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九十一章 好吧,我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一章 好吧,我說...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袁媛走過去問了幾句,發現周陌偶爾帶著恐懼的目光瞟了瞟袁媛,根本不會說任何話,逼急了就捂著腦袋縮成一團,讓袁媛有些氣餒。

「估計是由於驚嚇造成自我封閉,所以才這樣。」張宇摸著下巴看著周陌說道。

「那怎麼辦,那成主任的情況也很糟糕,難道線索就這樣斷了?」袁媛皺著眉頭說道,成主任得了個很奇怪的病,氣血虧空到極致,弄不好將成為植物人。

「不會,我來盡個人事。」張宇搖搖頭,他掏出靈蛇針走了過去。

「要不要我幫忙按住他?」袁媛問道。

「不用1張宇走到周陌跟前,用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頭頂,讓袁媛驚訝的是,那周陌居然露出享受到表情。袁媛不知道的是,張宇輕拍他頭頂,暗中向周陌的百會穴輸入少許陽氣,用來梳理周陌混亂的腦袋。

就在這時,他銀針閃電般扎入周陌腦袋上的大穴,然後彈了彈銀針,輸入陰陽二氣來刺激穴位。

「有什麼就問吧,他的情況比較特殊,我的銀針最多能支持他半個小時的清醒時間。」張宇遺憾的說道,緊接著他將周陌腦袋上的銀針一把,只聽到周陌嘆了口氣。

「鬼啊!有鬼1很明顯看到他的眸子恢復清明,他抬頭望向兩人,用手臂抱著肩膀,驚恐的喊道,看來他的記憶還停留在昨天晚上。

「清醒點」袁媛上前說道,可周陌依然不依不饒,最後袁媛忍無可忍,對著這貨就是一耳光,打的他愣住了。

不錯,還算有進步,以前是踢襠,現在直接一耳光,不過這耳光看起來還有效,那周陌愣了愣清醒過來。

「我是警察1袁媛剛把話說完,周陌彷彿看到救星,他撲過來大聲喊道:「嗚嗚嗚,警察終於來了。」

還好袁媛閃過了,她對周陌說道:「說說你們為什麼要去太平間,還有那周治平是不是認識?」

「我不知道,我不認識什麼周治平」周陌眼珠子轉了轉說道,接下來不管袁媛怎麼詢問,他都一問三不知,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把袁媛氣得想揍他一頓。

不過張宇發現個奇特之處,每次談到太平間,那周陌眸子里都會閃過一絲慌亂,恐懼。

「你說不說,信不信老娘打死你1袁媛暴躁脾氣上來,抓住周陌的衣領喊道,完全沒有一絲做淑女的覺悟,不過張宇挺欣賞她這模樣,畢竟真性情的人太少了。

「我來吧1張宇微笑著說道,在兩人驚訝的目光中,他走過去對著周陌的低聲說了句話,那周陌頓時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好吧,我說」周陌舔了舔乾涸的嘴唇艱難的說道。

周陌說出來的東西,連張宇都感到震驚,周陌原本也是混混,偶爾機會認識了成主任,接觸到人體器官這一項,於是他們就想方設法倒賣。

那知道,這方面利潤雖然大,可是貨的來源太少了,他們就開始動太平間里才死的人都主意。

這方面總需要一個膽大包天的人,周治平正好就是這樣,他膽子特別大,經常吹噓自己在墓地里睡覺之類的,當重金引誘時,他就自願裝作死人進入太平間。由成主任提供鑰匙,他半夜三更將才死人的器官偷出來。

這件事情做了幾個月,他們偷了十多具屍體的器官,行為令人髮指。

昨天晚上周治平意外跳樓自殺,周陌和成主任害怕監控錄像會出問題,就跑到太平間里拆掉監控,那知道遇到那女鬼。

「那太平間里真的有鬼,太恐怖了,對了,我記起來了,它好面熟啊!那不是上次我們在林山村遇到的那上吊的姑娘嗎?」周陌突然想起什麼大聲說道。

「林山村在那裡?」袁媛聽到這些,心中怒火燃燒,要不是周陌要繼續提供線索,她都想按著他狠狠的揍一頓。

「林山村就在」當周陌要將林山村地址說出來時,他眸子突然變得茫然起來,然後閃過恐懼,又恢復成那呆呆傻傻的模樣,隨便袁媛怎麼問他他都抱著腦袋不說話,氣得袁媛給了他幾腳。

「算了,他這輩子就這種狀態贖罪吧1張宇冷冷的瞟了周陌一眼說道,他原本還想辦法救他一次,可這種人渣真是死有餘辜,這種狀態算便宜他了。

「恩。」聽到張宇的話,袁媛這才慢慢平靜下來,她聽話的點點頭。

「我先去查查林山村在那裡」說著袁媛急匆匆的離開了,張宇轉頭看了看那捲縮在角落裡的周陌,嘆了口氣,轉頭離開。

這件事情被醫院方面強行壓了下來,對外宣稱只是場意外,誰也不知道居然牽涉那麼多利益關係。

研究所跳樓事件也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很快又被其他新聞所取代,這件事情漸漸被遺忘。

「到底出了什麼事?為什麼屍體會跳樓?」辦公室里王主任暴跳如雷的吼道,這件事情對外沒什麼,對內,在外牛院長打電話回來要求徹查。

所以張宇成了第一目標。

「不知道1當天張宇值夜班,首當其衝的被第一個審問,張宇搖了搖頭說道。

「不知道?我聽保安說你可是第一個出現在現場的人,難道你什麼都不知道?」王主任緊盯著張宇說道,如果要選個背鍋的,眼前這年輕人正好。

又不意思意思,也不是正式員工,幾乎瞬間,王主任覺得這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案。

張宇聳了聳肩,表示完全不清楚,他沒空理這個眼睛不停閃爍的王主任。

他腦袋裡不停的思考著,他覺得這件事情太詭異了,事後他跑到那五樓上查看過,沒有半點痕。

令人更加意外的,他也到處問過,好像所有人都是聽到有人喊跳樓了,才被驚醒的,換而言之,當時那目睹跳樓的人根本不存在。

這件事情太詭異了,張宇眉頭緊皺!

王主任發了一陣脾氣后,這才將張宇趕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