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四百零四章 東瀛陰陽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四章 東瀛陰陽師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張宇離開醫院后給徐老打了個電話,讓徐老安心后,張宇回到學校,意外看到李松在校門外的攤子上吃水餃,那紅彤彤的紅油水餃吃的李松不停大呼過癮。

「這邊,這邊」看到張宇,李松連忙揮手招呼。

「老闆,再下一斤抄手1招呼完張宇,李松轉頭對攤子老闆喊道,老闆點點頭,揭開滿是蒸汽的鍋蓋,將一盤水餃倒了進去。

「今天怎麼有空來這吃東西?」張宇接過李松遞過來的筷子,夾了個水餃,沾上紅油咬了一口問道。

「還不是古齋大會的事情,你準備一下,明天早上我來接你。」李松笑著說道。

張宇點點頭,眼睛充滿興奮,他也想看看這古齋大會到底是幹些什麼,不由期待起來。

「對了,有件事情給你說一下,關於上次那東瀛人的。」李松表情變的嚴肅起來。

「我們已經有點線索,流刀一族這次確實派了幾隻小隊進入華夏,估計就潛伏在帝都里,領頭的是上井飛羽,我們估計他們有可能是針對古齋大會。」李松邊吃邊說道。

「古齋大會不是修道者大會嗎?還怕那流刀一族?」聽到這裡,張宇詫異的問道。

「實力上確實不怕,可是上井飛羽是東瀛前三的高手,陰陽師,實力突破快要突破築基,不可小視,如同論起偷襲,估計普通築基期的修道者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李松嘆息道說道。

「陰陽師?很厲害嗎?」張宇感覺這個詞在那裡聽過。

「你難道沒看過東瀛的動漫?」

「呵呵,還真沒有」張宇慚愧的說道,他多數時間都在看書學習,那有時間去消遣。

「陰陽師大多使用式神做武器,將一些凡人看不到的下階靈體、神怪稱為「式神」。普通以剪紙而成形,可以利用符咒控制所招喚出來,連人的魂魄都可以使用,也有以活的生物為憑藉做為式神,但此多為蠱物,也就是做咒詛用。所以極其陰險恐怖。」李松解釋道。

「這不跟鬼使都一樣嗎?」張宇心裡嘀咕道,不過東瀛的歷史他也清楚,當年徐福求仙丹,將大多中原法術也跟著帶了過去,只不過是換了個名稱而已。

「別小看那陰陽師,他們擅長操縱式神幻化成其他人的模樣,進行暗殺,效率特別高。十多年前清元派的掌門人清元公,原本是築基中期的高手,他在東瀛辦事,不小心惹了什麼人,當天夜裡就被人暗殺,情形特別詭異!清元派至今都沒查出是誰殺了他,清元派也隨之沒落。」李松嘆息的說道。

張宇越聽越心驚,築基中期高手居然被人殺了,這些人也太恐怖了。

「三四郎的事情估計他們都知道了,不過你別擔心,他們一時半會還查不到你這裡來。」見張宇低頭不語,李松還以為他害怕了,不由笑著說道。

「不過不用怕,即便是告訴他們又怎麼樣,帝都是我們華夏的地盤,他們也不敢搞什麼鬼。」李松霸氣十足的說道。

這句話讓張宇聽的熱血沸騰,聊了一會兒古齋大會的注意事項,無非就是別亂走,跟著他屁股後面等等。

兩人幹了兩斤水餃后,這才抹著嘴巴分別開來。

張宇回到寢室,正好看到胖兒和李毅在收拾行李,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已經拿到畢業證了,正打包東西趕今天晚上的火車離開。

「唉,你們這就走了?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張宇感慨道。

「放心吧,你現在工作也穩定了,有空可以到家鄉來找我,到時候我請你吃我們家秘制的醬豬蹄,那味道,哎呀口水都流下來了。」胖兒一臉讒樣的說道。

「老四,天下那有不散的宴席,這樣吧,我現在給老大打電話,我們約個時間,比如每隔幾年見一次面,到時候還能好好聚聚。」李毅笑著說道,他的建議讓胖兒和張宇眼前一亮,連忙打電話給李峰。

李峰聽到建議后,不由大聲叫好,他們很快約定每三年聚會一次,一鬧之下,那濃濃的離別傷感消散了很多。

收拾完畢后,張宇開車送胖兒,李毅去車站,直到他們上了火車后才依依不捨得離開。

回到學校,張宇又去成輔導員辦公室拿了畢業證,和成輔導員聊了一會兒后,這才回到寢室,走在寢室樓層上,發現這裡清靜了許多,很多學生為了打工,都提前離開了。

往日熱鬧場面看不到了,他回到寢室,收拾完東西,望著空空的寢室,回想起幾年來在這裡的酸甜苦辣,不由嘆了口氣。

關掉寢室大門,將鑰匙交給看門的大爺,然後背著東西走出學校。他一股腦的將東西甩上車後備箱,回頭望了望學校大門,轉身上車長揚而去。

花了半天的時間將東西放在別墅里,整理好,他這才鬆了口氣。

緊接著他給爺爺打電話,原本他期望將爺爺接到帝都里來生活的,那知道他根本不願意過來。張宇無奈,勸了幾次后只得作罷,奈何現在事情比較多,他只有等什麼時候休假回去看看。

「還有件大事你要抓緊啊1要掛電話時,爺爺突然很嚴肅的說道。

「啥事?」張宇好奇的問道。

「那個終身大事你要抓緊了,乘著我還有點力氣,可以幫你帶帶小孩。」爺爺笑著說道。

「咳咳1張宇差點嗆死,一陣胡侃將爺爺唬弄過去,這才掛斷電話。

不孝有三,無後最大,可是張宇覺得自己還年輕,應該在事業上有所成就,至少有車有房吧!貌似都有了,他抓了抓腦袋,懷著某種奇怪的心思給溫雅打電話。

「什麼?要回去一趟住幾天,那好吧,拜拜1張宇苦逼了,想不到溫雅拿到畢業證后要回去。

想到這裡他嘆息了一聲,強壓住心中的火氣,走到房間里入定,開始修鍊天師秘典。

當進入玄之又玄的境界時,他內視丹田的陰陽二魚,已經轉動過半,這段時間修鍊根本沒有落下,反而更加刻苦了。在三四郎身上他感覺到深深的危機,普通的流刀一族小卒子都能和他打的旗鼓相當,必須儘快提高修為。

他隱約有很強的危機感,流刀一族會找上門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