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三百九十八章 槍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 槍傷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這番話說七老八十的老醫生說出來的到沒什麼,偏偏這小子還那麼年輕,居然有如此見識,真是妖孽啊!

眾老頭聽了張宇的話,忍不住望向蔡老頭,他們從來不知道蔡老頭身上有傷。

「難不成是那次的傷?」楊老突然想起什麼,他不由得問道,許多年前,他們還和張宇一樣年輕,為了革命事業灑熱血,那次他們去見一個線人,提供敵人的消息,那知道被敵人埋伏,蔡老頭為了掩護他們獨自引走敵人。楊老還以為他死了,懊悔不已,後來他被安排政工工作,直到幾年前才重新再次見面,蔡老頭不說,他根本就不知道蔡老頭身上有傷。

「呵呵,那你有辦法治療嗎?」蔡老頭微微點點頭后,又轉頭問張宇,他的表情沒有開始的輕視,變得比較慎重起來。

眾老頭一陣大嘩,這句話就表明蔡老頭承認張宇說對了,剛才喝斥張宇的田老頭有些尷尬,倒是溫雅興奮起來,她驕傲的看著張宇,那麼專註。

「可以看看傷口嗎?」張宇沒有回答蔡老頭的話。

「可以1蔡老頭麻利的脫掉上衣,露出手臂。

「唔1看到蔡老頭手臂上的傷口,溫雅捂著驚叫起來,肱二頭肌處,彷彿一大塊肉被刀子挖走,露出一個肌肉糾結在一起的洞,猙獰恐怖。

「這」眾老頭吃驚的看著他手臂上的孔洞,經驗豐富的他們瞬間就認出那是三八大蓋咬的。

「老傢伙,你怎麼不早說?」楊老激動的說道。

「說了有用嗎?我看了那麼多醫生都沒用。」蔡老頭翻了翻白眼說道。

「一定很痛吧?」溫雅咬著嘴唇問道。

「其實也沒啥,就是下雨冬天有點」蔡老頭笑著說道。

「怎麼樣?他這樣子能否治療?」楊老轉頭搓著手著急對張宇問道。

「對啊,有什麼辦法,他好可憐哦1張宇還沒說話,感覺被人拉了拉衣袖,轉過頭來發現溫雅低聲說道,張宇微笑著拍了拍她手背,轉身緊盯著蔡老頭的手臂看起來。

陰陽瞳術!

張宇再次使用瞳術,這時蔡老頭也盯著張宇,突然間他發現張宇渾身氣勢一變,特別那雙明亮眼睛,突然變得深邃起來,猶如宇宙中的星空。不過這種感覺一閃而逝,這讓蔡老頭表情怪異起來,他直覺覺得眼前這個小子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肌肉萎縮,神經細胞受到重創

張宇邊看邊嘀咕著,不過這些都是西醫微觀上的理論,他最常用的還是中醫的宏觀理論,透過陰陽瞳術,他發現蔡老頭手臂處洞口陰體受損嚴重,如果用陽氣修復陰體,然後用陰氣輔助,或許

他突然發現醫鬼是修復魂體,而醫人生修復肉體,兩者都是相輔相成的,難不成最早醫鬼也是為了醫人?張宇靈機一動,結合腦袋裡的知識,他突然有所悟。

眼前彷彿打開了一個新的大門,他興奮起來。

「我可以試試,再不濟也可以止痛。」張宇點頭說道,當張宇說這話時,楊老鬆了口氣,在他看來張宇說試試,把握就有點大了。

「真的?」蔡老頭興奮起來,這手臂平時就隱隱作痛,到了雨天和冬天更是疼痛難忍。如果能止痛也不錯,畢竟忍著也不是辦法,止痛藥他從來沒吃過,那玩意吃多了,死的更快。

蔡老頭看到過一些死掉的戰友,都是大把大把吃止痛藥,結果很早就死了。

「當然是真的。」身邊溫雅翻了翻可愛的白眼說道,居然敢質疑我們家張宇,哼!

「這小丫頭伶牙俐齒的,小子好福氣啊1蔡老笑了,拍了拍張宇的肩膀說道。拍肩膀是下意識的,但拍過後,蔡老又吃驚起來,他的手勁是知道的,拍下去普通士兵都受不了,想不到眼前這清秀的小子就跟沒事人一樣,他不由對張宇更感興趣了。

「麻煩您將手臂叉腰。」張宇叮囑道,蔡老頭點點頭,照做了。他好奇的看著張宇拿出一個針帶,然後從裡面抽出幾根蛇頭針,那蛇頭栩栩如生,造型各異,一看就不是凡品。

張宇略微思考,手中靈蛇針不停的扎入蔡老頭手臂穴位,后枝,天井

看到張宇熟練的手法,幾個老頭都目瞪口呆的望著,久病成良醫,這些老頭身體多多少少都有問題,再加上年紀大了,看病吃藥如同家常便飯,針灸更是沒少扎。

他們那裡見過那麼快認穴的速度,就算是一些老針灸醫生,也不敢學張宇,生怕扎錯位置,導致病情嚴重。他們不知道張宇身體素質是普通人的十幾倍,再加上他超強的記憶力,才會有此表現。

當靈蛇針扎進手臂后,張宇使用太乙九針之一的祭天針,在扎入瞬間引導大量陰氣或者陽氣,並利用彈針來控制陽氣或者陰氣進入人體穴位的頻率。

「有沒有什麼感覺?」旁邊幾個老頭著急的問道。

「好像有點熱又有點涼」蔡老頭遲疑的說道,他感覺到那些扎入手臂的銀針,或熱或涼,這種矛盾的感覺太奇怪了。

「到底是熱還是涼?」楊老好奇的問道。

「熱,哇,好燙1突然蔡老頭大叫起來,他表情極其誇張,嚇了眾人一跳。

「忍忍1張宇表情嚴肅的說道,彷彿命令般,蔡老頭沒動了,他強忍著胳膊滾燙,肉眼能看到那皮肉都紅了起來。

「難不成是為了驅除蔡老頭手臂內的陰寒?」楊老猜測道,張宇微微的點點頭,確實如此,根據陽氣的流動,他能感受到陽氣進入體內后,與他手臂細胞里的陰寒之氣相互融合,等驅除完陰寒之氣后,銀針里的陰氣將過剩的陽氣融合,達到平衡。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還是挺難的,張宇必須時刻控制陰陽氣的量和頻率,防止過剩。

由於過度集中精力,他額頭上很快冒出密密麻麻的汗水,溫雅心疼的用手帕替他擦拭著。

「呼,好了,今天就到這,以後每天扎一次,最多一周就差不多了。」半個小時后,張宇鬆了口氣,將所有銀針捻出來,消毒,然後放好。

蔡老頭這時候還楞著,他感覺手臂彷彿浸泡在溫水中,舒服到極點,那麼多年了,他終於鬆了口氣。傷口處那陰冷的感覺也減少了許多,他站起來活動活動手臂,做出各種動作。

「怎麼樣,好點了嗎?」眾老頭著急的問道。

「好多了,手臂也不痛了,小子,手藝不賴嘛。」蔡老頭笑著說道,對張宇真是滿意之極。

「嘿,也不看看我推薦的是什麼人。」看著一群老頭吃驚的樣子,楊老得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