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七十七章 鼓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七章 鼓勵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袁飛讓人把張宇和袁媛送回莊園,看到袁媛回來,聞訊趕來的袁家老奶奶和袁媛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嘩啦的。

周圍人連忙勸慰著,好半響,才讓她們分開/

「要不是你找人關著她,袁媛怎麼可能被人掠走?」袁老奶奶用手腕抹著眼角,對著袁父生氣的說道。

「我這不是為家族著想嗎」袁父嘆了口氣說道。

「你還反了天了,要是我孫女出了什麼事,我告訴你」袁老奶奶還沒等袁父說完,繼續大聲說道,中氣十足,根本不像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

「這方面伯父也不是故意的」見袁父特別尷尬,站在旁邊的張宇連忙說道。聽到張宇幫腔,袁父不由的給了他一個感激的眼神,畢竟這個家裡只有張宇能開口說話。

「張醫生,真的是好久沒見到你了,上次你給我治療后,身體舒服多了。」見張宇替袁父求情,袁老奶奶微笑的轉過頭,一臉和藹的看著張宇說道。

「那也是您平時保養的比較好的原因。」張宇微笑著說道,儒雅的風度讓袁老太太看張宇如同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愛,這年頭像張宇一樣不居功,努力求上進的孩子太少了。

「呵呵,還不是你的醫術好,對了,袁媛和你怎麼認識的?」袁老太太笑著說道,張宇發現她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這個」張宇只得把賭石的事情說了一遍。

「袁媛從小被人寵壞了,很少有人能降得住她,你以後別欺負她哦。」袁老太太彷彿暗示著什麼說道。

「奶奶,你說什麼呢1袁媛聽了不由大羞,連忙搖晃著袁老太太的手袖撒嬌道。

「好好,不說了,你沒事就行了,對了這件事情一定要徹查到底。」袁老太太笑著說道。

「知道了,母親。」袁父恭敬的點點頭說道,看來袁老太太才是袁家真正的掌舵人!

聊了兩句后,袁老太太瞌睡就來了,袁父恭請老太太離去,袁媛依依不捨得看了看張宇,也隨著奶奶去了,望著她們背影消失,袁父這才鬆了口氣。

回頭剛想和張宇說幾句,腳步聲響起,只見袁飛表情嚴肅的走進來,顯然是事情有進展了。

「父親,我已經查到到底是誰搞的鬼了。」袁飛恭敬的說道。

「到底是誰?不會是秦家吧?」袁父問道,卻見袁飛搖了搖頭。

「根據張兄提供的消息,我們發現那些小木屋是陳風華一個月前租的。」

「陳風華?一個月前?」袁父皺了皺眉頭,手指敲著桌面,他思考片刻,終於想到一個月前正是秦家約自己聊到聯姻的事情,想不到那時消息就泄露出去了?袁家的人都是最近才知道的,難不成是秦家人泄露出去的。

袁父猜的不錯,確實是秦家人泄露出去的,主要是秦世聰大嘴巴,當他知道自己要去袁媛聯姻時,興奮之極,拉著幾個狐朋狗友去酒吧里胡天胡地,喝了酒口無遮攔,就將這件事情說出去,被有心人聽著心裡。

「查,一定要查到底,特別是陳家,派人盯死了,有什麼動靜立即回報。」袁父冷冷的說道,袁飛點了點頭轉身出去安排了。

「讓你見笑了!你的身手挺好的,我聽下人說二樓你一下子就跳下去了。」袁父目送袁飛離開,轉頭對張宇歉意的說道,緊接著他拐彎抹角的想套出張宇的武功是從哪裡學的。

要知道袁飛回來后乘著張宇與袁老太太說話,專門將當時現場報告給袁父,雖然阮成和劉易的屍體被張宇燒了,依然留下許多可疑之處,特別是他們從草叢找出的那把手槍和掉落在地上的彈殼,就不難猜出當時如何兇險。

可惜袁飛也是正好聽到那邊槍聲響起才帶人過去的,根本沒看到張宇與劉易打鬥的場面,只是憑空推測而已。

「都是些健體的功夫,不算什麼。」張宇微笑著說道。

見張宇不說,袁父也沒辦法,聊了幾句,他將話題扯到袁媛的身上。

「我女兒也到了嫁人的年紀,這次與秦家的聯姻看來是不行了,看來都是命,但是我女兒如果要嫁人,肯定要找個門當戶對的。」袁父不經意的說道,他還瞟了一眼張宇,話中的意思很明顯了,就是張宇如今的身份地位配不上他女兒。

還好張宇一開始就沒這個打算,都是被逼的。

「呵呵,不過你們年輕人還年輕,這方面不急,這次過後估計幾年內不可能再提婚事,不然肯定又要大吵大鬧。」袁父笑呵呵的說道。

這啥意思?張宇懵逼了,難道是鼓勵他追袁媛?

直到張宇走出袁府叫了輛計程車回去,也一臉懵逼,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他這人不喜歡鑽牛角尖。

這時,帝都一家醫院裡,秦世聰滿臉慘白的躺在病床上,秦禹城一臉鐵青的站在病床旁,聽著旁邊手下在描述這次的情況。

「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1秦禹城嘆了口氣說道,想不到這次的聯姻居然因為種種事情功虧一簣,而那袁老頭也不是好東西,老狐狸一個,秦禹城有八成概率覺得袁家人應該知道秦家生意失敗的事情。

這時候醫生拿著檢查報告走進來說道:「你們是秦世聰的家屬?」

「醫生,我是他父親,有什麼情況給我說吧。」秦禹城連忙走過去說道。

「基本沒有什麼問題,但是要休息三個月,這三個月千萬不能有房事,對了麻煩繳納一下費用。」醫生看了看報告又看了看秦世聰說道。

在場的人都鬆了口氣,秦禹城指示手下同醫生去繳費。

「你好好休息,這段時間別再去亂搞,哼1秦禹城對兒子交代道,這才急匆匆的離開。

「老大,難道這件事就算了嗎?」見秦禹城背影消失,一個手下這才跑過來討好的問道。

「算了?呵呵,怎麼可能算了。」秦世聰躺在床上,表情扭曲一字一句的說道,他將所有的仇恨都積累到張宇身上。

「放心吧老大,最近下面場子來了幾個黑拳的高手,特別兇狠,不如」那手下想了想說道。

「唐狗子,這件事情你去辦,他們要多少錢都給,老子要弄死那個姓張的1秦世聰咬牙切齒的低聲吼道,雙眼通紅,如同受傷的野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