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八十章 挫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章 挫敗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不是。」三四郎聞言愣了愣,隨即表示反對。

張宇心中冷笑,他這段時間只惹了秦世聰,出言一詐,從他的反應能看出確實是秦世聰叫來的。

「反正我是受人所託,你自己惹了什麼人應該清楚,納命來吧1三四郎冷笑著,他也不再多廢話,猛地撲了過來雙手張開,準備抓住張宇。

他在黑拳場最喜歡用的招數之一,只要對手被抓住,他就會用強大的臂力和腰力將對手抬起來,然後摔在地上。當然對付專業的拳手他還有另外一套應對方法,對於這個能打幾個普通人的醫生來說,三四郎並不以為然。

想不到這傢伙一言不合就開戰,而且出手又快又狠,張宇心中震怒。

三四郎好歹也是鍊氣期武者,他手臂肌肉隆起,雙手如同鐵鉗似的抓住張宇的肩膀。張宇連忙矮身,如同溜滑的泥鰍躲閃開去。

想不到張宇居然能躲閃,三四郎愣了愣,他反應速度特別快,猛的向前,對著後退的張宇就是一拳。

這一拳又猛又狠,三四郎曾經測試過,他單臂力量接近一百多公斤,拳頭更強,普通人被打中一拳,肋骨都會被打斷幾根,口吐鮮血萎縮在地上。

張宇目光一凜,也不客氣,丹田裡的陰陽二氣快速流向手臂,他也沒繼續後退,反而踏前一步,渾身帶著勇往直前的氣勢,對著三四郎的拳頭就是一拳。

「來的好1三四郎眸子精光閃過,大聲喊道。

悶哼聲響起,三四郎和張宇同時退後幾步,顯然兩人都受了不同的內傷。

三四郎感覺拳頭打在鋼鐵牆壁上似的,火辣辣的疼痛,反彈回來的力量讓他胸口發悶,血氣翻騰之下,他不由驚訝的看著張宇。

想不到華夏人真是深藏不露,強壓制胸口的疼痛,三四郎狠辣的個性再次激活,他兇狠的盯著張宇,心中遺憾,如果菊紋肋差在手,眼前這個年輕人根本走不了一回合。

張宇這也是運氣,他雖然修為比三四郎要高,可他專修的是消滅鬼魂,武技上面實在是差了很多,全靠身體素質和強度在戰鬥。

張宇興奮之極,雖然挨了幾記重拳,雖然打在身上疼痛不已,喉頭一甜噴了口血,可是丹田的陰陽二氣在這時自動運轉,快速聚集在身體受傷部位,劇烈的疼痛感一下子降低許多。

張宇越打越興奮,隨著幾十回合過去了,身體雖然挨了無數拳,可是打架的經驗也多了起來,什麼時候該出拳,什麼時候該閃躲,這些都是經驗。

三四郎的武力強悍,可即便是這樣,兩人都打了個不分高下,三四郎越來越著急,因為他知道這裡拖的時間越長,對他來說情況就越糟。

「去看看那邊怎麼回事?」風中隱約傳來小區保安的聲音。

三四郎眼睛一凝,他知道一時半會也奈何不了張宇,心中充滿退意,猛的一拳對著張宇轟來,張宇見這拳來的又快又很,連忙雙手招架。

那知道三四郎身體卻向後躍去,一下子鑽進樹林里,快速向外狂奔。

要跑?張宇這才明白過來,他剛想追上去,這才發現思想一放鬆,渾身疼痛襲來,即便是陰陽二氣一時半會也治不了疼痛。

「這不是張先生嗎?怎麼回事?」幾名保安跑過來,一眼就看到渾身是傷的張宇連忙問道。

「有小偷,他從那方向逃去了。」張宇知道三四郎厲害,也不願意那些保安去追他,隨手指了個方位說道。

「你們兩個去追,張先生我送你去醫院吧。」那保安隊長連忙扶住他說道。

「不用了,你把我扶回去就行了。」張宇呲牙裂嘴的說道,現在才感覺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

邊走邊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張宇並沒有說有人來殺自己,而是說回來中途遇到一個男人,上前詢問幾句,那人一言不合就打過來,直到保安來了。

保安隊長將這件事情記下了,他將張宇送到別墅這才離開。

回到別墅,發現陰陽二氣調節下,身體疼痛減輕許多,他艱難的盤腿坐在床上,修鍊天師秘典。

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意外的發現溫雅憂心忡忡的看著他。

「咦?你怎麼來了?」張宇活動下四肢,發現身體疼痛感減輕許多,唯獨臉上淤痕看起來很嚴重。

「我接到保安的電話,說你受傷了,所以就趕過來了。到底怎麼回事?這裡還痛不痛?」溫雅將煮好的雞蛋剝開,放到紗布里給張宇滾著臉上的淤傷,一臉關心的問道。

「中途遇到個小偷,就打了起來,結果那小偷看到保安來了也就跑了。」張宇感受著雞蛋的溫度,用手按著溫雅的小手笑著說道。

溫雅翻了翻可愛的白眼,沒有理會他摸自己小手的動作,這讓張宇大膽起來。

今天溫雅微微畫了個淡妝,五官顯得特別精緻,頭髮瀑布般鋪在腦後,那小嘴如同櫻桃般紅潤性感,配合簡潔風格的藍色風衣,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看到溫雅專心的模樣,張宇笑著說道:「娘子今天好漂亮啊,果然是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嬌艷動人1

「真的嗎?我有那麼漂亮嗎?」受到張宇誇獎,溫雅眼睛眯成半月牙,她俏臉通紅,低頭開心的問道。

「當然啦,你看今天正好空閑,不如」張宇看到溫雅滿臉通紅的樣子,不由心中一盪,抓住她的白皙的小手說道。

「大色狼,哼!受傷那麼嚴重還想東想西的」溫雅捶了張宇一拳,嬌嗔的說道。

「嘶1那一拳剛好打在張宇胸口處,張宇疼得猛抽了口冷氣。

「哎呀,都是我不好,那裡不舒服?」溫雅見狀連忙慌亂的說道。

「我胸口那裡不舒服,你給我揉揉1張宇連忙說道,於是溫雅就忍著羞將手隔著張宇衣服揉了起來,動作特別的輕柔,讓張宇舒服的呻吟起來。

「還有哪裡不舒服?」溫雅邊揉邊看張宇的表情。

「這裡,還有這裡不舒服,多揉揉」張宇大爺似的躺在床上,任由溫雅在他身上揉著。

張宇的身材還挺不錯,表面看起來有點瘦,可是脫開衣服肌肉飽滿,輪廓分明,摸著張宇的肌肉,溫雅臉如同發燒似的,一直紅彤彤的。

「還有下面,對下面1張宇看著溫雅閉著眼睛揉著,他心中一喜連忙說著。

於是溫雅的小手一直向下,向下,直到碰到某個富有彈性的物體

「哎呀,你這大流氓1溫雅手一縮,睜開眼睛嬌嗔的說道,她給了張宇一下,正好又打在傷口上。

「好痛1張宇慘叫起來。

半響后,溫雅表情嚴肅的用煮雞蛋給張宇滾著淤傷,張宇表情尷尬的坐在床上。

「撲哧,好啦,逗你玩的。」溫雅笑著說道,她帶著一陣清香在張宇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滿臉通紅的跑了。

「我去給你做飯1廚房裡傳來了溫雅的笑聲,張宇搖了搖頭,心中泛起甜蜜。

聽到廚房的鍋碗瓢盆聲音,張宇這才靜下心來,他想了想拿出手機,撥通李松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