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八十三章 活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 活捉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地下拳場只是提供打兀而這些參加者住在離大院落更遠的地方,每個人都有單獨的小院落。

三四郎住的這幾天十分鬱悶,想自己好歹是流刀一族的武士,居然和一個醫生打得平分秋色。

這正是大河民族的恥辱啊!如果被流刀一族的同伴知道,他只有用肋差給自己洗刷恥辱了。

屋子裡特別簡單,秉承流刀一族苦行僧般的生活。

三四郎跪坐在房間中央里,用乾淨的白布擦拭著戰刀,那鋒利的刀鋒吹毛即斷,本來他這種普通武士無法獲得這種榮譽,這是他來華夏當探子的格外獎勵。

要不是怕暴露間諜的身份,他上次就帶戰刀過去了。

「恥辱只有用鮮血才能清洗乾淨。」三四郎擦拭著戰刀喃喃的說道,他將戰刀慢慢插入刀鞘。

流刀一族的拔刀術遠近聞名,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

他的刀法比拳頭厲害許多,就在他想著如何一血前恥時!

「咚咚咚1

敲門聲響起。

「誰啊?」三四郎警惕起來,他休息的時候從來不會有人來打攪他,除非有什麼特別緊急的事情。

「張爺有事讓您過去一趟。」外面的人說道。

「好的,我馬上就過去。」三四郎嘴巴里回答著,身體肌肉卻緊繃起來,他小步的走過去,慢慢的抓住刀把,銳利的目光彷彿穿過門板,看到外面。

不知道為什麼三四郎心裡有些不安,武士敏銳嗅覺讓他察覺到危險。

他伸手拉住把手,突然手臂肌肉收縮,門一下子就被拉開了,鋒利的刀鋒如同毒蛇般射出,角度刁鑽而又兇猛。

門口那個人眼睛瞪得老大,他猛地閃躲,身體瞬間向後退了幾米,手猛然揮舞,幾個物體呼嘯向三四郎撲了過來。

飛刀!

三四郎也不甘示弱,手中刀鋒彷彿活了過來,如同幻影般揮舞著。

叮叮叮!幾把飛刀被戰刀叩飛,四散飛落!

「哼!華夏的追風者也不過如此。」三四郎將戰刀擋在胸口,冷哼的說道。

「是嗎?」那後退的身影嘴角微微上翹說道,聽到這句話三四郎臉色一變,耳邊突然響起呼嘯聲,他勉強躲閃,肩膀一疼,只見一把飛刀早已深深的扎入他肩膀中,鮮血直流。

「流刀一族的拔刀術,看來這趟我也是來對了。」李松抱著手臂冷冷的說道,剛才那幾枚飛刀只是掩人耳目,真正的殺著是兩把飛刀碰撞后,迴旋命中。

李松來這是想抓個活口,不然飛刀就應該扎進三四郎的後腦才對。

三四郎感覺肩膀疼痛不已,他猛地抓住飛刀使勁一扯,對著李松丟過來,自己則猛地關上房門,身體不停留的向身後的窗戶滾去。

他那裡是李松的對手,這個時候不逃更待何時。

想逃?李松猛地突破大門,正好看到窗戶不停的晃動著,三四郎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華燈初上,夜色降臨,很多家庭點燃電燈,看上去五環星星點點如同璀璨美麗。

三四郎逃脫掉后,他捂著傷口拚命的逃跑著,只要逃到另外一個隱秘點就安全了,這件事情必須彙報回去,自己隱秘的那麼深怎麼可能被華夏特別行動處的人知道。

就在他奔跑到一個小樹林時,突然看到前面有個人靜靜的等待著他,三四郎抬頭一看,發現居然是熟人。

「我等候你多時了1張宇微笑著說道。

「卑鄙的華夏人1三四郎眼睛微眯,他知道如果不儘快解決張宇的話,會遭到前後夾擊的,到時候就慘了。

「今天就讓你來祭奠我的戰刀1三四郎雙眼通紅,他雙手緊握著戰刀,猛地大吼對著張宇沖了過去。

張宇也不敢怠慢,手掌微握,那北斗七星劍瞬間出現在手中。

刀鋒如同閃電,劃破長空,猛然劈向張宇。

三四郎雙眼閃爍著殘忍的光芒,似乎看到張宇在這雷霆一擊之下,被劈成兩半。

「碰1

金屬碰撞聲響起,漆黑的夜空暴起大團的火光,瞬間照亮了周圍的一切,包括平靜的張宇和猙獰面目的三四郎。

三四郎感覺自己像砍在鋼鐵牆壁上,被反彈之力震的虎口流血,連續退後幾步,胸口氣血翻騰著。他驚恐萬分,感受手臂拚命的顫抖,剛才那一擊是他憤怒出手,力量和速度幾乎達到他頂峰實力,可即便是這樣,居然無功而返。

張宇也退後一步,想不到那三四郎勁力如此之大,他抬起手看了看北斗七星劍,驚喜的發現上面居然一點痕都沒有。

「去死1三四郎不得不快速強攻,他感覺力氣隨著流血不停流逝,心中暗暗著急,右手肩膀受傷完全沒辦法彈動,他只好左手繼續攻擊。

為了節省力氣,他施展出精妙的刀法,刀鋒刁鑽,朝著張宇要害部位不停攻擊。

不得不說三四郎確實是刀法高手,可惜他的修為實在太低了,即便是不怎麼懂劍法的張宇也能憑著身體素質抵擋。

開始張宇還全力抵擋,到了後來他總算摸出一點戰鬥經驗,開始反擊。

在不遠處樹木上站著的李松看著這個場景,知道今天三四郎插翅也難飛了,他反倒是抱著手臂看張宇和三四郎打鬥著,他經驗何其老道,一眼就看出張宇肉搏經驗太少。

三四郎越打越心驚,開始那銳利的氣勢被張宇慢慢磨平后,他全靠本能戰鬥著,奈何他一身本事由於傷口最多發揮七層。

「死啦死啦的1三四郎知道這次難逃,他猛地揮舞戰刀,捨命般向張宇攻擊,刀刀不離要害。

張宇一下子被弄的手忙腳亂,衣服還被鋒利的刀氣劃出無數個口子。

就在這時,三四郎突然退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煙火,舉起來,對著天空一拉。

「不好,這傢伙要通風報信1李松大吃一驚,手中飛刀對著三四郎甩了過去。

可惜飛刀快,三四郎的動作更快,飛刀劃去他三根指頭,那煙火依然被拉燃,一個明亮的煙花在黑暗的天空爆開,璀璨而又美麗!

不少人以為是放煙花,只有少數人才知道這煙花的奧秘,那張老三就是其中之一。當他聽到手下彙報后不由臉色一變,急匆匆的向房間里走去。

當他來到密室后,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嘀嘀咕咕用東瀛語說著什麼

在帝都的另外一邊,一個彪悍臉色陰沉的男子掛斷電話,將手機捏的粉碎摔在地上,他大聲的說道:「巴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