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四百章 賴皮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章 賴皮張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幾分鐘后,在紅毛結結巴巴的話語中,張宇終於明白事情的經過,周曉芸與前夫張承遠離婚後,張承遠不知道怎麼回事染上了賭博,把家裡輸的精光,那女人見他這樣沒出息,也離他而去。

張承遠心中不痛快,又跑去賭博,輸得更多,輸得多借的就多,他找德哥借了幾萬塊高利貸,還以為可以翻本,那知道那幾萬塊瞬間就輸的乾乾淨淨。

德哥找他要債,他逼得沒辦法,正好又打聽到周曉芸在程遠教書,於是德哥就拉著張承遠來這裡要債。

真是不要臉,當時茜茜沒錢治病,他一分錢也不出,這下出事情了,他還有臉來要債。張宇怒氣沖沖的一腳將紅毛踢暈,轉身向樓上跑去。

在房間里,周曉芸原本高高興興的準備大桌飯菜等著張宇到來,那知道敲門進來的居然是那刻骨銘心的人,張承遠。

「張宇你來了?怎麼是你?你來這裡幹什麼?」周曉芸笑容瞬間消失,她滿臉鐵青,連忙關門。

「芸芸是我啊,你讓我進去吧。」張承遠抵著大門說道,他看到周曉芸那美麗性感的容貌,心中微微有些後悔,難道當時自己是被豬油蒙了心了?

周曉芸力氣比他小,被張承遠強行推開門闖了進來,周曉芸只好退後幾步,她情急之下,抓了跟麵棒拿在胸前。

「喲,美女耶,賴皮張你好享受啊1這時候一個光頭矮子走進來,他穿著唐裝,左手拿著茶壺,右手拿著念珠,看到周曉芸后驚若天人,不由的喊道。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快點離開這裡,否則我就報警了。」周曉芸咬著嘴唇喊道,她摸了摸手機,頓時心中一涼,手機在做飯的時候放到廚房了。

她突然轉身向廚房跑去,那知道張承遠早就識破她的行動,越過她堵住廚房門說道:「別急啊,今天我們來就是想商量點事情,芸芸,看在我們多年夫妻的份上,借十萬塊錢給我應應急怎麼樣,我一定還你。」

張承遠緊盯著周曉芸因為憤怒而起伏的胸口,眼睛露出貪婪的光芒。

「我那裡來的錢?離婚的時候你拿走了一切,茜茜生病還是我東拼西湊的,那時候你又在那裡?」周曉芸眼淚花花的喊道,心中太多心酸一下子就爆發出來,說的張承遠羞愧不已。

「賴皮張,你欠款今天到期了,拿不出來,老子叫麻子剁掉你一隻手。」那德哥惡狠狠的吼道,他身後走出一個壯漢,凶神惡煞,滿臉麻子。

「芸芸,你幫幫我吧,我這也是走投無路啊1張承雲哀求道。

「我真的沒錢了,你別來求我。」周曉芸咬著牙,毫不留情的說道。當年她也是這樣哀求張承遠不要離開她,不要離開茜茜的,可是張承遠也毫不猶豫跟著那女人走了,弄的家破人散。

「麻子,剁掉他的左手」德哥貪婪的盯著周曉芸完美的身材說道,那壯漢麻子猙獰笑著,抽出一把長長的西瓜刀走過來。

張承遠一看急了,他連忙說道:「德哥,給我幾分鐘的時間,幾分鐘就好。」

「芸芸,求求你了1

「我真的沒有」周曉芸搖著頭說道,張承運激動起來,他瘋狂大喊說道:「麻痹的,周曉芸你這個賤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旁了個醫生,才走到今天的,今天你如果拿不出十萬塊,老子就弄死你。」

周曉芸吃驚的看著張承遠,想不到他如此絕情,面目猙獰的可怕。她完全死心了,面無表情的看著張承運。

「兩夫妻間吵什麼,不如這樣,賴皮張,你讓這位美女陪我幾晚上,你的高利貸我全免了。」德哥貪婪的說道,眼珠子一刻不停的在周曉芸身上打著轉。

「死婊子聽到沒有,你只要陪德哥幾晚上就行了。」張承遠見撕破臉皮,大喜的對周曉芸說道。這時候的周曉芸哀大過於心死,她淚流滿面的大聲吼道:「滾!你馬上給我滾出去,我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

「麻痹的,你這臭婊子,老子弄死你1張承遠見狀惱羞成怒,他舉起手臂,對著周曉芸一巴掌扇過去。

站在後面的德哥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眸子里閃爍著變態的光芒。

「誰?」突然外面手下大聲喊道,還沒等德哥反應過來,連續的慘叫聲響起。

德哥突然感到身邊一陣旋風刮過,耳邊響起一聲暴喝:「住手1

眼看手掌要扇到周曉芸嫩白的臉頰,張承遠心中泛起病態的快感,突然他感覺手臂彷彿被鐵鉗夾住,轉頭一看,一個年輕人憤怒的看著自己,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臂。

「周姐你沒事吧?」張宇看到周曉芸雨帶梨花帶模樣,心中一痛,連忙將她扶起來說道。

「我沒事。」感受到張宇粗壯有力的臂膀,周曉芸像找到主心骨,抹著眼淚說道。

「喲,看看這是誰?周曉芸你的小白臉來了。」張承遠腦袋裡靈光一閃,他使勁的拽回手臂,冷冷的說道。

「你胡說」周曉芸一聽急了,大聲說道。

「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不是被這小子包養了,你怎麼可能進入程遠小學?」張承遠冷笑著說道。

「你」周曉芸聞言肺都要氣炸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卑鄙無恥的人,她指著張承遠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們趕快滾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張宇眸子中怒火滿滿,他一字一句的說道,目光里冒出的殺氣讓張承遠雙腿發軟,頭皮發麻。

「咳咳!賴皮張,還楞著幹什麼?」這時身後響起德哥咳嗽的聲音,張承遠轉頭瞟了瞟那滿臉橫肉的麻子,好歹恢復點勇氣。

「小子好狂的口氣,你和周曉芸這賤人干過什麼我不管,今天你只要掏出十萬塊錢,我立馬轉身就走。」張承遠抱著手臂,一臉賴皮的說道。

「你張承遠這沒良心的,你的良心真的被狗吃了嗎?」周曉芸眼淚嘩嘩的流下說道。

「賤人,背著我在外面搞男人,老子不弄死你就算好的,快點拿錢。」張承遠大聲說道。

「你有本事再罵一句」張宇眸子里冒著濃濃的怒火,他低聲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