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八十二章 偽裝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二章 偽裝術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一個小時后,在秦家別墅里,堅持回家休養的秦世聰額頭上青筋暴起,暴跳如雷,家裡昂貴瓷瓶和裝飾用品砸的稀巴爛,他雙眼通紅的看著唐狗子憤怒說道:「失敗了是什麼意思?」

「這」唐狗子害怕的捂著臉上的五指印,斷斷續續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三四郎狼狽的回到地下黑拳處,正好遇到唐狗子過來詢問,三四郎只好將事情說了一遍。

唐狗子那個氣啊,你那麼牛逼的人居然搞不定一個普通人,他也是脾氣暴躁,破口大罵起來。

三四郎在東瀛流刀一族雖然地位不高,在普通人心中那可也是高高存在。他更是心高氣傲之輩,要不是拳場人太多了,害怕暴露身份,他會用手中的刀將唐狗子切成生魚片。

「錢我不會要一分,但事情我會給你個交代的。」三四郎表情冷酷,生硬的說道。

看到三四郎殺人般的眼神,唐狗子害怕極了,甩了幾句狠話就回來報告了。

「操1秦世聰爆了個粗口,當他聽到張宇還愉快的活著,而自己則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稍微動一下下面就疼痛不已。

他最近脾氣變得十分奇怪,他面部扭曲著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就不相信,有錢還殺不了人。」

「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給我滾1轉頭看著捂著臉恭敬狀的唐狗子,秦世聰不由心煩意亂,罵了幾句后,唐狗子連忙抱頭鼠竄。

「麻痹的,什麼狗玩意,老子還不伺候呢1離開秦家別墅,唐狗子對著地上吐了口唾沫,厭惡的喃喃的罵道。

他心情鬱悶,點燃一支煙后,轉頭剛準備向前走,卻意外的發現兩個帶著帽子的男人,低著頭站在不遠處,正好擋住他的去路。

「擋著路過什麼?還不給大爺讓開1唐狗子在外一如既往的囂張,可惜那兩男人不但沒讓開,反而圍了過來。

「你們要幹什麼?想搶東西是不,老子還真不怕你們1唐狗子冷酷的笑著,他從腰間抽出一把鋒利匕首,拿在手中比劃著。

「看看我是誰?」突然其中一個男人嘴角上翹,熟悉的聲音響起,他抬起頭,唐狗子一看,不由嚇得魂飛魄散,他結結巴巴的說道:「張張宇1

張宇的悍勇他親身體驗過,秦世聰最厲害的保鏢在人家手上走不過三招,被一拳一腳踢到角落裡昏迷過去。

「當1

唐狗子渾身顫抖著,匕首不知道什麼掉落在地上,他臉上堆起討好的笑容說道:「張先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能為你效勞啊1

心中卻慌亂不已,心想難不成那件事情被張宇知道了。

這傢伙挺識時務的,張宇與掀開帽子的李松對視一笑,他一手抓住唐狗子的脖子,轉頭微笑著說道:「我們有點事情想找你了解下1

「你說,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全部都告訴你。」唐狗子獻媚的說道。

「你只需要告訴我們,那個來找我們麻煩的東瀛人是誰就行了。」李松微笑著說道。

「什麼?東瀛人1唐狗子以為事情被張宇知道了,嚇得雙腿發軟,一下子癱在地上。

「什麼?打黑拳的?」李松皺著眉頭說道,如果只是普通打黑拳的東瀛人到無所謂,可問題是他居然能對戰鍊氣七層的張宇,這就值得回味了。

「那打黑拳的在那裡?」張宇問道。

「他他就住在」唐狗子眼睛一轉,腦袋裡冒出主意,這兩人居然想去找那打黑拳的,如果失手被幹掉,說不定秦少爺會獎勵自己的。他想通關節后,連忙將那地下黑拳的位置說了一邊。

「那麻煩你帶一下路了1李松那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他嘴角微微上翹,推了把唐狗子說道。

很快張宇開著車出現在五環路出口處,至於唐狗子,他中了李松的秘術,倒在後排沉睡過去。

「他們應該就在那大院子中。」李松指著不遠處的大院子說道。

「?太遠了,看不清楚1張宇皺著眉頭說道。

「嘿嘿,你等一下試試這個」李松笑著伸出雙根指頭,在虛空中畫了一個漆黑的符號,一下子打入張宇眉心之中。

「我靠,這也行1張宇感覺眉心處冰涼一閃而過,眼睛彷彿被清涼的水洗過似的,一切都清晰起來,特別是院子上依在柱子上抽煙的大漢動作都看到一清二楚,張宇不由爆了一個粗口。

「怎麼樣?這是遙視術,視野能擴大百倍」李松得意的說道。

「不錯!我來試試1張宇點點頭說道,他好奇的學著李松的手法,在虛空中畫起符文,那知道剛畫到一半,就感覺丹田處陰陽二氣瘋狂的湧出,他嚇了一大跳連忙停止。

「這個符文有點難,想當年我這種天才都用來三周才學會,怎麼樣厲害吧1李松吹噓道,如果他知道張宇剛才差點完成符文,估計眼珠子都會瞪出來。

「好了,一共十個人,我們可以將他們敲暈了再進去。」李松看了看說道。

「其實我們不用那麼麻煩,只需要讓他帶我們進去就行了。」張宇腦海里靈光一閃,他指了指在後排上昏睡的唐狗子說道。

「這倒是一個好主意1聽到張宇的建議,李松眼睛一亮,摸著下巴看著唐狗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半個小時后,一輛寶履行駛到院子門口停了下來,司機打開窗戶,笑著對著守在門口處的老頭點頭示意。

那老頭一看是熟人,拿起對話器說了一聲,緊接著攔車的欄杆升起,寶馬車開了進去。

「喲,唐哥,今天帶朋友來玩啊?」寶馬車在停車場停下后,兩個人走了出來,這時一個壯漢走過來打著招呼。

「是啊,這是我兄弟。今天張老大在吧?」唐狗子笑著說道,掏出煙給那壯漢發了一支,緊接掏出打火機給他點燃。

「他在,你過去吧1那壯漢抽了口煙點點頭,拿著通話器對裡面說了一句。

「那你忙,我進去看看。」唐狗子笑著說道,轉頭對身後的年輕人點點頭,兩人邁步向房間里走去。

兩人走進去,坐著電梯下去,走到門口就看到兩個肌肉虯結的大漢,見兩人到來他們連忙幫忙拉開大門,瘋狂的喧嘩聲撲面而來。

一個穿著兔子裝的美女面帶著微笑領著兩人向裡面走去,不遠處能看到一個拇指粗金屬欄杆做成的巨大金屬籠子,兩個血跡斑斑,熱氣騰騰的男人正在生死格鬥。

無數人正貼著金屬欄杆吼叫著,場面熱烈而又瘋狂。

見兔女郎在身邊還不走,唐狗子微微一笑,他從口袋中掏出幾張鈔票塞到那兔女郎胸口裡,還隨便捏了一把,那兔女郎這才嬌媚的笑著離開。

很快兩人來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

「這也太神奇了1唐狗子身邊的男子壓低聲音說道。

「嘿嘿,小子學著點,這可是我的獨門絕技。」唐狗子笑著說道。

看四周沒人注意,他手指掐了個決,臉孔一陣扭曲,恢復那副懶洋洋的模樣。李松原本就是偵查型人才,所以這些法術簡單而實用。

張宇面部也一陣扭曲,恢復到本來面目。

「那麼我們去看看,那三四郎到底是幹什麼的吧!等會我們這樣」李松低頭對張宇說出來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