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那手下所說的下面場子是地下黑拳,地下黑拳的背景都很深,很多都是世家操縱的,既然老大吩咐,唐狗子當然要去照辦。

他很快離開了醫院,邊開著車邊打電話:「張老三,今天有沒有演出啊?」

「有啊,唐哥,你老今天準備來看看?我這裡前排給你留個位子。」那張老三笑著說道,他特別會做人,這幾句話說的唐狗子臉都笑爛了。

「呵呵,等我過來再說。」唐狗子笑著掛斷電話,他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在五環路外的一個城鄉結合處下了高速,很快來到一個農家大院子。

在外面看院子圍牆跡斑斑,破爛不堪,可是當車輛開進院子能看到那清一色的豪車。

寶馬什麼都是最普通的配置,清一色的法拉利跑車,唐狗子下車后立即就有人迎上來,唐狗子一看,來人都認識,虎背熊腰的大漢,那人看了唐狗子一眼,發現是熟人,這才拿起通話器說了幾句。

唐狗子熟門熟路的向那破舊房子裡面走去,走到裡面有專門電梯下到下面地下室,電梯門剛打開,就看到幾個高叉旗袍美女,腰細腿長,面容姣好。

「歡迎光臨1她們面帶微笑,嬌聲喊道,讓唐狗子有種做大爺的感覺,渾身毛孔打開,爽透了。

每次到這裡來都特別舒服,可他沒忘記正事,連忙讓一個旗袍美女帶他去辦公室。

走過一個通道,大門剛一推開,撲面而來的喧嘩聲,瘋狂的吼叫聲充斥著耳朵。

唐狗子能看到一個半圓形籠子裡面,一個皮膚黝黑,渾身汗水,渾身暴虐的年輕人正抱著對手脖子使勁一扭。

嚓一聲,聽的唐狗子眼皮一跳,剛才還掙扎不已的對手軟趴趴的倒在地上,腦袋不自然的扭曲著,渾身都是血。

「吼1那年輕人抹了抹鼻子上的血跡,舉起雙臂大吼著。

「三四郎,三四郎1周圍觀看的人們更是瘋狂了,無數穿著西裝革履文明人如同野獸般拍打著籠子大吼著那年輕人的名字,紛紛丟進來無數的紙片。

很多讚美聲中夾雜著咒罵,唐狗子知道每次對決是可以押注的,很明顯一部分人輸了。

人類的獸性在這一刻顯露無誤,很快屍體被人抬出去了,籠子里又換了一對拳手準備開始下一輪搏鬥,荷官大叫著押注。

唐狗子看的熱血沸騰,不過正事要緊,他轉過頭來到張老三的辦公室。

「什麼?借人?當然可以,不過價格方面」那張老三嬉笑著用大拇指搓著食指,這種情況很常見,他也沒感覺到意外。

「這個沒問題,錢不是問題。」唐狗子笑著說道。

「那你要借那個人?」

「就剛才扭斷別人脖子的人,叫什麼三四郎的?名字怪怪的。」

「他?那是個東瀛人?沒問題」聽到唐狗子的要求,張老三沉思片刻,微微的點點頭。

「東瀛人?」唐狗子眼睛一亮,這樣事情就更加妥當了,至少不會有人追查到他們頭上。

張宇完全不知道秦世聰居然喪心病狂的請打黑拳的下手,他還以為會這幾天會遇到混混挑釁,那知道風平浪靜的。

秦世聰不可能那麼容易放棄,張宇直覺感到那裡不妥,還好張宇藝高人膽大,沒那麼多心情去管秦世聰要幹什麼。

兵來將擋,水來土屯就行了!

上次完成那個a級任務后,張宇獲得鬼仆技能書,學過之後感慨不已。

這裡面記錄有那劉易的心得筆記,他這才知道原來李松說的對,那劉易在某次機會找到鬼仆的修鍊方法,為了修鍊鬼仆到處擊殺別門派的弟子,搶奪他們的靈魂,被那些門派通緝追殺。

他這麼幾年都大隱於市中,偶爾出來幫某個富豪做任務,收取傭金。原本以為這只是個普通任務,那知道張宇介入讓一切都變了,劉易大意之下身隕。

這個修鍊鬼仆原本天師秘典里有記載,不過天師秘典里記載的屬於正派流程,要求極其嚴格,要求鬼魂自願變成鬼仆,然後與天師一起修鍊,普通來說天師的第一個鬼仆極其重要,他關係到天師後面的修行速度。

這次張宇冒著巨大的風險幹掉劉易,所獲得的獎勵也是巨大的,那個失去主人的鬼兵被獎勵給張宇,如果將這個鬼兵變成鬼仆也是可以的,但比較天師秘典和鬼仆秘籍后,張宇還是決定暫緩鬼仆的獲得。

畢竟這個鬼兵是由邪術煉製而成的,鬼兵雖然強大,但充滿了怨恨,按照天師秘典記載,很多天師為了追求強大選擇這些充滿怨恨的靈魂充當鬼仆,最終當天師虛弱,控制力比較弱的時候,就會遭到鬼仆瘋狂的反噬。

很多天師就是因為這樣才死掉,這裡面也不乏很多天才。

每次修鍊天師秘典,張宇發現這秘典不僅記錄了轉化陰陽二氣的辦法,而且還記錄很多秘籍,開啟這些秘籍的條件要麼達到某個修鍊高度,要麼在戰鬥過程中獲得技能,用來激活秘籍有關這方面的介紹。

鬼仆的事情先放一放,等找到合適的鬼魂再說,一個人坐在家裡看完這些,張宇這才開始修鍊天師秘典,這次任務獲得的陰氣團特別的多,風險越大,收穫越大,每次陰陽二魚轉動一圈,吸收和轉化陰氣的速度就快了許多。

眉心處容納陰氣團的空間也大了許多,那a級任務的陰氣團至少要一周才能煉化掉,張宇內視丹田處,發現那丹田處的陰陽二魚已經轉動了一小轉。

當他自動醒來的時候已經第二天早上了,張宇用意念又玩了一會兒那破邪銅錢,經過這幾天的操作,他彷彿摸到一點訣竅,那銅錢與他精神聯繫特別密切,居然能從桌子這邊慢慢移動到另外一邊,特別好玩。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張宇拿起手機一看,奇怪的發現是李松打來的,他連忙接通電話。

「李大哥,有什麼事情嗎?」張宇接通后好奇的問道。

「過幾天有個古齋大會,你有沒有興趣過來看看?」李松懶懶的聲音出現在耳邊,他笑著說道。

「古齋大會?什麼東西?」張宇好奇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