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八十四章 流刀一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 流刀一族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三四郎最終被活捉了,他放完煙火后就想拿起戰刀割脖子自殺,因為流刀一族族訓:只有亡者沒有俘虜。

可是他刀還沒架在脖子上,四肢就被飛刀釘在地面上,完全不能動彈。

三四郎面孔極其猙獰,他瘋狂的掙扎著,就當他準備咬舌自殺的時候,只見眼前光芒一閃,身體彷彿被放了氣的氣球似的,軟趴趴的完全不能動彈了。

「銀針?」李松蹲下來好奇看著三四郎充滿仇恨的眼神,他注意到在三四郎脖子上扎了兩枚銀針。

「是啊,別忘了我可是醫生。」張宇笑著走過來說道。

「厲害1李松看張宇的目光更加炙熱了,行動隊里的醫生確實有,可都沒有想張宇這麼牛逼的,兩根纖細的銀針就能將一個高手紮成半身不遂。

「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特別行動處,我們這裡待遇特別好哦1李鬆開始誘導張宇,有時候在行動時,多一個戰地醫生,那簡直就是多一條命。

「哦?有啥待遇?」張宇眼睛一亮盯著李松。

「嘿嘿」李松笑得很淫當,他勾了勾手指頭,張宇好奇的伸過耳朵,兩人嘀嘀咕咕的聊起來。

張宇一聽后癟了癟嘴巴,也不見得行動處的待遇怎麼樣,每人一套住房,進去后享受中尉特權,視情況能隨意調動五十人的部隊。

唯一讓張宇心動的是他們的工資,每年五枚養精丹,每枚丹藥能提升十年的修為,這枚丹藥放在修行界也算好東西。

可惜丹藥並不能連續大量服用,丹藥雖然能提升修為,可這個世界上的丹藥都含有各種雜質毒素,大量使用丹藥的後果就是身體積累太多毒素。

「要不讓我考慮考慮?半年後,我肯定給你個答覆。」張宇思考片刻說道。

「呵呵,那麼就說定了。這小子我帶走了,這段時間警惕一點,別被人鑽了空子。古齋大會開始后我再來接你1李松見張宇肯表態,不由露出笑容。

「恩,放心吧,李哥1張宇點點頭,看著李松抓著三四郎快速消失在黑暗中,他這才轉身離開這裡。

就在他離開幾分鐘后,幾個黑影出現在這裡,他們穿著黑衣服蒙著臉,其中一個低下頭查看四周,他蹲下身子在三四郎躺著的地方捻了捻泥土,彷彿發現了什麼。

「才走不久,要不要追?」那黑衣人恭敬的對其中一個高大的黑衣人問道。

「追1那高大黑衣人眼神如同禿鷲般陰沉,他點點頭。

幾個黑衣人點點頭,如同青煙般消失在原地。而那高大的黑衣人站在原地,盯著地面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他就是流刀一族華夏負責人村木一次,他鼻子高高隆起,配合滿是凶光的眼睛,一副梟雄的模樣。

大約十分鐘的樣子,那群黑衣人再次返回。

「很抱歉,我們失去三四郎的行蹤。」當頭的一個黑衣人低著頭說道。

「務必找出並幹掉三四郎1沉默片刻,村木一次沉聲說道。

「哈伊1四周的黑衣人點點頭,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村木一次臉色極其陰沉,想不到居然會出現這種紕漏,他猛地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流刀一族組織特別嚴密,規矩殘酷,三四郎就是熟知這點才拔刀自殺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還是被抓了,行動處自然有辦法讓他開口。

原本這場事情安排的天衣無縫,可惜還是出了紕漏,村木一次很快就以客人身份出現在張老三的辦公室里。

問過張老三后,村木一次這才知道三四郎這段時間與什麼人有接觸,很快張宇的姓名就出現在名單上。

「這些人,你安排人一一排查,務必找出到底是誰抓走了三四郎1村木一次吩咐道,張老三點頭答應,恭敬的送村木一次離開。

這些張宇都不清楚,他早就回到學校,幹掉三四郎后他並沒有放心,還好李松承諾如果追查出證據,那秦家肯定脫不了關係。

又過了幾天,徐老正式通知張宇可以去五道口中西醫研究所報道。

「這裡是五道口中西醫研究所的錄取通知,你拿著」徐老欣慰的看著張宇,從抽屜里掏出一個本子遞給他。

張宇接過本子開打一看,只見本子上寫著五道口中西醫研究所錄取通知,還有他的名字和照片以及鋼櫻

接過這個本子張宇不由感慨之極,終於畢業了!

確實如此,這段時間論文成績都已經公布在網上,三牲口都笑容滿面的看著優秀的論文成績,光憑這個成績,他們出社會找工作就容易多了。

學校教導處也通知他們這群畢業生在一周后拿畢業證,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分別。

看著這錄取通知,張宇感慨不已。見張宇沉默不已,徐老還以為他害怕進去后各種不適應,微笑著拍著他的肩膀說道:「放心吧,這裡面的牛主任是我的老朋友,他會照顧你的。」

「謝謝您,徐老1張宇恭敬的對徐老鞠躬說道。平心而論,徐老幫他的最多,如果沒有徐老,根本就沒有他現在的成績。

「呵呵,沒必要這樣,你只要多研究書籍,多治療病人,將中醫發揚光大就算是報答我了。」徐老滿意的看著張宇,這孩子什麼都好,唯一遺憾的不是自己的弟子。

「放心吧,我會的。」張宇堅定的說道。

「記住這句話,不忘初心」見張宇堅定的表情,徐老語重心長地說道。

離開了醫仁堂,張宇在門口站了一會兒,這才慢慢的離開。

「哈哈,終於畢業了1走進寢室大樓,就聽到一層樓的學生都開心的喊道,有些人高興,有些人默默無語,有些人難過,畢竟室友在一起待了四年,親如兄弟。

走進那寢室,張宇看到三牲口待在寢室里,出乎意料的沒有出去打遊戲,寢室里的氣氛很沉悶。

「你們怎麼了?」張宇強展笑容問道。

「老大明天要走了1李毅勉強笑著說道,通過他解釋,張宇才知道李峰的家族要他快點回去,好繼承家族產業。

「天下有不散的宴席,今天晚上大家不醉不歸,我請客1李峰勉強說道,想起那麼幾年大家在一起愉快的情景,他嘆了口氣。

「為什麼都不說話,以後又不是不能見面,都笑笑1李峰見大家沉默不語,不由大聲說道。

「老大說的對,今天晚上不醉不歸,我要啃四個豬蹄1胖兒心寬體胖,首先大聲說道。

「對,以後又不是不見了,走走,喝酒1張宇微笑著說道,雖然心裡充滿了離別的傷感,他最先調節心態。

「說的是,到時候說不定大家又能湊到一起喝酒玩遊戲。」李毅一想也是。

於是四個人勾肩搭背的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