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六十章 小昊的母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小昊的母親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那女鬼被束縛陣抓住后,不停的掙扎著,她彷彿沒有靈智,根本不懂的交流。

張宇仔細的觀察一番,意外的發現她幾乎徘徊在遊魂與鬼魂之間。遊魂大多是失去意識在人世間遊盪的靈魂,通常殘缺不全,沒有任何意識,很快會消散。

而鬼魂則有一定意識,如同人迷失方向,死後七天會進入輪迴往生或者停留在人間變成孤魂野鬼。

那女鬼瘋狂的對著張宇咆哮著,奈何無法動彈。

張宇通過鬼修醫典上的知識可以看出,這個女鬼由於在陽間停留時間太久,身上纏繞著奇怪的怨恨和怒火,導致她神志不清。

估計她現在只認識小昊,任何欺負小昊的人都會被她恐嚇。

那麼除去她身上纏繞的怨恨和怒火成為第一要點,這算是第二次治療鬼魂,張宇想了想抽出一根銀針,注入陰陽二氣,直接扎入女鬼的天靈蓋。

幾乎扎進去瞬間,那女鬼瘋狂的慘叫起來,身上怨恨和怒火翻騰!

片刻她就安靜下來,靜靜的閉著雙眼。

張宇鬆了口氣,他決定除了靈蛇針之外,再塞一盒針在身上,用靈蛇針的效果或許會很好,但用治療人的銀針去治療鬼魂,恐怕會對人有所影響。

他身上的銀針是治療完楊老的病,隨手塞到口袋裡的,走到時候忘了歸還了,想不到居然用上了。

從鬼修醫典可以看出,鬼魂和人的穴位都差不多,可治療方面普通的銀針根本沒用,除非像張宇一樣,用陰陽二氣注入銀針,這樣才能有效果。

醫鬼最主要的是化解鬼魂身上的怨恨怒火,讓它們能夠平穩心境,從厲鬼、凶鬼恢復到善鬼。

人性本善,鬼也一樣。沒有了怨恨和怒火后,鬼魂既不會傷害到無辜人畜,還能修鍊成為鬼修,最終修成鬼仙,當然這只是后話。

普通醫鬼的辦法就是幫助它們完成心愿,化解鬼魂的怨恨和怒火。而鬼修醫典上所描述的醫鬼卻是通過陰陽二氣來調節鬼魂內部陰陽平衡。

張宇發現如果能將鬼修醫典好多內容與天師秘典都是一脈相承,或許將醫鬼這一門學好練精,必然是好處多多、受益匪淺。

雖然上次只是對「嘗」進行臨床實踐,可是總的說來,他還停留在理論方面。

他觀察片刻后,張宇站在女鬼面前,口誦咒語:「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頭者超,無頭者生,槍誅刀殺,跳水懸繩……穴位本身就是氣輸注的特殊部位。人死之後為鬼,沒有了血肉之軀,但依舊有氣存在。

這氣即為鬼氣。所以在鬼魂的身上,同樣也有著穴位存在。只是相比起活人,鬼魂身上的穴位要少了很多。

同時,因為鬼魂沒有實體的緣故,想要點中他們的穴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唯有以陰陽二氣集中在銀針針尖,才能夠點中它們的穴位,而不是從他們飄渺沒有實體的身軀中穿透過去。

幾乎就在他念動咒語瞬間,張宇抬起右手,只見手中那銀針針尖冒出幽藍的陰陽二氣。

按照鬼修醫典里的介紹,他飛快的將銀針扎入女鬼穴位,開始還不怎麼熟悉,畢竟用銀針扎人,手中有感覺回饋,或澀,或沉,或滑!

當針尖刺中穴位時,張宇的手指上立刻傳來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像是點到了什麼東西又像是沒有。

這種似有非有的感覺,正是陰陽二氣觸碰靈魂所致。

「有用1

在確定治療方法有用時,張宇變得興奮了起來,刺**位的手法因為熟練逐漸變快,鬼修醫典上介紹的十多個穴位都扎了一遍。

扎完后,用彈針法或泄或補的輸入陰陽二氣,很快那女鬼被扎中部位就變成一團幽藍的光芒,當十多個穴位都被扎遍后,這些微弱的藍光溝通連接在一起,很快她渾身幽藍光芒大作。

幾乎與此同時,那女鬼身上怨恨和怒火被那些光芒猛地刺激,瞬間在女鬼周圍形成一片漆黑腥臭的黑霧。

這些黑霧應該就是鬼魂怨恨和怒火形成的,張宇這時候早有準備,他抽出桃木劍,一邊念動著咒語,一邊陰陽二氣外放,一劍刺入那黑霧之中。

剎那間,那團黑霧如同汽油遇到火星,瞬間閃耀著猛烈的火焰和光芒,那團大火燃燒的快,消失的更快,還沒等張宇反應過來,那火焰消失的乾乾淨淨。

這動靜來的太大了,把張宇嚇了一跳,還好這時候是半夜。

在火焰消失過後,張宇意外的發現那女鬼渾身的怨氣和怒火都消失的乾乾淨淨,如果不是幽藍色的魂體,張宇還以為她是人類呢。

「這這是哪裡?」那女鬼睜開眼睛茫然的問道。

「你就是陳敏?」張宇好奇的問道。

「是,我是陳敏,為什麼我的身體」陳敏幽幽的點頭,她低下頭看到自己身體不由大驚說道。

「你難道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張宇奇怪的問道,一般人死了後會有一段時間適應,可是陳敏已經死了好多年了,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死了,這就很奇怪了。

「死了?怎麼可能」陳敏慌張的大聲喊道,還好張宇不知道療效,束縛陣根本沒解開,所以陳敏被捆綁在上面一動不動。

「唉,事情是這樣的」張宇嘆了口氣,將陳敏的死因說了一遍,陳敏聽了愣了半響,好半天才勉強接受自己是鬼魂的事實。

「可是你為什麼會一直留在這裡,沒有去投胎輪迴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張宇解開束縛陣,放開陳敏后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你這樣一說,我到有些印象,我還記得那段時間我到處飄蕩,可是不管怎麼走都回到這裡。突然有一天從天上有光芒照射下來,吸引我離開,可就在我離開的時候,突然看到小昊被那幾個女人欺負對啊,小昊,我的小昊呢?」說到這裡,陳敏激動起來,她站起來大聲說道。

「他在隔壁房間里睡著了,你可以去看看,不過記得離他遠點,畢竟人鬼殊途」張宇嘆了口氣說道,這世界上最難過的就是骨肉分離,也不知道陳敏聽到沒,她瞬間穿過牆壁來到隔壁屋子。

正好看到小昊將鋪蓋踢開,裸露著大腿呼呼大睡,陳敏愛子心切,連忙飄過去準備拉被子給小昊蓋上,可是當她手穿過被子時,她才驚醒原來自己與兒子已經陰陽相隔。

「怎麼可能這樣?怎麼可能這樣?」陳敏悲傷的喃喃道,看到兒子長大了不少,她伸出手準備摸摸兒子的臉。

意外發生了!

只見小昊身上一股陽氣脫離,迅速飛進她的口鼻之中,她居然感覺到一絲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