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七十四章 煉魂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 煉魂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躲在暗處的劉易,看著袁媛被人帶走,不由霍霍怪笑起來,他如影隨形的跟了過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袁媛被關在房間里拍打著大門大聲喊道。

「小姐,你就別為難我們了。」外面幾個下人低聲下氣的說道。

「哼1知道外面人不肯開門,她狠狠踢了下大門,一屁股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生著悶氣。

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有聲音,轉頭一看,只見一個佝僂的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房間里。

「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袁媛仗著自己會點武功,皺著眉頭問道。

「霍霍,我就喜歡你這種有個性的美女。」那老頭笑著說道,他滿臉皺紋,聲音如同半夜的烏鴉叫,難聽之極,笑起來比哭還難看。

「來人啊,有人闖進來了1突然袁媛大聲喊道,這出乎那老頭意料之外。

「小姐,你別鬧了,我們是不會開門的。」外面人說道,袁媛一下子臉色難堪起來,狼來了這招用的太頻繁了,外面人根本就不相信了。

「霍霍,看來別人不相信你,美女你就跟我走吧,我肯定會好好待你的。」那老頭笑著,眼神緊盯著袁媛,這讓袁媛感到極其不自在,彷彿身上這衣服在那老頭面前沒有任何遮擋作用。

說到這裡,那老頭突然身形猛閃,一下子就從幾米遠出現在袁媛的身前,枯樹似的爪子抓向袁媛白皙的脖子,袁媛不由大吃一驚,她還好身手敏捷,勉強躲過那老頭的爪子,腳下一絆,摔倒在地上。

袁媛動一動腳,疼痛難忍,眼看那老頭又伸出爪子,她連忙拿起旁邊的瓷瓶。

「美女,這玩意對我沒用的。」那老頭冷笑著說道,卻驚訝的發現袁媛並沒有用瓷瓶砸他,反而將瓷瓶使勁的向大門砸去。

「當1瓷瓶砸在大門上四分五裂,唯獨只有這樣,外面的人才有可能開門。

「不自量力1那老頭伸手一抓,袁媛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拉扯力,她驚叫著被老頭抓到手裡。

果然,外面的人聽見劇烈的響聲,連忙打開門一看,正好看到那老頭抓起袁媛,不由大吃一驚道:「你是誰,還不放開我們家小姐1

「哼,要你家小姐安全,就拿錢出來贖人吧1那老頭冷冷的說道,將袁媛夾在腋下瞬間飛出窗戶,跳躍幾次后消失的無影無蹤。

幾分鐘后,在樓下的辦公室,袁父大怒的說道:「什麼,袁媛被人掠走了?」

「什麼1張宇也大吃一驚,他猛地站起來說道:「我去看看」

他突然想起那A級任務,不由臉色難看起來,他說著快速向樓上跑去。來到袁媛的房間,看到地面上都是瓷瓶的碎片,他瞬間就猜出當時的情況。袁媛的身手還挺不錯的,對付幾個大漢都不成問題。

陰陽瞳術!

張宇臉色難看的看著空氣中流淌著淡淡的黑氣,果然和任務有關。

「那人向那裡跑了?」張宇問道。

「他向那個方向跑了,像一隻大鳥似的。」手下人連忙說道指著窗戶,張宇連忙轉身,猛地越過窗戶,快速向那個方向追了上去。

他很快深入紅紅的楓樹林,滿眼全是紅色樹葉,張宇看了看四周,發現黑氣消散不少。他不由眉頭緊皺,突然他想起什麼,打開系統看了看那任務觸發位置,確定方位后,展開速度全力向那邊狂奔而去。

那劉易已經帶著袁媛出現在小木屋裡,將她丟在床上。

「我已經將她抓來了,我的任務完成了。」劉易瞟了一眼阮成說道。

阮成看了看袁媛,不由一喜,他不由恭維的說道:「劉大師果然武功高強,居然在那麼多人的包圍下將人抓了過來,厲害1

「哼,那是當然1劉易心中暗喜,可表面依然不動聲色的說道。

「我們會按照協議,將剩餘的款項打過來的。」阮成笑著說道。

「款項我不要了,這女的給我就行了。」劉易看著緊閉著眼睛的袁媛說道,此女乃是純陰之體,交合之後會讓他的功力大增,他如何能放棄?

「這」阮成原本計劃的是將這件事情嫁禍給秦家,讓這兩個家族反目。那知道這劉易真是色中餓鬼,居然連袁媛都不放過。

「哦?你有什麼意見?」劉大師眯著眼睛看著阮成,釋放著危險的光芒。

「我我沒什麼意見1阮成感覺頭皮發麻,自己彷彿被極度危險的野獸盯住,想起劉易身邊的鬼影,嚇得連忙說道。

「哼,諒你也不敢咦?居然有人跟來了」劉易正說間,突然察覺到什麼,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房間內。

「原來是一隻小螞蟻」劉易看到奔跑中的張宇,發現他居然直直到沖了過來,察覺到他修為在自己之下,不由冷笑起來。

張宇急速狂奔著,很快任務地圖提示的紅點,知道快要到了。

就在他準備過去看看時,突然感到頭皮發麻,他想也不想立即向前撲倒在地。

幾乎就在他撲到在地的瞬間,一個人影突然閃過。

張宇來個懶驢打滾,避過襲擊后,連忙站起身來,只見一個老頭出現在他剛才所佔的位置。

「鍊氣七層也敢來撒野1劉大師打量著張宇一眼,冷冷的說道。他現在是鍊氣八層,可別小看這一層的修為,按照普通修道者定律,鍊氣八層完全可以在修為上碾壓張宇。

張宇抬頭看了看那老頭,只見他渾身纏繞著陰冷和黑氣,特別一雙眼睛透著無盡的殘忍和冷酷。

「袁媛在那裡?你快把她交出來。」張宇皺著眉頭大聲喊道,他能感覺到這老頭修為高很多。

「霍霍,那女的是我的人了,想要就用命來拿。」劉大師冷笑著,身形突然閃動,那漆黑枯樹似的爪子瞬間出現在張宇的胸口,這一下子被抓實了,掏個透明窟窿都是輕的。

還好張宇也不是善茬,相比劉大師的襲擊,那些鬼魂攻擊更沒有規律可言,他微微閃身就躲過了。

劉大師一擊不中,不由皺了皺眉頭,以他以往的經驗,自己遇上江湖上修為比自己低的,完全呈碾壓狀態。

只不過是僥倖而已,他心中冷笑著,剛與張宇擦身而過的時候,他手腕猛的一轉,一勾,立即在張宇手臂上留下一條長長的划痕。

張宇猛地連退幾步,看了看手臂上細長的划痕,上面冒出些許血珠,火辣辣的疼痛。他突然感覺頭有些暈,轉頭一看手臂,發現那冒出來的鮮血變成黑色,難道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