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七十一章 利益為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 利益為重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見周圍人議論紛紛,袁飛連忙叫上妹妹和張宇來到一間房間里,對這個哥哥,袁媛還是比較聽話的,她現在心中充滿甜蜜,早就將父親那些話丟到腦後起來,腦海里全部是張宇剛才那句話。

「她是我的女朋友1

好羞人啊!

這種話居然當面說出口,難不成他一直喜歡我,這時候才來告白,我要不要答應呢?

「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來到房間里,袁飛關上門不由的問道。

「還能怎麼樣羅,你沒看清楚我們關係?」袁媛心不在焉的說道。

袁飛覺得自己完全不能和袁媛溝通,他轉頭望向張宇,將他拉到一旁低聲說道:「你們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剛才不會是認真的吧?」

張宇轉頭看了看袁媛,只見她盯著自己,雙眼冒著寒光,掰著手指,很有一言不合就上前扁人的意思!張宇不由苦笑不已,這那裡是淑女啊,分明就是女魔頭嘛!心想反正都是假扮,那就假扮到底吧!

「確實是認真的。」張宇艱難的說出這幾個字。

「唉,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們了」聽到張宇這句話,袁飛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下事情大條了!

在另外一邊,袁父面無表情的聽完了秦世聰的敘述,他點點頭說道:「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既然我和秦家有約定,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秦世聰聞言大喜,他連忙點頭稱是,被袁父安慰幾句后,這才離開。

望著秦世聰離去的背影,袁父嘆了口氣,揉著額頭滿臉疲憊,袁媛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居然找母親的救命恩人當擋箭牌,不由苦笑不已。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如果被母親知道這件事情,他還不知道如何回答呢。

就在袁父傷透腦筋時,秦世聰走到外面,臉色一下子陰沉許多,他招呼一個手下說道:「去查查剛才那小子的底細。」

手下點點頭,轉身離開。

「有點意思1在小木屋處,那劉易正施展法術,透著一碗水看著場地的情況,不由摸著鬍鬚喃喃道。

如果張宇在這裡一定能看出,這劉易用的是天眼,一看就是有一定法術的修道者。可惜這個劉大師與其他修道者不同的是,他看到美女就雙眼發光,正好他看到和袁飛吵架的袁媛,不由眼睛一亮。

「如此佳人,嘖嘖!她是誰?」劉易轉頭問道。

「她就袁家的三小姐,秦家的聯姻對象袁媛」旁邊的阮成恭敬的回答道。

「不錯,不錯,目標就是她了,我先去準備」劉易捋著鬍鬚,眼睛里透著淫會的目光,在他眼裡袁媛已經成為他的囊中之物了。

作為男人,阮成自然懂得劉易的意思,只要能破壞秦袁兩家合作,這位劉易想幹什麼,阮成都會支持。

「海外貿易洽談會正式開始,請各位嘉賓進潮幾個侍從走過來,挨著對客人說道,在草坪上三三兩兩的人群開始向會議大廳移動。

袁飛拉著袁媛離開,準備找袁父好好聊聊,如果袁父鬆了口,那這所謂的聯姻也就沒什麼必要了。可惜袁父是出了名的固執,看袁飛臉上的憂色就看的出來。

張宇獨自坐在角落裡,不少女眷跑過來搭訕,張宇只是微笑不說話,這些女眷很快就沒興趣,張宇也落得清閑,他拿著一杯紅酒坐著位置上品著。

腦袋裡思索著系統觸發的任務,難道這個莊園里有鬼?可這是大白天,一般鬼是不會出來的。

張宇看著這A級任務頭疼不已,他在找機會過去看看,可是他明顯感覺到有人盯著自己,也夠頭疼的。

腳步聲響起,張宇抬頭一看,原來眼前站著英俊瀟洒的秦世聰,他手中拿著酒杯,臉色掛著得意的笑容。

原來秦世聰查到張宇只不過是個大學生,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工作,他懶洋洋的坐下說道:「開個價吧,只要你離開袁媛,10萬夠不夠?」

張宇瞟了秦世聰一眼,沒有說話,這種自以為有錢的富家少爺還真以為錢是萬能的。

見張宇不鳥他,秦世聰不由笑出來,他繼續說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旁上袁家也不一定會有好果子吃,只要你開個價我一定能滿足你。」

「哦?是嗎?」張宇聽到這話,不由笑了,看來這秦少爺是有備前來啊!

「可以啊,你給個這個數,我就答應你」張宇微笑的豎起食指說道,他決定給這狂妄自大的秦少爺一個深刻的教訓。

「100萬?這個沒問題」秦世聰微笑著說道,他心想這要看你有沒有這命拿著錢,他已經吩咐手下在路上埋伏,只要遇到張宇就狠狠的揍他一頓,至少打斷一條腿,居然敢跟自己搶女人。

「NO!」張宇微笑著看著秦世聰,搖著手指頭。

「1000萬?呵呵,兄弟真是獅子大開口啊,不過也沒什麼問題。」秦世聰笑容僵硬不少,1000萬雖然對他來說沒什麼,可是最近秦家生意失敗,他的零花錢也跟著縮水,不過他還是咬著牙答應了。

可是當他望向張宇時,發現張宇依然沒說話,反而用戲謔眼神看著他。

「十億,如果你拿的出十億的話,我可以離開。」張宇微笑著端起酒杯品著酒。

「姓張的,你特么別囂張,你給老子等著,老子要你這輩子生不如死。」秦世聰這才明白張宇就是在耍他,他勃然大怒的低吼道,然後轉身離開。

張宇盯著他消失的背影,微微一笑,這種紈子弟看的太多了,他根本不會去理會。

大約過了一會兒,就看到袁飛臉色極其難看的走過來,看到張宇才勉強露了點笑容,原來袁媛跟著他去見了見父親,兩父女彷彿上輩子仇人,一見面就吵架,還好大家都比較克制,袁媛則被叫去準備等會跳第一支舞。

「跳一支舞?什麼意思?」張宇好奇的問道。

「唉,其實這只是個儀式,表示兩家訂婚,不過」袁飛感覺特別傷腦筋,他現在回想起袁媛離開時那平靜的表情,指不定一會兒會幹出什麼事情。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袁飛忍不住再次問道。

張宇無奈只好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聽到這裡,袁飛鬆了口氣,他看了看張宇,突然腦子裡冒出一個念頭,或許張宇當自己的妹夫也不錯。而且他現在的女朋友好像是溫雅,說不定還能搭上陳家這條線。

袁飛這樣想也不為過,大家族普遍都會有幾個老婆,為的就是家族之間聯姻,畢竟家族之間最大的就是利益,比如這次秦袁兩家聯姻,其中秦家就說了,只要兩家聯姻,秦家願意讓出南美的外貿份額。

即使袁父知道秦世聰是花花公子又如何,在很多事情前,家族利益總是放在第一位。

要不向父親說說這件事情?光是張宇一身奇特的醫術就足以顯示他前途無量,袁飛沉思著。

就在這時,酒會裡的人們突然向四周散開,中間露出一大塊空地。

白髮蒼蒼的袁父走上檯子,他久在上位,威儀十足,掃了一下圍觀的人群,很快他就在角落裡看到袁飛和張宇。

看到張宇時,他眼睛爆發出一絲光芒,當了那麼多年袁家家主,觀人的眼力還是有的,張宇不僅氣宇軒昂,相貌清秀,雙眼炯炯有神。

他也收集過張宇的一些資料,發現這小子極具有傳奇色彩,就連帝都市醫院的吳院長都是他的師兄,威海河那群老頭子更是對他青睞有加,簡直是一匹黑馬,潛力股。

可是他不會將自己感情放在第一位,畢竟家族利益為第一重要,他說了幾句話后宣布:「我的小女袁媛今天有幸與大家見面,等會看那個青年才俊能與她跳第一支舞,呵呵1

聽到他這句話,秦世聰暗地裡罵道:「老狐狸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