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朝天闕>第165章 盜洞,神秘莫測的地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5章 盜洞,神秘莫測的地宮

小說:朝天闕| 作者:侯之青銅| 類別:同人競技

人魚油,又稱人魚膏,是古時用人魚熬制而成的油膏,常放在地宮中供照明之用。據《史記》載,秦始皇為:「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久之。」由此可見,以人魚油為「不滅久之」的長明燈,自古就有。

有人魚油,就一定會有長明燈;有了長明燈,就不用再在這漆黑的甬道里摸索了。

這也正是劉馳馳突然無比興奮的原因。

「有,有。」楊一六忙放下自己的背囊,取出準備好的火摺子遞過來。

劉馳馳接過來,重新摸索回他們剛才進來的門邊。果然石門上的凹槽還在,伸手再去摸那隻油膩黏手的石盤,不正是一隻盛滿人魚膏油的長明燈盞嗎?

「你確定沒問題?」李默余突然伸出一隻手按在他手上問道。

劉馳馳明白李默余的意思,一旦這空氣中還存在著瘴毒之氣,他此時點燃長明燈無異於自取滅亡。

他重又抬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確定跟洞口處所聞到的完全不一樣,這才鄭重地點了點頭。

李默余看不見他表情,只看見黑暗中他一對眸子散發著堅定無疑的光亮,這才默默地鬆開了手。

漆黑中一片沉默,每個人都在靜靜等待

火摺子擦出一道光亮!瞬間,燈盞上一支細長的燈芯也隨之亮了起來。起初燈火瑩瑩如豆,但隨著火苗的變大,黃亮的燈光頓時充斥了整間石室。

「李默余,你真是太tm偉大了1

望著滿室輝光,劉馳馳脫口而出,典型的一句蘇楚瀾式的感慨。

李默餘一愣,隨即被他這句「tm偉大」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突如其來的光明,讓石室里的四個人佇立很久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面面相覷著互相看著對方。顯然是在黑暗中待的時間長了,興奮來得太晚,一時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等到那陸山兒滿臉激動地「哇」了一聲,幾個人才回過味來,終於有光了。

「劉兄弟,我們這是在哪啊?」楊一六一邊四下打量著問道。

劉馳馳從興奮里回過神來,把目光投射在自己身處的這個空間。

這僅是一間不大的石室,除四壁以外,頂部和地面均是以方磚磨磚錯縫鋪墁,頂部略呈拱形,想來是為了承受頂部厚土層的壓力,頂部中央用石塊鑲嵌成一個佛教的「」字圖形,象徵著吉祥海雲的瑞相。

四面石壁有三面都鑿有凹槽,凹槽處都放置著盛有人魚油的石質燈盞。除此以外空空蕩蕩,只有中間地上擺放著兩隻類似於蒲墊的物件,想來是供人休憩或是打坐用的。大概是由於時間久遠的關係,楊一六齣於好奇,過去按了一按竟然隨即坍塌枯朽了一地。

聽到聲音,劉馳馳嚇了一跳,趕緊阻止道:

「楊大哥,這地宮中東西切記不可亂動,以防不小心觸動了機關,到時萬一遭遇流矢或是地陷什麼的,你我想逃都沒法去逃。」

楊一六嚇得直吐舌頭,趕緊拉著陸山兒靠近劉馳馳身邊站著,生怕他也去觸動到什麼東西。

李默余聞聲笑著回頭道:

「也沒你講得這麼兇險啦,你肯定是盜墓的事聽多了。這佛寺的地宮跟王公貴胄的墓葬還是不一樣的,秉持著佛家慈悲為懷之旨,這地宮中應該還是甚少有你說的那些東西的。不過小心行事肯定是要的,要不然一旦誤入地宮的支途,多則十來天找不出來,那也是死路一條。」

劉馳馳不懂裝懂被他看破,很有點不好意思,只好跟著感嘆道:

「與其找不到路困死這裡面,還不如遇上些機關什麼的,死得倒也痛快些。」

楊一六越聽越害怕,在一旁苦巴著臉說道:

「兩位兄弟快別說了,趕緊找地方出去吧,被你們說的,我也不想困死在這個地方。」

劉馳馳還沒來得及取笑他,他身邊的陸山兒反倒咯咯笑起來,聽得楊一六隻惱,一個勁地訓這孩子:

「你這孩子笑什麼,我說的是實情,到時出不出去看你著不著急。」

不料陸山兒小小年紀臉上卻沒有害怕的樣子,反倒笑著說:

「楊大哥看你嚇成這樣,其實李大哥剛才講的沒錯,這地宮中根本就沒那麼多兇險的機關,僅是道路旁支甚多,線路錯綜複雜,不小心就會誤入歧途而已。」

劉馳馳看他這副表情,又聽他話裡有話,頓時對他有些刮目相看,他問道:

「何以見得呢?」

這少年這才一本正經說道:

「舉凡是墓穴一類如要防人盜入,其甬道必修得狹窄崎嶇異常,或者乾脆是在修好之後就用土石將甬道回填結實了,讓人根本無法從甬道從容進來。而你看這地宮的甬道皆是由大塊的青石鋪就而成,結實平坦,而且寬度甚寬,都已足夠兩人並排著從容走進來的。」

楊一六萬沒想到這十四五歲的孩子竟然說出這麼一番話來,看是竟似一個內行樣子,不覺得竟然有些呆了,下意識地問道:

「所以呢?」

「所以說這地宮中甬道本就是要給人進來祭拜供奉用的,不該有什麼兇險。只不過為防那些心懷不軌之徒,所以才把這其中的通道修建得如同迷宮一般,好叫那些闖入之人知難而退罷了。」

李默余在一旁聽得不住點頭,一臉的驚嘆不已。

「小山,你小小年紀,怎會知道的這麼多?」

聽默余這麼問他,陸山兒這才笑著不好意思道:

「我在投軍之前,曾在老家裡幫著家中叔伯們干過些盜墓的營生,所以對這其中門道略懂一二而已。」

「你這小的年紀就干過盜墓?」劉馳馳難以置通道。

「只是為了生計而已,幫叔伯們打打下手,久而久之便稍有些窺到其中門道了。」

尚是孩子的陸山兒在他們追問下不得已說出了他以前的過往,神色中還帶著絲稚嫩的不安。

劉馳馳聽到這裡,打心底里服了。亂世出英豪,如不是這世道滄桑,他小小年紀又怎會經歷這麼多事。換作現在,十四五歲的年紀,尚在校園之內做著追星的美夢呢,哪裡又能體會到半點人世之苦?

他浮想遠了,不覺間低頭一絲苦笑。

李默余不解他笑容的深意,以為他對陸山兒的能力還有所懷疑,便故意問道:

「小山,那以你所見,我們現身處哪裡呢?」

聽默余這麼問他,陸山兒並未直接回答,而是收斂了神色圍著石室仔細地端詳了一番,回過身來才一臉正色道:

「依我估猜,我們此時應是在這地宮中的某個耳室之中,離這地宮的主甬道已經不遠。」

「耳室?」劉馳馳對這個名詞甚覺得新鮮。

「耳室,即是地宮中主道兩側的小屋。」李默餘一邊解釋,一邊面露欣賞之色,他又和聲問道:

「為何是在耳室呢?」

看到默余的表情,陸山兒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微笑著答道:

「這間石室不大,又無其他物品,僅有幾隻僧人打坐歇息的蒲墊而已,想來是作臨時歇息或是暫時堆放雜物之用。還有,你們看這地面。」

說著,陸山兒俯下身來用手指了指石室中的地面。

「這地面由方磚打磨后錯縫鋪成,以某一處為中軸向一側微作斜鋪,形成一側略高而另一側略低的走勢,這在墓穴中叫作反水做法,利於這地宮中的淤水儘快排出。」

「排水系統?1劉馳馳不覺驚呼道。

陸山兒撓撓腦袋道:

「我不曉得什麼排水系統,不過地面如此安排的確是利於山腹中的積水儘快排出。如我所料沒錯的話,這地面磚塊下面應該是還有一層排水的通道。這些個特別之處都是耳室所獨有的。」

看到李默余點頭,他更似有了信心。

「我想這地宮跟墓室的設置應該大抵相同,通往地宮的主甬道就該在這地宮的中心軸線上,如此說來,那我們離主甬道定就不遠了。」

說完之後,小臉興奮地看向大家,一副孩童般的得意。

劉馳馳臉上露出由衷的佩服,這哪是一個孩兵啊,簡直就是個盜墓的行家裡手。他不由得看這孩子的眼神多了幾分讚許。

楊一六半天沒說出話來,他怎麼也沒想到平素還需要自己照顧的孩子竟然是個民間高手,說起盜墓的事來頭頭是道,自己連一句話都插不上。

幾人正在欣喜感嘆著,石門後面忽然傳來一陣喧嘩,雖隔著門聲音不大,但在這石室里聽來卻異常清晰。

李默余神情一凝,低聲說道:

「情況不妙,看來唐梟那幫人已經趕到外面了。」

劉馳馳也立即覺察到了,他貼緊石門邊聽了聽,不無擔心道:

「你說他們會發現這座石室嗎?」

默余扭頭看了眼厚重的石門,尋思著:

「那一面並沒有放置長明燈的凹槽,而且一片漆黑,想來他們一時還發現不了,不過我們也不宜在此處久留了,得儘快想法出去。」

說著眼光就落在了另外兩面石壁的凹槽處。

劉馳馳隨他的眼光望去,那兩面石壁上也各有一個放著長明燈盞的凹槽。問題是,如果這兩面石壁上的燈盞都是機關的話,那打開之後究竟應該走哪一條通道呢?

劉馳馳注意到李默余已經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