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七十六章 危急之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危急之際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張宇猜得不錯,這個鬼兵確實是殘次品,劉大師如果完成鬼兵的煉製,就不會使用普通的鬼仆了。

失去了大量黑氣,劉易現在如同一個縮水的娃娃,他臉上皺紋溝壑更加深了,可是他眼睛更加明亮,冷笑著說道:「能打敗我鬼仆?不錯不錯,那麼讓你試試我的鬼兵1

隨著他一聲令下,那鬼兵展開骷髏大嘴,手持長刀盾牌快速的飄了過來。

張宇連忙扣了一枚加了料的銅錢鏢,手起鏢落!

火光四濺,那鬼兵猛地用盾牌一擋,一下子就擋住銅錢鏢,發現銅錢鏢沒有效果,張宇心隨之沉了下來。

那用黑氣幻化出的盾牌猶如實質,因為銅錢鏢擊中陷進去凹處少許,可是不到幾秒鐘,那凹處居然被黑氣填平了。

「死吧1鬼兵幻影般地靠近,手中大刀揮舞速度極快,張宇狼狽不堪的躲閃著,偶爾用銅錢劍激發陰陽二氣外放,都被鬼兵用盾牌擋住了。

張宇著急起來,這拖的越久,袁媛就越危險!

對面劉大師臉色也難看起來,原本以為鬼兵很容易幹掉張宇,那知道居然久戰不下,隱約還克制自己的鬼兵,他不由心想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難不成是天師門門人?可據他了解,天師門早已衰落已久,除了幾個老頭子,剩下的要麼死,要麼逃,並沒有這麼年輕的門人。

他咬了咬牙,猛地抽的匕首,對著手掌就是一刀,手掌上露出一個深深的傷口,頓時鮮血淋漓。

「鬼道蒼蒼,人道茫茫聽我法令,聚1他一邊念動著咒語,一邊用手指指著手上的鮮血揮舞著。

那鮮血彷彿有生命似的,並沒有滴落在泥土裡,反而聚集在一起,隨著他手指一指,那鮮血冒著紅光直接打進那鬼兵身體里。

鬼兵像打了雞血似的,雙眼冒著紅光,手中大刀的頻率快了幾倍,張宇一時之間連忙使用銅錢劍抵擋,幸好北斗七星劍堅固,如果是桃木劍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次了。

刀氣亂舞,即便是身體有陰陽二氣護體,衣服被割成碎片,四散飛落。

那些飛落的衣服碎片輕輕一碰就碎成粉末,張宇不由大驚,這刀氣能量太恐怖了。

暫時沒有事情,可是丹田裡的陰陽二氣如同流水般消耗,鬼兵從出現到現在大約只有幾分鐘時間,張宇發現丹田裡的陰陽二氣都消失掉三分之一,這樣下去要不了十分鐘,肯定完蛋。

他一邊躲閃著鬼兵的攻擊,腦海里翻騰著,突然靈光一閃,這時鬼兵大刀揮舞著黑氣襲來,張宇沒有閃避反而雙手抵住銅錢劍擋住大刀。

「1

這時響起震耳欲聾的響聲,劉大師興奮的是,張宇居然被鬼兵一刀劈飛了,可是片刻他又感覺不妥,因為張宇被劈飛后居然直直向他衝來。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張宇就打的這個主意,他藉助著鬼兵劈飛的力量,快速向劉大師靠近。

「想偷襲我,呵呵,小子你還嫩了點1看著張宇迅速靠近,劉大師冷笑著說道,他眸子里的精光猛然爆發,鬼兵速度瞬間暴漲三分。

張宇速度快,後面的鬼兵速度更快,當張宇離劉大師還有幾米的時候,那鬼兵已經追到張宇身後。

還差點,張宇咬著牙,猛地踏地,瞬間身體又移動一米多。

身後,鬼兵大刀舉起,猛地劈向張宇的頭脖。

兩米

張宇感覺到頭皮發麻,呼嘯的刀氣將陰陽二氣吹散,頭髮斷裂,他幾乎被吹的眯著眼睛。

「哈哈,去死吧1劉易根本沒動,他最喜歡看到獵物絕望的眼神。

可是就在這時,他瞳孔猛收,因為張宇手中北斗七星劍爆出耀眼的光芒。

劍芒!

張宇低吼道,陰陽二氣猛然外放,一米多長的劍芒彌補兩人的距離。

鬼兵大刀刀鋒剛好觸及脖子,它十分不甘的怒吼著,一陣風吹來,鬼兵徐徐而散。

「怎麼」與此同時,劉易表情凝固,滿臉不敢相信。

絢爛五彩劍芒剛好刺穿他的額骨,或許是他修鍊鬼氣太重,片刻之間,無數黑氣從五官冒出,劉易無力的抓了抓天空,變成一具肉皮掉落在地上。

「呼呼,真是太險了1張宇跪倒在地上,滿頭汗水,呼吸急促。

「叮咚,任務完成」

如果不是劍芒剛好乾掉這老頭,他肯定被那鬼兵大刀斬首,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看著地上兩具屍骸,張宇將他們收攏在一起,對著上面砸了一枚火球符,只有烈烈的火焰能將邪惡消滅。

對了,袁媛呢?他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轉身向劉大師來到方向跑去。

終於在小木屋裡找到了昏迷狀態的袁媛,只見她臉色蒼白,還掛著淚痕,捲縮在床上一動不動。

張宇急忙走了過去,剛準備伸手拉住袁媛的手腕,檢查下她現在的狀態,突然眼前一閃,張宇下意識的向後翻滾。

「你別過來1袁媛閉著眼睛,手中拿著一片玻璃使勁的亂划著。

「是我,袁媛,你鎮定一下,是我啊1張宇抓住她拿玻璃的手腕搖晃著她說道。

「張宇,怎麼是你,你快躲起來,別管我。那老頭很厲害的,你不是他的對手。」袁媛被搖了幾下才回過神,她看到在面前的人居然是張宇,不由拉著他的手大喊著,神情特別慌張。

「別急,那老頭不會在來了。」聽到袁媛的話,張宇心中微微感動,他拉住袁媛的手拍了拍說道。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會再也見不到你1袁媛滿臉淚水,一把抱住張宇抽泣的說道。

張宇感受到她真摯的情誼,嘆了口氣拍著她的肩膀說道:「沒事了,真的沒事了。」

外面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張宇五官靈敏,隱約能聽到外面袁飛熟悉的聲音:「快,你們幾個跟我進去看看,剩下的人去那邊」

張宇鬆了口氣,剛想將袁媛分開,卻尷尬的發現她抱的特別的緊,發間散發著若有若無的清香,軟綿綿的身體讓張宇有些愛不釋手,特別是胸口緊貼著他,讓他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就在這時,外面人們喊叫聲響起,袁媛和張宇才慌忙分開,轉頭一看,只見剛進門的袁飛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

「咳咳,要不要我等會再來?」袁飛依在門口笑著說道,張宇聞言翻了翻白眼。

「你在這裡等一下。」張宇轉頭溫言對袁媛說道,她溫順的點點頭。

張宇給袁飛打了個眼色,他連忙跟著走了出去。

「我還第一次看到我妹妹對男人那麼溫順,嘖嘖嘖1袁飛故作嘆息的說道。

「唉,瞎說什麼啊,你那邊查的怎麼樣?」張宇問道。

「那老頭沒有人認識,我剛才查了下,一些保安到現在為止都昏迷不醒,我懷疑這件事情是有預謀的。」袁飛眼睛寒芒閃過說道,緊接著他好奇的問道:「你這邊怎麼樣,我看你速度那麼快,剛轉身就沒人影了,以前學過武術吧?」

「是啊,以前學過一點,你在這四周好好查查,我懷疑那老頭是有人請來的。」張宇點頭說道,既然袁飛腦補了個理由,他也沒啥好說的了。

「放心吧,我會找出幕後兇手的。」袁飛惡狠狠的說道,居然有人敢把主意打到他們袁家的頭上,既然是敗了,那就要付出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