看他,對了你們家在那裡?」張宇找門衛要了紙和筆,寫了一張藥方遞給昊勇交代道。

昊勇道謝后,說了地址,這才帶著兒子急匆匆的離去。

成輔導員忙著學校里的事情,囑咐張宇將張冰兒送回去后,這才回辦公室去了。

兩人走在一起,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最終張冰兒忍不住說道:「我今天來就是想問問你,那視頻你看過沒有?」

「視頻?什麼視頻?」張宇不解的問道,突然好像想起什麼,難不成張冰兒在視頻里發現了什麼吧。

「你說的是上次鬼門村的視頻?有什麼問題嗎?」張宇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當然有問題了」張冰兒情急說道,可話一出口,她就鬱悶了,那種事情怎麼說的出口,難道問張宇,你是不是真的看到我給你表白了?

這種話怎麼說的出口!張冰兒咬著紅潤的嘴唇,俏臉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