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七十二章 第一支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第一支舞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袁父真的要與秦家聯姻,那麼這句話就應該是請秦世聰與小女跳第一支舞,秦世聰心中暗罵,卻又無可奈何,誰叫秦家現在特別危機,繼續要袁家大量注入資金。

表面上秦家還是特彆強橫,可是背地裡

袁父說這句話也有試探秦世聰的意思,他也打探到秦家可能出現一些問題,所以才提出聯姻的。如果秦世聰聰明一點,現在就該站出來大聲反對,可是秦世聰始終是一個紈,他雖然恨的咬牙切齒,但也不敢對袁父提出反對。

他每次面對袁父,都有種面對自己父親的恐懼感。

「那麼有請小女出場1袁父轉頭望向身後的大門,聽到他的話語眾人都齊齊的向大門望去。

只見他話音剛落,輕柔的音樂聲響起,大門慢慢打開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隨著音樂的步伐緩緩的走了出來。

燈光照射,她頭上的首飾閃爍著點點光芒,配合化過妝后完美的臉型,張宇目瞪口呆的看著來人,想不到盛裝下的袁媛那麼漂亮,臉上淡淡的妝恰如其分,增一分太紅,減一分太白

「哇,好漂亮」幾個與袁媛相熟的女人捂著胸口,滿眼紅心的說道,女人對美抵抗力都是為零的。當然更多的女的一臉羨慕嫉妒恨的看著袁媛。

至於男的,他們則一臉豬哥像的看著袁媛,就差口水流下來了。

秦世聰更是沒有定力,他閱女無數,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可是他臉色片刻就變了,因為袁媛並沒有看他,目光全部注視著張宇那邊。

這個環節一般由女方來選擇跳舞的對象,按道理袁媛應該望向他的,秦世聰心中忐忑起來,他轉頭望了望袁父,卻見那老狐狸和他目光接觸,示意他等待。

難道這老狐狸看出什麼來了?秦世聰腦袋裡一片混亂,這時候只看到袁媛招呼司儀過來,低頭對那司儀說了幾句話,那司儀尷尬的說道:「小姐,這怎麼行,老爺那邊」

「廢什麼話,你要敢不說,小心我炒了你1袁媛壓低聲音威脅道,抬起頭來后,又恢復到那滿面春風的親切樣子。

「好有請張宇先生上前與袁媛小姐跳第一支舞1女人果然都善變,司儀滿臉苦澀的大聲喊道。

這句話說完,現場頓時一片大嘩,不是秦世聰嗎?我靠,怎麼變成張宇了?

張宇是誰?難不成是剛才和袁媛走進來的年輕人,這下子有好戲看了,吃瓜群眾們對視一眼,緊盯著秦世聰和袁父,期待他們說點什麼。

果然袁父臉色極其難看,他剛想說話,這時候一個手下急匆匆的走進來,對著袁父耳邊說了幾句話,袁父驚訝的看了秦世聰一眼,居然沉默下來了。

「老大,這怎麼辦,要不我們把那小子拖出去打一頓。」一個手下站出來在秦世聰耳邊提議道。

「笨蛋,打一頓,你也不看看這裡什麼情況,呵呵,那小子不是要跳舞嗎?我倒他是如何丟人的。」秦世聰幸災樂禍的說道,更加手下反饋的資料,張宇根本就是一個書獃子,跳舞什麼從來就沒練習過。

他幾乎能預見張宇是如何丟人的,到時候他在出來狠狠的羞辱他一番。

「老大真是高見啊1那手下愣了愣,一下子想通關節,他連忙拍著馬屁。

「我?」聽到叫自己的名字,張宇還以為是重名,可看到周圍嘉賓們都轉頭望過來,這才明白原來叫的是自己。

「這叫什麼事啊1張宇嘆了口氣,無語的看了看旁邊的袁飛。

袁飛聽到名字后也是震驚不已,還好他早有心理準備,拍了拍張宇的肩膀,給了他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

望著眾人幸災樂禍的表情,袁媛期待的目光,張宇根本無法拒絕,他也沒想太多,根本沒考慮到這支舞里的含義,心想不就是一支舞嘛,跳就跳唄!

他放下酒杯,理了理衣服,大步流星的向袁媛走了過來。

這到底怎麼回事?不是說好的是秦袁兩家聯姻嗎?為什麼冒出一個張宇來?

更加詭異的是,袁父和秦世聰默契的沒說話,見他們沒說什麼,吃瓜群眾們也默默閉上嘴巴,觀看著事情的發展。

袁媛看到張宇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不由呼吸急促起來,難道他願意和自己袁媛眼睛里異彩連連,這讓一直盯著袁媛的秦世聰滿腔怒火,他咬牙切齒的看了看張宇,心裡早打定主意,等他們離開后,一定叫人好好收拾他一頓。

「你難道不知道我不會跳舞」走到袁媛身邊,嗅著她身上的香味,張宇壓低聲音說道。

「沒事,你看著我的舞步就行了1袁媛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圍,她那裡想過更多。

「死鄉巴佬,老子就你如何的丟人。」秦世聰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喃喃道。

每個女生都嚮往著一個如夢幻般的典禮,在眾目睽睽之下,與自己心愛的人一起共舞一曲,雖然袁媛開始說是讓張宇假扮男朋友,可是到後來未嘗不可假戲真做。

袁媛靜靜的看著張宇,今天他真的好帥,格外的迷人,看著他那專註的眼神,袁媛的心怦怦的直跳,她都不相信自己能與張宇共舞一曲。

這不會是夢境,又或者是幻覺吧?

這時,音樂忽然響了起來,張宇感受著音樂的節奏,情不自禁地伸出右手,袁媛俏臉通紅,輕輕的把自己的白皙的小手放在他的手掌裡面,瞬間被他緊緊的握住,掌心裡傳來的溫度,讓她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張宇的手這麼的大,這麼的讓她心安

開始張宇還感覺有些生澀,可是一會兒,他幾乎能隨著音樂的節奏跳出各種舞步,對他來說,跳舞只不過是基礎舞步的集合。

秦世聰瞪大眼睛看著場上,想不到被他認為鄉巴佬的張宇,舞居然跳的那麼好,一點都不亞於那些專業的舞蹈演員。

特么的到底是誰去查的信息,他死死的捏著拳頭,滿臉鐵青,現在恨不得把那手下捏死。

四周圍觀的嘉賓們看著場上那對俊男靚女如同兩隻蝴蝶,翩翩起舞,不由都冒出一個念頭,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怎麼樣,我跳的好吧1張宇微笑的說道,想不到身體居然能那麼快適應舞蹈,做出高難的動作。

「勉勉強強啦1袁媛白了他一眼,不屑的低頭說道。

可張宇沒看見的是,當她低下頭時,滿眼都是甜蜜。

袁父看著場上這一對不由的嘆了口氣,他轉頭說道:「你的情報是否準確?」

「報告老爺,情報千真萬確,秦家的幾艘貨輪都被那邊軍方扣了下來,貨物全部都被沒收了,秦家損失巨大」那手下點頭說道。

「怪不得那秦家那麼積極的聯姻,想從我這裡輸血,哼1袁父冷哼的說道,他見識極廣,瞬間就猜到了到底怎麼回事。他本來還想靠著秦家發展,想不到秦家都自身難保。

這也不怪他,畢竟秦家給的條件太優厚了,他要為家族考慮!

四周的保安們也情不自禁地伸著脖子觀看著著,沒人發現在不遠處角落裡,黑影襲來,一個保安表情突然變得驚恐起來,他發現身體無法控制,正離開他現有的位置,向旁邊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