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八十六章 太平間值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太平間值班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太平間就是放置死人遺體的地方,想不到成主任居然把自己叫到這裡來幫忙。

「有人嗎?」張宇站在太平間外面喊道,喊了幾聲后還以為沒有人,誰知道剛準備離開就聽到門緩緩的自己打開了。

一股陰冷氣息撲面而來,讓張宇皺了皺眉頭,難道有鬼?

他切換陰陽瞳術,望過去,卻什麼都沒看到。

「你來太平間幹什麼?」突然一個沙啞的聲音問道。

「請問您是老楊嗎?我是成主任叫來幫忙的。」張宇大聲的說道,他看到太平間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駝背老頭。

「幫忙的?呵呵,你是沒給那群孫子紅包吧?」那駝背老頭抬起頭,露出一張蒼白醜陋樹皮的臉,他裂開嘴巴露出黃黑的缺牙。

「看樣子真的是沒有給,我這裡的情況你了解嗎?」駝背老頭繼續問道,看張宇一臉茫然不由嘆了口氣。

「張宇是吧,你叫我老楊就可以了,先進來了解下,如果你要走我也不攔著你。」老楊看了張宇一眼後轉身慢慢向裡面走去。

張宇根本不怕太平間,跟著走了進去。

這裡面比外面至少低了不下幾度,老楊解釋后才知道整個太平間就是大冰箱,為的就是冷藏屍體。

他四周看了看,這裡除了陰冷一點,其他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坐吧1推開辦公室大門,老楊指著板凳說著,一邊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這裡到底有什麼問題?」做好后,張宇忍不住問道。

「唉,年輕人就是心急,其實太平間里沒有什麼好怕的,百年之後大家不是都要躺進去么。」老楊點燃一支煙說道,他拿著煙盒示意張宇,張宇搖了搖頭。

「其實是這樣」老楊渾濁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恐懼,他開始緩緩的講述太平間里的故事。

老楊由於相貌醜陋,不僅一輩子沒娶老婆,就連出門都會被指指點點的,正好遇到研究所太平間招聘值班人員,他就跑來應聘,很多人待不了幾天就跑了,唯獨他在裡面一呆就是十多年。

老楊吃住都在這裡面,十多年這裡從來沒發生過詭異的事情,唯獨前幾天晚上他半夜被哭聲吵醒,開始他還以為有人惡作劇,仔細聽才發現那哭聲是從太平間里傳來的。

他嚇壞了,心中嘀咕,太平間鐵門鎖的好好的,他在被窩裡抖了一晚上,第二天大白天大著膽子去太平間里看看,沒有任何發現。

他這才將這件事情告訴醫院領導,要求增加人手,要麼就不幹了,飯碗雖然重要,可是命更重要啊!

任誰碰到這麼詭異的事情,第一反應就是逃跑!

聽到這裡張宇皺了皺眉頭,他剛才並沒有任何發現。

「成主任這幾天派了幾個小夥子下來值班,他們都上了一會兒就跑了,所以提前給你說,免得你到時候也跑了,我又要挨罵。」老楊嘆了口氣說道。

「放心吧,沒事的,我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神。」張宇拍著胸口說道,裝著一副愣頭青的模樣,看得老楊直搖頭嘆氣,現在的年輕人啊!

「既然你執意要留下,那等會我就給你講講注意事項,你今天就值班吧。」老楊從桌子上拿起一串鑰匙,站起來說道。

「恩1張宇點點頭,跟著老楊身後。

很快兩人來到一道鐵門前,這裡才是真正的太平間,所有的屍體都停在裡面。

「這道門一般是不會打開的,如果打開必須要燒三柱香,這樣可以讓那些東西安靜一些。」老楊對張宇說道,或許是某種祭祀,張宇看著老楊從旁邊拿了三柱香點燃,恭敬的拜了幾下,將三柱香插進香爐裡面。

香煙繚繞,老楊這才掏出鑰匙,手哆哆嗦嗦的將鎖打開。

剛一打開鐵門,一大股濃郁的陰冷氣息撲面而來,空氣中散發著濃烈的福爾馬林味道。太平間里特別簡單,巨大的冷庫中冷氣繚繞,牆壁四邊放著高大的鐵櫃,中間空地處整齊的停著幾輛鐵皮推車。

「毋大,不過習慣就好了1老楊邊走邊說道,看到張宇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捂住口鼻,無視這冷庫里淡淡腐臭的味道,不由對張宇產生些許好感。

「各位大哥,大姐,我又來看大家了,請大家別見怪。」老楊走進去后對著四周的鐵櫃說道。

陰陽瞳術!

張宇眸子里金邊太極一閃而逝,在黑白二色的世界里,他環視著四周,四周確實飄動著淡淡的黑氣,這是太平間里很正常的現象。

他卻沒有發現任何鬼魂存在,疑問在腦袋裡回蕩著。

「具體情況就是這樣,你今天晚上試試,有什麼問題嗎?」老楊看著張宇問道。

「沒有任何問題。」張宇對工作態度特別認真,他點頭說道。

「那好,那你準備一下吧,我把鑰匙給你1說著兩人走出太平間。

老楊將鐵門鎖住,就在鐵門關上的瞬間,張宇沒發現的是,那太平間里隱約有黑影一閃而過。

老楊將鑰匙交還給張宇后,他就佝僂著身子離開了。

張宇打量值班室,這個值班室窗戶剛好對著外面通道,從外面能將裡面看到清清楚楚。值班室里只有一個床和桌子,特別的簡陋,但對於張宇來說還算安靜。

如果普通人讓他在這裡呆一晚上,估計會被嚇得神經過敏的,張宇就沒有這種害怕,反而躍躍欲試,如果真的有鬼他還能完成任務,賺點魂值。

吃完下午飯後,張宇拿著飯盒回到了太平間,一路上那些護士和醫生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不時交頭接耳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

「又是一個沒有送紅包的倒霉蛋,你們說說他能在太平間里堅持多久?」一個滿臉麻子的醫生看著張宇背影說道。

「我看最多堅持一晚上,不不,以他這種年輕人我估計半晚上都堅持不了。」另外一個醫生抱著胳膊說道。

「可不是嗎?難道你們沒有聽說太平間里有女人哭泣,太恐怖了。」一個女醫生雙眼露出恐懼的神色。

「說什麼呢?圍在一起嘀嘀咕咕幹什麼,不上班了嗎?」這時候成主任走了過來,臉色難看的喊道。

「我要去巡查先走了。」看到成主任來了,眾人連忙如鳥獸散。

「哼你能忍多久1必須的殺一儆百,不然以後沒有人塞紅包了!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成主任冷冷的看了看張宇的背影,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