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九十二章 可憐的女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可憐的女孩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這件事情撲朔迷離,張宇也不急,回到寢室等著袁媛的消息。

這幾天他和胖兒,李毅待在一起,同吃同玩,老大李峰走後他們都很珍惜彼此剩餘的時間。

平時張宇不打遊戲的人,都陪著兩人玩了一會兒絡遊戲,不過晚上的時間他都在修鍊天師秘典,每次他想到那女鬼裂開肋骨,噴射黑氣的樣子就感覺很惱火。

當時在狹窄的空間內,他也不敢用小火球符,不然那也是一大助力。

通過查詢系統,他才知道這種鬼也算是鬼兵級別,由於怨氣太過濃烈,並且吞噬了太多的同類,所以這種自然進化鬼兵級別的鬼魂特別厲害,加上她那突然噴射而出的黑氣,能把一個壯年男子瞬間吸凈陽氣,太恐怖了。

就算稀釋過的黑氣就連陰陽二氣護體也抵抗不了,這才是最惱火的。

張宇翻看著系統,發現系統里已經積累了多點魂值,他想了想,兌換了五張小火球符,突然他在系統角落裡發現上次解鎖的霹靂雷符,一看價格,猛抽了口冷氣。

這種明顯大很多的雷符,居然價值點魂值,太貴了,咬了咬牙,張宇兌換一張保命。

又翻了一會兒,張宇這才關閉系統,將干兌換的霹靂雷符從系統里提取出來。一張比普通符還大的黃紙上,用紅色硃砂寫著複雜的符,令張宇詫異的是,那複雜扭曲的符上居然不時有淡藍色的能量流動。

學過畫符大典,張宇知道這種能量具體化的符屬於中階符,威力巨大!

小心翼翼將霹靂雷符收進系統里,張宇繼續轉化著陰陽二氣,直到手機鈴聲響起,才把張宇驚醒。

看了看外面,天還沒亮,手機上也顯示五點過的樣子。

「吵什麼吵,人家還要睡覺呢。」胖兒喃喃道說道,緊接著將大拇指湊到嘴裡吮吸起來,又睡了過去。昨天晚上兩人玩通宵,估計凌晨才回來的。

「我已經找到那林山村了,要不要去看看?」袁媛興奮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找到了?你現在在哪裡?我馬上就過來?」張宇精神一震,他連忙問道。

「你們學校門口,車牌號是」

張宇連忙起床,稍微洗漱一下跑到陽台跳了下去,還好這時候沒人,不然肯定以為他在跳樓。

翻牆出了學校門,張宇看到門口不遠處果然有台小汽車等著,這時候時間不早了,那些賣早餐的人攤子也擺上了,張宇順便買了點油條豆漿,這才上了車。袁媛看起來很疲倦的樣子,一看這幾天沒休息好。

「你這幾天沒睡好覺吧?何必那麼拼呢?來,吃早餐。」張宇問道,將一份早餐遞過去。

「我可不想一輩子都生活在父親的庇護下,上次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根本沒選擇的權力。」袁媛接過早餐咬一口油條說道。

真是一個倔強的女孩子,張宇暗嘆一聲,心中佩服。

「林山村在那裡?你睡一會兒吧,我來開車。」張宇咬著早餐說道。

「好!導航我已經設置好了,你照著開就行了。」袁媛點點頭,捋了捋額頭上散落的髮絲,顯得那麼嬌柔。她利落的吃完早餐后,和張宇交換了位置,拿起一張毛毯靠在後排上閉上眼睛。

她可能是太疲倦了,片刻呼吸就沉重起來,張宇嘆了口氣,扭轉鑰匙,開動汽車向著導航的地方開了過去。

看了看地圖,林山村居然在帝都西郊,是一個不出名的小村子,張宇足足開了兩個小時,這才離開主幹道,順著鄉間小道開了過去。袁媛睡得太沉了,車輛顛簸她也沒有醒過來。

一小時后,導航結束,張宇透過車窗看著這風景秀麗的小山村。

張宇轉過頭去,正好看到袁媛身上的毛毯掉落,她眼睛緊閉,睫毛長長蓋下,俏臉微白,瘦削許多,讓人憐惜不已。張宇嘆了口氣,轉身站起來撿起毛毯給剛要給她蓋上。卻發現她這時剛好睜開眼睛,漆黑的眸子與張宇對視。

這眼神為什麼那麼熟悉,張宇記得溫雅與他對視時,就是這個眼神,充滿了滿滿的情意。

「咳咳,我看毛毯掉了,所以幫你撿起來。」張宇心中砰砰狂跳,臉紅了紅,別過腦袋說道。

「哦,這裡到了嗎?」袁媛彷彿看懂張宇的心理活動,她低著頭問道。

「到了,這裡就是林山村,我們要怎麼尋找?」張宇轉過頭來問道。

「我獲得情報上說那女孩姓林,名雪月,是林山村唯一考上大學的學生,等會遇到人問問吧。」袁媛目光遠眺,張宇也跟著望過去,只見林山村到處綠意蔥蔥,處處炊煙寥寥。

兩人不在停留,關上車門沿著蜿蜒崎嶇的山路走了過去,走了一會兒,遠遠看到一個帶著斗笠的老漢,趕著一頭牛緩緩的走過來。

袁媛和張宇對視一眼,連忙迎了上去。

「老人家,你好1袁媛禮貌的打著招呼。

「你們好,有什麼事情嗎?」老漢好奇的打量著兩個陌生人。

「我們想找一個叫林雪月的女孩,不知道她家在那裡?」袁媛繼續說道。卻見那老漢臉色一變,皺著眉頭說道:「你們是?」

「我們是她同學,來看看她。」張宇笑著說道。

「她啊,她家就在那邊山坡上,你去那裡找找吧。」老漢說完,牽著牛轉身就走。

「你沒覺得那老漢很奇怪嗎?」在路上,袁媛盯著那老漢的背影說道。

「有點,我們先去林雪月家裡問問好了。」張宇說道,他也感到那老頭態度很奇怪,像遇到什麼東西避之而不及。

很快他們登上山坡,果然看到一座磚瓦房,一個中年男人正在房前劈著木頭,根本沒有發現兩人走了過來。

「請問這裡是林雪月的家嗎?」袁媛問道,那中年男人抬起頭眯著眼睛看著張宇和袁媛問道:「你們是誰?」

通過介紹才知道這中年男人就是林雪月的父親林成,當得知我們來尋找他女兒時,特別激動,因為他女兒幾個月沒回家了,也沒有電話打來,讓他們著急的不得了。

「不知道她跑那裡去了,我還記得那天她說句我要去打工賺錢,結果就再也沒有音信。」林成嘆了口氣說道。

張宇和袁媛問了半天也沒問出什麼,聊了一會兒就準備離開。

「這是她最歡的音樂盒,如果你們找到她,記得告訴她我們都在等她。」臨走時,林成遞過來一個音樂盒說道,這個音樂盒是原來最老式的,一扭就會發出叮咚,叮咚的響聲,十分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