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九十七章 沒有病有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 沒有病有傷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溫雅大羞,俏臉通紅,如同鴕鳥般將腦袋埋到張宇懷裡。

「楊老,你怎麼那麼快就來了,快進來坐,溫雅快去倒茶1張宇看到楊老不由笑了,他拍了拍溫雅的背說道。

「你可以這裡的女主人哦。」見溫雅還不動,張宇悄悄在她耳邊說道。溫雅一聽,一下子精神就來了,連忙抬起頭來,急匆匆的向廚房跑去。

「咳咳,我們沒有打攪你們吧?」張宇打開門后,楊老笑著說道。

「沒有,沒有,這幾位是?」張宇好奇的看到當頭那高大的老頭問道。

「這幾位是我的老友,今天來這裡是專門來拜訪你的。」楊老招呼著幾個人坐下,然後拉著張宇悄聲的說道:「我好好的在他們面前秀了一把,他們看到我現在的狀態,眼睛都紅了,這不,專程來求醫的,你只要能治好他們,我保證你在帝都沒有任何人敢欺負你。」

「楊老你說那裡去了,醫者父母心,只要是患者我不會不管的。」張宇笑著說道,他心中一樂,心想楊老感覺挺神秘,難不成這些都是牛人?

「好!有你這句話就行了。」得到張宇的答案,楊老滿意的點點頭。

「楊老頭,你說的張醫生在那裡呢?不會是他吧?這小屁孩就比我孫子大點,嘴上無毛辦事不牢。」聲音洪亮的老頭大聲說道,他歪著腦袋打量著張宇,摸著下巴調侃的說道。

「蔡老頭,別說,你還真有眼力,來來,給大家介紹一下,他就是張宇,我給大家說過的神醫。這幾位是我多年的老友,蔡老頭,劉老頭,趙老頭,田老頭」楊老拉著張宇介紹給大家。

「我靠,楊老頭,你不是開玩笑吧,今天可不是愚人節。」一個姓劉的老頭身材魁梧粗聲粗氣的吼道,他眼角有道疤痕,看起來面目猙獰。

「對啊,楊老頭,這小子如果是神醫,老子名字今後倒著寫1那姓田的老頭抱著手臂說道。

「呸,田老頭你要不要臉,你名字倒著寫還不是田。」楊老鄙視的說道,那田老頭臉皮極厚,根本不會在乎楊老說什麼。

「好了,別吵了,楊老頭不是我們不相信你,這小子年紀太小了。」蔡老頭摸著下巴看著張宇說道。

聽了這幾個老頭吵吵,張宇並沒有生氣,反而覺得他們直爽的可愛,行事中充滿了軍人爽朗的風格。

「蔡老頭,要不要賭一把1楊老頭狡黠的笑著說道。

「怎麼賭,難道我還怕你楊老頭不成1蔡老頭大笑著說道。

「就是,來賭,誰怕誰1旁邊幾個老頭更是吵吵起來。

「你們隨便出一個人,讓張醫生檢查,如果能說對病症的話,就算你們輸,輸了的人就答應張醫生一個條件吧。」楊老笑著說道。

「哦?有點意思,那我來好了。」蔡老頭拍著胸口說道,他仔細的打量張宇,雙眼充滿正氣,眉清目秀,皮膚白皙,他癟了癟嘴,小白臉一個,真不知道楊老頭看中這小子那一點了,居然想讓我們出大血。

想到這裡蔡老頭嘴角微微上翹對張宇說道:「小子,你可要看好了,不然嘿嘿1他掰著手指,發出里啪啦的聲音,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那麼請這邊坐吧1張宇根本沒管他的威脅,微微一笑,指著旁邊的沙發說道。

「你們都先喝茶吧。」這時候,溫雅端著幾杯茶走過來,幾個老頭一看都笑了。

「這小姑娘長得挺俊的,就是這小子皮膚太白了,跟小白臉一樣。」幾個老頭笑著說道。

張宇一聽,不由滿頭黑線,什麼叫皮膚太白就是小白臉,聽到這句話,溫雅漂亮的大眼睛看了看張宇,不由捂著嘴偷笑。

見蔡老頭坐到沙發上,張宇這才走過去,開始檢查他的身體,望聞問切,做的有模有樣的。

很快張宇就發現蔡老頭身體的狀況,他身體在同齡人中算是特彆強壯的,沒什麼大病,唯獨

陰陽瞳術!

沒人看見的是,他眸子太極金光閃爍,他發現蔡老頭的手臂處受過傷,這個傷表面上雖然治癒,可是留下嚴重的隱疾。

那就是疼痛,沒到下雨或者潮濕就會疼痛不已,外葯根本無法解決,因為過了那麼多年,很多陰寒聚集在體內,通過蔡老頭肌肉細微的抽搐,他能體會到蔡老頭平時強忍著什麼樣的疼痛。

張宇不由用敬佩的目光看著蔡老頭,這時候蔡老頭見張宇忙碌一陣,不由不耐煩的說道:「小子,你到底檢查出什麼來了沒?」

「請問您平時吃止痛藥嗎?」張宇突然問道,聽到這句話蔡老頭滿是皺紋的臉不由抽搐一下。

「蔡老頭你平時還吃止痛藥?」楊老頭好奇的問道。

「什麼止痛藥,老子從來不吃止痛藥,小子你別胡亂瞎說。」蔡老頭裝作不耐煩的說道,心中卻劇烈震動,難不成這小子還有兩下子?

「到底怎麼回事?蔡老頭到底什麼病?」楊老連忙問道,別看兩老頭平時不停的抬扛,可是還是很關心蔡老的身體。

「蔡老的不是病,而是傷1張宇信心十足的說道,旁邊溫雅一直盯著張宇,她最喜歡看到就是張宇自信的模樣,漂亮的大眼睛里閃著莫名的光芒。

「傷?開玩笑吧,蔡老頭什麼時候受的傷?我說你這小白臉會不會看病啊1田老頭吹鬍子瞪眼的說道。

「哼,你這老頭怎麼說話的」聽到那老頭的話,溫雅急了,她連忙站出來反駁。

「溫雅,別急!田老只不過是關心蔡老的身體,沒什麼的。」張宇微笑著制止溫雅,溫雅氣呼呼的翹著桃紅的小嘴,狠狠的瞪著那田老。

「蔡老頭,你說話啊,該不會是真的吧?」田老頭感覺有點不對,平時這時候蔡老頭早就跳出來大罵了,這時候他詭異的居然沒說話。

「小子,你說傷就是傷吧,那我問問你我那裡受傷了?」說著蔡老頭還專門站起來,揮舞著雙臂又原地跑了幾步,隨便怎麼看都是一副正常人的模樣,就連溫雅也著急起來,搖了搖張宇的胳膊。

「這裡」就在眾人望向張宇時,張宇微笑著指著蔡老頭的胳膊說道,讓蔡老頭驚訝的是,這小子指的地方那麼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是槍傷,傷口當時沒有養好,又傷上加傷,表面上痊癒了,但手臂內部還留有隱疾」張宇笑著說道。

「嘶1聽到張宇的話,饒是蔡老頭見多識廣,也忍不住抽了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