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八十七章 屍體被盜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七章 屍體被盜了?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連續幾天,張宇都上的是夜班,他晚上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現象。

每天晚上將外面門和辦公室門一鎖,緊接著將厚厚的窗帘拉上,張宇就盤坐在床上開始修鍊天師秘典。

這幾天他發現一個秘密,在這裡修鍊天師秘典,彷彿轉化率要快一些。

負陰抱陽,即便是修鍊天師秘典,也不能偏科,在這陰冷的環境中,身體吸收空氣中陰氣速度加快,這也是轉化率加快的原因。

天師秘典也有了長足的進步,丹田處的陰陽二魚已經轉動過半,眉心處陰氣團充足,不出意料的話,最多一個月就能到達第八轉。

就在張宇體會著天師秘典與陰陽二氣之間的關係時,突然感覺外面有什麼動靜。

彷彿什麼東西抓拉著窗戶,玻璃上發出刺耳的刮擦聲,張宇皺了皺眉頭,外面的門是關上的,應該不會有人惡作劇。

張宇條件反應的啟動陰陽瞳術,皺了皺眉頭,視野里並沒有鬼魂的痕。

他下床穿上鞋子,走到窗前,不知道是不是腳步聲驚動了什麼,那玻璃刮擦的聲音猛然消失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張宇抓住窗帘猛地一拉,窗外什麼都沒有,他四處看了看,意外的發現一隻小老鼠正沿著牆角鑽進老鼠洞里。

原來是一隻老鼠啊,真是虛驚一場,張宇剛準備將窗帘拉上,視角轉移,突然眼睛睜大,因為他看到外面本來鎖的好好的門居然打開了。

到底怎麼回事?張宇記得睡覺前門確實是鎖了的。他連忙拉開辦公室大門,急匆匆的走過去,發現鎖上並沒有撬過的痕,很明顯是用鑰匙打開的。

鑰匙他記得老楊曾經說過,除了他手上有一把外,就只有醫院成主任那裡有一把備用的鑰匙。張宇眉頭緊皺,轉身過來,驚訝的發現太平間那把大鎖居然也打開了,露出一條漆黑的縫隙,向外冒著濃濃的冷氣。

我操!張宇心中爆了個粗口,難不成有人盜屍?

他手中切換出北斗七星劍,這才邁步向太平間走去。

這時候正是午夜兩點過,可能是陰氣太重,一百瓦的燈泡散發著昏暗的光芒,再加上這裡陰寒之氣纏繞,即便是老楊也不敢半夜三更進入太平間。

張宇悄悄的推開大門,將燈打開,這時候太平間里一片大亮,他四周看了看驚訝的發現一個儲藏櫃居然打開了,他連忙跑過去一看,裡面的屍體不見了。

開什麼玩笑?屍體難不成真被盜了?

要知道除了太平間那大鎖外,每個屍體儲藏櫃也有鎖,張宇在地上尋找一會兒,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了那把鎖,撿起來一看,發現那把鎖彷彿是被暴力扭開的,他不禁駭然,居然有人能扭開鐵鎖。

張宇看了看儲藏櫃前的編號KD334,這個編號很熟悉,白天老楊才將屍體花名冊讓張宇看了看,以張宇超強的記憶能力,看一遍就能記清楚這些數據。

這個KD334的儲藏櫃裝的屍體名叫周治平,今年36歲,他穿著藍色衣服和黑色褲子,因為心臟右心室擴張死亡,死亡時間是一周前的半夜兩點過。

他感覺事情嚴重起來,就在這時,突然腦海里響起系統提示:「叮咚,滴滴任務提示,A級任務,地點100米,住院部大樓」

居然觸發任務了,難道真的有鬼?張宇心臟怦怦狂跳,他倒不是害怕,最恐怖的面對未知事情,到目前為止陰陽眼還沒看到一個鬼魂,居然會觸發任務。

在系統屏幕上,能看到那鮮紅的任務地址不停的閃爍。

他也不做停留,轉頭向外面跑去。

剛跑出入口,就聽到一聲尖叫,有人跳樓了!

他抬起頭,只見一個人站在醫院五樓上徘徊,緊接著他一下子跳了下來,張宇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跳樓。

幾秒鐘后,那人影如同悶瓜掉落在地上,不聲不響了。

可能是那聲尖叫,又或許是摔下來巨大的響聲,整個樓房一下子就沸騰了,很多醫院病房燈紛紛打開,人們伸出頭向下看著。

張宇快步的衝過去,看那人早就摔成破布洋娃娃了,四肢不自然的扭曲著,已經分不清楚容貌,地上一灘血不停地蔓延著。

讓張宇詫異的是,從他身穿的衣服來看,藍色衣服和黑色褲子,這讓張宇有了不好的感覺。

這不是那個周治平嗎?人都死了,居然還會跳樓,這說出去誰信啊!

就在這時,腳步聲和喘氣聲響起,幾個醫院保安打著手電筒急匆匆的跑過來,看到張宇不由一愣。

「到底怎麼回事嘶1那當頭的中年保安看到地上的人不由抽了口冷氣。

「這人跳樓了,我剛好在這裡,對了,乘那些圍觀的人下來之前,我建議你們處理一下現常」張宇低聲說道。

「為什麼?」中年保安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好奇的問道。

「因為」張宇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中年保安臉色刷的白起來。

「我認識你,你不是那個替老楊守夜的張宇嗎?」另外一個青年保安彷彿認出張宇來說道。

就在這時,一些看熱鬧的人紛紛出現在不遠處。

「如果這件事情被媒體知道,你應該知道後果吧?」張宇的話讓中年保安愣了愣,他這才醒悟過來,一具屍體居然會跳樓,那肯定會引起渲然大波的。

「你們幾個,快去找東西把他遮祝」那中年保安吼道,那幾個年輕保安連忙去找東西了。

很快醫院領導知道這件事情,他們讓人將屍體拉走,對外宣稱是一個想不開的病人跳樓,這種跳樓事件經常發生,帝都人民倒也沒有什麼驚訝的。

成為這幾天茶餘飯後的談資后,又被更新的新聞所取代,這件事情漸漸被遺忘。

「到底出了什麼事?為什麼屍體會跳樓?」辦公室里成主任暴跳如雷的吼道,這件事情對外沒什麼,對內,牛院長要求徹查。

所以張宇成了第一目標。

「不知道1當天張宇值夜班,首當其衝的被第一個審問,張宇搖了搖頭說道。

「不知道?我聽保安說你可是第一個出現在現場的人,難道你什麼都不知道?」成主任緊盯著張宇說道,如果要選個背鍋的,眼前這年輕人正好。

又不意思意思,也不是正式員工,幾乎瞬間,成主任覺得這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案。

張宇聳了聳肩,表示完全不清楚,他沒空理這個眼睛不停閃爍的成主任。

他腦袋裡不停的思考著,他覺得這件事情太詭異了,事後他跑到那五樓上查看過,沒有半點痕。

令人更加意外的,他也到處問過,好像所有人都是聽到有人喊跳樓了,才被驚醒的,換而言之,當時那目睹跳樓的人根本不存在。

這件事情太詭異了,張宇眉頭緊皺!

「你不知道?哈哈,這就怪了,我懷疑是你玩忽職守導致這場事故,我們研究決定,你不適合在研究所工作了,你被解僱了1成主任幸災樂禍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