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四百零一章 有本事打我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一章 有本事打我啊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賤人,賤人,你有本事打我啊啊1張承遠仗著自己身強力壯,大聲喊道,他還以為張宇不敢打他,剛喊了第二聲賤人時,突然張宇人影一閃,對著張承遠那張討厭的臉就是一擊鞭腿。

「啊1慘叫聲響起,張承遠感覺被狂暴的犀牛踹了一腳,一股大力傳來,他慘叫一聲被踢飛幾米遠,貼在牆壁上滑落。

「好小子,居然敢在老子面前打人,麻子,弄斷他的左腿。」德哥臉色難看起來,在他看來踢張承遠那一腳就像踢到他臉上,他轉頭對身邊的壯漢說道。

「好1麻子活動著手腕和脖子,發出里啪啦的響聲,他猙獰的笑著走了過來。

張宇眼神一凝,麻子的身材太強壯了,如同一堵牆壓過來,給人驚人的壓迫力。

「張宇,你快走」周曉芸看到麻子的身材,絕望之際使勁的推了推張宇。

「周姐,別怕沒事的。你先進房間里好嗎,這裡我來就行了。」張宇微笑著說道,麻子雖然強壯,但他還沒有放在眼裡。

「可是」周曉芸咬著嘴唇,最終被張宇推進房間里,然後別上門。

「死1麻子見張宇大難臨頭了還有心思和女人調笑,不由大怒,他大步走過去,兩雙大手如同鐵鉗伸向張宇的雙肩。

那知道張宇身入泥鰍,瞬間就滑了出去。

「打殘就可以了,別打死了。」德哥得意的看著麻子,十多個壯漢都不是麻子的對手,更別說這小白臉了,他抹著下巴那撮鬍鬚緊盯著周曉芸轉著眼珠子。

看這兩人關係那麼親密,等會讓麻子遲緩動手,說不定還能一親芳澤。

這時候麻子一拳轟向張宇,在德哥和張承遠興奮的眼神中,張宇舉起拳頭對轟過去。

凄厲的慘叫聲和骨折聲響起,令德哥和張承遠目瞪口呆的是,麻子捂著不自然變形的手臂,連續後退幾步。

「弄他嘶1張承遠激潰缺了兩顆牙的嘴巴漏著氣。可他話還沒說完,眼前一幕變了,他彷彿被掐著脖子的公雞,一口氣上不來,差點把自己噎死。

德哥吃驚的拔掉了幾根鬍鬚,毫無知覺的站在那裡。

「這這」兩人嘴巴一張一合如同瘌蛤蟆一樣,半響說不出話來。

感受到手臂疼痛,麻子瘋狂的大吼著,他前進幾步,對著張宇瘋狂的撞了過去,那知道張宇輕飄飄的一讓一帶,那麻子巨大的身軀撞到牆壁上,整個樓房都在顫抖。他兩眼一翻,直接暈菜了。

這時候,守在外面的幾個德哥手下相互攙扶著走進來,顫抖著如同打了敗仗的殘兵敗將。

「嘶1看到這場景,德哥手中的茶壺啷掉在地上,渾身顫抖著。

「你還要不要錢?」這時張宇走過去,一隻手抓起張承遠的衣襟,啪啪給了他兩耳光說道。

「麻痹的賤人,小白臉」張承遠心中一橫,脖子僵硬的吼道。

「你說什麼?」張宇臉色一變,啪,又給了他一耳光,扇的他嘴角迅速腫了起來。

「小白臉,老子告訴你,有種你弄死我啊,如果我沒死,這事我們沒完。」張承遠充分發揮賴皮張的稱號,瘋狂的咆哮著。

「是嗎?那就來試試。」張宇冷笑著繼續給他耳光,幾個耳光下來,張承遠臉腫的像豬頭一樣,他依然喋喋不休的罵著。

於是就出現一個讓德哥心悸的場面,張承遠不停的罵著,張宇認真的扇著耳光。

張承遠罵一句婊子賤人,張宇就扇一個耳光。

開始張承遠還大聲的吼著,到了後來嘴巴也腫了,腦袋也被扇暈了,這還是張宇刻意控制力量的結果,他惱怒這人辱罵周曉芸,決定給他點顏色嘗嘗。

「求求你,饒了我吧1幾十耳光下來,張承雲臉腫的像豬頭,心中膽氣徹底被扇沒了,他開始求饒,張宇沒有理他依然十分認真。

醒過來的麻子驚恐的盯著張宇,艱難的吞了吞口水。

認真的男人確實很帥,但是認真打人的男人就更加恐怖!

德哥幾個人眼睜睜的看著張承遠被打成豬頭,自己卻興不起半點的勇氣阻擋。

「我再也不找她的麻煩了。」張承遠指天搶地的哭喊道,張宇這才鬆開他,任由他像一潭爛泥似的躺在地上。

「對了,你剛才那隻手要打周姐?對了,左手。」張宇摸著下巴說著,他突然對著張承遠的左手踏去,骨折聲與慘叫聲瞬間響起,張承遠翻了翻白眼底暈了過去。

「至於你們,是不是考慮下賠償損失啊?」張宇轉過頭來,微笑著說道,在德哥眼中卻不亞於惡魔。

「你居然找我要損失」德哥轉頭望了望身邊,發現幾個混混就連麻子也都低著頭不敢看他,不由艱難的吞了吞口水。這種人典型的欺軟怕硬,他連忙掏出幾張軟妹幣放在桌子上,卻見張宇抱著手臂微笑的看著他不說話。

「你們,把錢都掏出來。」德哥連忙對他手下混混說道,片刻,桌子上上堆了大堆零碎鈔票。

德哥等人徹底怕了,他們夾著尾巴,拖著死狗般的張承遠灰溜溜的走了。

目送那波人離開,張宇這才關上大門,轉身去開房間門,剛開房間門就感到一陣香風撲了出來,周曉芸緊緊的抱著張宇。

「好了,好了,乖,沒事了。」感覺到周曉芸渾身顫抖,張宇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部說道,滿手膩滑。

「我好怕,好怕啊!今天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周曉芸后怕的說道,雙手緊緊將張宇抱祝

這時張宇才尷尬的發現周曉芸豐滿壓在自己胸口,差點喘不過氣來,不過感覺特別好,特別有彈性。鼻尖滿是她青絲的香味,張宇感覺一團火熱從下面直衝腦門,某處直接有了反應。

感受到張宇的反應,周曉芸也是過來人,她先是愣了愣,片刻臉頰紅暈,感受到張宇身上的男子氣概,耳邊是他沉重的呼吸,周曉芸雙腿一軟,全身幾乎貼在張宇身上。

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曖昧起來,彼此能聽到對方的呼吸。

張宇感覺到口乾舌燥,他摟住周曉芸的細腰,剛想有所動作,突然敲門聲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