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六十五章 煉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煉製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這幾天,張宇都過著特別輕鬆的日子,每天大清早起來練練銅錢鏢和體能,早上給三牲口帶點早餐,然後坐在寢室里看書,他床頭上擺放了很多經典醫書,都是從吳昌家裡找來的。

畢竟上次的借回來的醫學書籍太多了,即便是張宇這種變態的記憶能力,也沒辦法短時間內看完。

他打算去五道口中西研究所上班之前,多研究一下醫書。

到11點,中午約上溫雅去外面吃飯,或者到周曉芸去看看她,這段時間周曉芸又回到了當年那種神采飛揚的教書狀態,她極其珍惜這份工作,偶爾聊天也得知,學校里的學生都很喜歡她。

茜茜也在同一所學校上學,唯獨在不同的班級,她每次看到張宇來都喜笑顏開的撲上來,纏著張宇教她跳舞。張宇也發現茜茜是個特別天賦的跳舞坯子,自己那點乾貨被她掏的乾乾淨淨。

張宇覺得只要找個好舞蹈老師教她一下,以後肯定有發展前途。

「張兄弟啊,我是武少,最近收了一批銅錢,你的時候,突然接到武少的電話,聽說他又收到一批銅錢,張宇興奮起來,他連忙點頭答應。

放下書籍,張宇開車來到武少的店鋪里,剛走進店鋪就看到武少笑嘻嘻的走過來,寒暄兩句后,兩人直奔正題。

「來來,看看這批銅錢」武少笑著說道,從上次挑選銅錢可以看出,張宇也是識貨的人,既然大家都有相同的愛好,說起話來就容易很多。

在上次挑選銅錢的儲藏室里,迎面撲來的是銅的味道,在桌上放著一個大木匣子,兩個老頭正在燈光下拿著放大鏡,專心一致的挑選銅錢,武少介紹了一下張宇才知道,原來那兩個老頭是武少請來的鑒定專家。

見張宇來了,武少連忙將兩老頭打發走,指著木匣子說道:「這些銅錢是一個收藏家手裡收過來的,量比較大,你」

「好1張宇點點頭,他走過去立即切換陰陽瞳術,意外的發現這木匣子里的銅錢質量出乎意料的高,而且本身銅錢的人氣十足,他拿起一枚銅錢來看了看,發現銅錢表面光滑,彷彿是被人經常手摸賞玩。

「這批銅錢質量挺不錯的,這應該是正宗的宋代錢幣,元豐通寶1張宇興奮的點點頭。宋代由於工商業特別發達,歷代鑄造的錢幣也特別的多,可依然有偷工減料的,張宇挨著看了看這些銅幣,發現這批銅錢的料特別的足,時為上佳之品。

「呵呵,好眼力,這批銅錢確實是宋代的,你想要那些,隨便挑」見張宇這樣說,武少微笑的點點頭,慷慨的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1張宇點點頭,知道武少直爽,你和他客氣反而不好。

這批銅錢大約有幾百枚,張宇精選了幾十枚,除去失敗的幾率,這批銅錢能做一把比較好的銅錢劍了。

挑選完銅錢,武少連忙讓人給張宇包起來,本來還想留張宇在這裡吃飯的,可張宇挂念著製作銅錢劍,婉言謝絕吃飯後,拿著那包銅錢,急匆匆的開車回到別墅。

在寢室里並不適合煉製法器,在別墅就好多了,畢竟這裡偏僻,平時也沒見到幾個人。

張宇將車停好后,這才抱著銅錢來到房間里,將上次弄回來的銅錢拿過來一起數了數,發現這些銅錢剛好為7的倍數,一共六十三枚。

張宇將房間里四周的窗帘拉好,緊接著他拿出早已準備好黃紙,硃砂,毛筆,銅粉,翡翠粉末等材料。根據幾種煉製銅錢劍的方法,張宇選擇最複雜,也是成功率最高的辦法。他必須要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先畫好幾張煉器符。

這種煉器符是最低級的煉器輔用道具,特別簡單,製作低級煉器時能增加煉器的成功率。

張宇先用銅粉,翡翠粉末,硃砂等物倒在一起混合,然後將黃紙攤開,拿出毛筆刷了幾下混合物。

這時候他閉目凝神,開始回憶煉器符的製作方法。這個煉器符和普通畫符都差不多,唯獨材料不同,張宇略微看了看就知道該怎麼畫。片刻,他睜開眼睛,瞳孔里閃過金色太極圖案,手拿著毛筆字黃紙上一氣呵成。

緊接著他將畫好的煉器符疊成三角形放在桌上備用,連續畫了十多張煉器符后,張宇拿起一枚宋代的銅錢準備試試水。

他要做到就是叫破邪銅錢,效果比系統兌換出來的銅錢鏢略弱,他用兩個三角形煉器符夾住銅錢,緊接著左手掐了一個法決,右手食指、中指夾起包裹銅錢的煉器符,口念咒語,讓陰陽二氣如潮水般注入到了兩個煉器符中。

「敕1

伴隨著一聲輕喝,夾在張宇手指間的煉器符居然浮起來,迅速自燃。

超高溫度的火焰不停翻滾躍動,令人意外的是那煉器符燃燒的極其慢,眼瞅著原本黃綠相間的斑駁銅錢,這會兒卻變得通紅,如同是被高溫燒過一般。

「器成1張宇伸出左手浮空畫了一個符文,緊接著咬破食指,擠出一點鮮血,輕輕一推,那符文帶著鮮血推向通紅的銅錢上。

「嗤——」

一道輕響,伴隨著一縷青煙,出現在了這枚通紅的銅錢上。銅錢的顏色迅速恢復正常,就在其恢復到了黃綠相間的斑駁狀后,張宇急迫的接過銅錢,用手指摩擦了幾下銅錢,張宇表情變的古怪起來。

那煉製好的銅錢居然與他有一種心靈相通的感覺,作為入門級法器,破邪銅錢威力不怎麼樣。但是以張宇當前的修為,也就只能夠駕馭這種入門級別的法器。即便是有級別高、威力強的法器給他,也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

修為低,再好的法器也沒有用!

「這就是法器?」張宇拿著破邪銅錢翻來複起的看了又看,上面蘊含的陽氣略足,打個鬼魂什麼應該沒什麼問題。他突然靈機一動,將修鍊的陰陽二氣注入到這枚破邪銅錢中。

一陣輕微的金屬嗡鳴聲,立刻從破邪銅錢中傳出。它居然微弱的動了動,張宇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這枚銅錢,要不在動動試試?

他心中剛這樣想,想不到那銅錢如同有生命似的又動了動。

張宇興奮起來,他彷彿看到了金光大道,這不是妥妥飛劍的節奏,他心中火熱起來,玩了一會兒,那銅錢最多動動,估計是自己沒有熟悉操作方法。

張宇滿足的將這枚銅錢收起來,現在還不是玩這個的時候,他將目光投向了其他的銅錢。

這些銅錢放了那麼久,終於可以拿出來試試了,由於這次收集的銅錢比較多,他也不擔心失敗造成的損失。而且那枚破邪銅錢的成功給他很大的信心,這樣他能製作銅錢劍的幾率還能更大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