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八百六十七章 震驚的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七章 震驚的消息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那老者走後,趙通反身坐下來,低頭沉思著。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感受到什麼,目光投向門口,只見幾個屬下走了進來。

「怎麼樣?東西找到了嗎?」趙通猛的站起來問道。

「沒,我們什麼都沒找到」那幾個屬下搖了搖頭道。

「張一凡呢?」趙通皺了皺眉頭道。

「我們並沒看到他」那胖子抓了抓腦袋,眼睛透出一絲迷茫。

「沒有?廢物1趙通手掌猛地拍向桌子,不由怒吼道。

「請趙師兄責罰」那幾個人都嚇得跪倒在地上,渾身顫抖的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把情況詳細的給我說一遍。」趙通緊盯著他們問道,那幾人又把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趙通終於聽出點什麼,他邁步走了過去,在幾人緊張的目光中,他圍著當頭的胖子四周看了看。

「算了,你們先下去吧1彷彿發現點什麼,趙通眼睛閃過一絲厲色,他想了想說道。

「是,是1那幾個人大喜連忙退了下去。

「想不到被人剝離了記憶?」等眾人離開后,趙通冷哼著說道。

片刻時間后,一個紙鶴從他屋子裡飛出,向遠處飛去。不久以後,那紙鶴又飛了回來,趙通拆開一看,臉上露出驚喜。

「1在丹霞峰的住所里,酒罈子碎裂聲響起。

「好酒,好酒1狄秋白醉醺醺的大聲吼道。

從擂台下來後幾天,他將自己關在屋子裡,面容憔悴,衣裳散發著一股臭味和酒味的混合味道,十分難聞。房間里也丟棄著大大小小的酒壺,屋子裡已經沒有下腳的空間。

自己居然連個昔日垃圾都打不贏,煉製了那麼久的長劍也被斬斷了,狄秋白慘笑著。他不是沒有想過一血前恥,以目前的修為他不是張宇的對手。

咕咚咕咚喝了將酒壺喝個底朝天,他拿著抖了幾下,順手丟了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門外響起敲門聲。

「誰呀?」狄秋白醉醺醺的大聲吼道。

「是我,趙通1門外聲音相當熟悉。

「趙師兄,你來幹什麼?我現在沒有心思見客。」狄秋白頭暈目眩的說道。

「我給狄師兄帶來一個好消息,一個能讓你重整旗鼓地消息。」趙通笑道,聽到這句話狄秋白渾身一震。

嘎吱,木門打開了,狄秋白蒼白的臉露了出來。

「剛才多有得罪,還望趙師兄海涵1狄秋白渾身酒氣的鞠躬說道。

「沒什麼,人之常情。」趙通彷彿沒有聞到酒味,他笑道。

「屋裡太亂,趙師兄這邊請」兩人來到隔壁房間坐了下來,狄秋白泡了壺好茶,兩人坐了下來。

「還請趙師兄示下!只要能一血前恥,我什麼都做。」閑聊幾句后,見趙通只聊風月,狄秋白忍不住說道。

趙通微微一笑,勾了勾手指頭,狄秋白連忙將腦袋湊了過去。趙通在他耳旁還說點什麼,狄秋白聽了后瞳孔猛地縮了縮。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狄秋白沉默片刻,舔了舔乾燥的唇抬起頭問道。

「你可以奪回你自己的榮譽和地位,而我們則要回我們的東西,很公平是不是?當然,你也可以不答應,那你這輩子就要活在張一凡的陰影下。」聽到張一凡三個字,狄秋白的眼睛紅了。

「只要能弄死張一凡,我幹什麼都行。」狄秋白咬了咬牙說道。

聽到這句話,趙通笑了,他從戒指里掏出一對長劍遞給狄秋白說道:「此雌雄雙劍劍名清風,明月,乃三品極品飛劍,希望狄師兄不要推辭。」

「這狄某人必當竭盡全力。」狄秋白接過那對極品飛劍,眼睛都紅了,如果當時有這對飛劍,怎麼被張宇的飛劍斬斷。

聽到狄秋白的承諾,趙通笑了。

這幾天劍道宗門都在緊張的忙碌著,內門弟子選拔賽是每個宗門特別重要的賽事,大清早劍道宗門的長老們都集中在巨劍頂部的大殿里商議此事。

「今年的內門弟子選拔賽大家還有什麼看法?」劍道宗門門主曹元坐在大殿中央朗聲說道。

「稟告門主,屬下有建議。」一個穿著華麗的老頭站起身來拱手說道,他叫譚永信,是長老之一。

「譚長老,您請說。」曹元點了點頭說道,這個譚長老可是三朝元老,備受尊敬。可當他抬起臉時,能看到他就是在趙通那裡的老者。

「我建議今年內門弟子選拔賽換個方式,優勝劣汰1當譚長老的聲音在四周回蕩時,周圍的長老們先是愣了愣,緊接著議論紛紛。

「優勝劣汰?這不不合適吧。」主管武備的劉章老皺著眉頭道,所謂的優勝劣汰就是放十個星光石在巨劍空間里,讓參賽的弟子爭奪,獲得星光石一定時限后才能從空間回到中門,即可獲得內門弟子的資格。

這淘汰賽太過殘酷,每次都有大量弟子被打的傷痕纍纍,更有弟子在巨劍空間里死亡。

後來某次爆發大量弟子死亡事件,淘汰賽就被宗門否決了,現在每次內門弟子選拔都是通過測試,擂台來確平,相對更加溫和。

「我不同意,五十年前的事件大家都知道,不能讓悲劇重演。」另外一個長老也反對。

「或許譚長老提出這件事,肯定有他的理由,我們還是少安毋躁,聽聽譚長老怎麼說。」旁邊和譚長老相熟的小老頭程長老說道。

「哦?那譚長老您說1曹元也很好奇,譚長老能給出什麼理由。

「或許大家不知道,我們從丹道宗門的暗子傳回來的消息。他們在丹道宗門附近,發現了鬼域人的蹤影。這件事情還請門主見諒,因為我害怕這件事有誤,特別叫人探查情況,今天才得到消息。」譚長老的聲音在大廳里回蕩。

鬼域人?這個消息太勁爆,大殿里瞬間炸了。鬼域代表著死亡,上次的三界大戰的殘酷還能從史書典籍里找到。

「消息準確嗎?」曹元也微微吃驚,想不到又見到鬼域人。

「報告門主,這個消息屬實,丹道宗門收縮靈石礦脈的防線,還有丹道宗門南邊一個小村子被屠,這裡面充滿了鬼域人的痕。」譚長老的話句句震驚。

「這也是為什麼我建議開啟淘汰賽,以應對未來的挑戰1譚長老說著對曹元拱了拱手。

「這樣說來也有道理,弟子們的實戰能力太差了。」

「對,我也建議開啟淘汰賽。」大部分長老被譚長老說服,他們議論紛紛。

「這件事情我會考慮的,今天的會議就先到這裡,大家先下去。「曹元略為思考了一下朗聲說道。

」是1所有長老見門主這樣說,連忙都站起來,拱手行禮,然後三三兩兩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