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九十章 屍體走出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 屍體走出去了?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候張宇丹田裡陰陽二氣消耗一空,他眼睜睜的看著黑氣消失不見,根本不敢追上去。要知道挨一記大招居然還活著的鬼魂,他還是第一次見。

還好他有陰陽瞳術,看著那黑氣從太平間的角落裡沖了進去,他突然腦袋裡出現一個想法,難不成那太平間的牆裡有東西?

不過這會沒時間想這些,張宇意外發現那成主任居然還活著,他上去檢查下情況,不由搖了搖頭,成主任的情況不太樂觀,他身上的陽氣幾乎被吸乾淨,如果再晚一會兒,估計會一命嗚呼。

即便是這樣,張宇也不好說,輕點大病一場,重則死掉。

他苦笑不已,猶豫的掏出電話,他本來想打給李松,可是轉念一想,人家也忙啊!只好打給袁媛。

「什麼?成主任和周陌在太平間暈倒了?」袁媛這時候剛躺下不久,接到張宇電話后,不由大吃一驚,有新的案情,她叫醒小劉急匆匆的開車來到研究所。

這一夜發生太多事情了,當袁媛和小劉趕到太平間時,袁媛滿臉疲憊,而小劉則不停打著哈欠。

「到底怎麼回事?咦,這不是周陌嗎?」袁媛問道,她發現周陌滿臉慘白,渾身發抖捲縮在角落裡,而成主任則面色慘白的躺在床上。

「唉,事情是這樣」張宇嘆了口氣說道,他說自己半夜過來聽到太平間里有動靜,過來看了之後才發現,原來兩人在裡面。至於遇到女鬼的事情他一句都沒提,聽到張宇的話,袁媛問了問周陌,只見他滿臉汗水,雙眼充滿恐懼,嘴裡喃喃的嘀咕著,不知道在說什麼。

「他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讓小劉去打電話叫醫生,袁媛拉著張宇問道。

「我懷疑是遇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張宇嘆了口氣說道。

「好了,我們快離開這裡吧,這裡陰森森的。」等研究所醫生到來,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面無血色的成主任,連忙進行急救。

「這件事情關係著醫院的榮譽,大家的飯碗,如果誰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這裡所有人直接辭退1看到眼前這一幕,聞訊趕過來的王主任大聲說道。

「是。」

「知道了。」醫生和護士們滿肚子疑問,王主任都這樣說了,他們肯定都不敢講出去。

處理好兩個傷者,張宇突然想起什麼,他掏出一個硬碟說道:「這個硬碟從成主任身上發現的。」

袁媛與張宇對視一眼,問王主任找了台電腦,插進去試了試,很快就調出監控畫面。

王主任,袁媛,張宇,小劉幾個人坐在電腦面前,果然是太平間的監控畫面,晚上九點就看到張宇走進值班室沒出來。

眾人耐心的看著,很快時間快進到一點五十,這時只見那太平間大鎖突然嚓打開了,眾人相互對視一眼,均感到頭皮發麻。這可是太平間的大門,太詭異了吧!

就在這時,那跳樓的周治平突然走來出來,他踮起腳後跟,走起來小心翼翼。

「為什麼他踮起腳後跟走路?」小劉好奇的問道。

「以前村子里有老年人說過的,如果人踮起後跟走路,就表明他身後跟著一個鬼。」還沒等張宇說話,王主任突然嚴肅表情的說道。

聽到王主任的這句話,小劉嚇了一跳,他結結巴巴的指著那周治平說道:「這這周治平不是已經死了嗎?」

對啊!周治平不是死掉了嗎?這時候大家才醒悟過來。

周治平跳樓,普通人慣性思維他是活人,居然沒人想過他已經死了。誰會操縱一個死人跳樓?更多的疑問在眾人腦海里升起,這時候袁媛手機響起,她看了一眼手機,走到旁邊打電話。

「剛才許法醫的檢驗報告出來了,結果讓人難以置信」袁媛臉色有些難看,她吐了口氣說道。

「難不成那周治平還沒死吧?」張宇在旁邊說道,話剛說完,卻見袁媛面帶驚訝的看著他。

「你怎麼知道周治平還沒死?」袁媛好奇的問道。

「不會是真的沒死吧?」張宇奇怪的問道,眾人目光都盯著袁媛。

「周治平的死亡時間在昨天晚上兩點整,意思就是說在這視頻中,那周治平還活著。」袁媛將監控圖像調整回來,眾人盯著那周治平搖搖晃晃走出太平間,不由頭皮發麻,細思恐極。

那麼問題就來了,周治平為什麼會出現在太平間里,他不是死了嗎?而且他為什麼會跳樓自殺,這些疑問在眾人腦袋裡盤旋。

「周治平到底是怎麼回事?」袁媛看著不停抹著冷汗的洪主任問道。

「周治平這人是上周進入太平間的,由成主任簽字執行。」張宇記憶力超級好。

「對對,是成主任簽的字,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1洪主任苦著臉說道。

「現在成主任到底什麼情況,什麼時候能醒?」袁媛看著洪主任問道。

「情況不太好,我估計短時間是不會醒過來的。」洪主任嘆了口氣說道,成主任情況太詭異了,檢查后沒事情,氣血卻虧空到極點,如果不是及時發現搶救,後果不堪設想。

「看樣子就只有審問下那個叫周陌的人了。」袁媛點點頭說道。

周陌打了鎮定劑后早就睡了過去,短時間是問不出什麼了,這段時間袁媛等人也沒閑著,他們通過各種渠道追查周治平這個人的情況。

很快就有了線索,原來這個周治平原本是一個混混,好吃懶做,遊手好閒。他幾個月前因為賭博欠下高利貸,弄的家破人亡。令人奇怪的是最近幾周他不知道幹什麼,突然還清了高利貸,還大手大腳的花錢,吃香喝辣。

追查到最後,袁媛發現他與某個倒賣器官的團伙有聯繫,而且還多次打了他們的電話。

這些都是從周治平的遺物中查出來的。

袁媛將這件事情告訴張宇,張宇皺了皺眉頭,他現在想方設法拆開牆壁看看那牆壁後面是什麼的。

倒賣器官?太平間?高利貸?這些事件隱約之間有些聯繫,可一時半會張宇還抓不到頭緒,唯獨老老實實等著周陌醒來,一切事情應該真相大白。

很快就得到消息說周陌醒了過來,袁媛叫上張宇一起去病房裡看他。

「他的情況怎麼樣了?」來到病房外面,正好遇到從病房裡走出來的醫生,張宇問道。

「受到嚴重的精神刺激,很難辦。」醫生搖了搖頭說道,他將病歷遞給張宇,張宇接過來一看不由眉頭緊皺。周陌的腎上腺皮質激素、生長激素、催乳素等分泌量增多,並迅速達到頂點,然後在短時間到正常基線以下,並維持著,情況相當不好。

「那周陌到底怎麼樣了?」見張宇眉頭緊皺,袁媛打了個哈欠問道,這幾天通宵達旦的工作讓她很是疲憊。

「我們先進去看看再說吧,謝謝您了醫生。」張宇將病歷遞給醫生道謝說道。

「你們進去吧,記住別刺激他。」醫生接過病歷點點頭,轉身離開。

兩人走進病房,看到周陌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縮在角落裡,抱著膝蓋捲縮成一團,不停的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