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朝天闕>第261章 容顏栩栩,穿越千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1章 容顏栩栩,穿越千年

小說:朝天闕| 作者:侯之青銅| 類別:科幻小說

聽蘇楚瀾妥協,林筱顯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來,轉而語帶關切:

「你我之間沒有生死的矛盾,何必鬧這麼僵。」

蘇楚瀾面容不改,手指在褲兜里悄悄一鍵撥打了歐曼雲的電話,電話暗中接通,對方沒有聲音。

蘇楚瀾這才抬頭,大聲問道:

「你把那姓穆的關在哪裡?」

林筱一笑,眼神落在他臉上:

「還能在哪裡,當然在我這莊園里。」

「莊園里?難不成是被你關在地下室里了?」蘇楚瀾故作猜想道。

林筱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

「呦!我還真小看你了,竟然還知道我這莊園有地下室。你是從哪知道的?」

蘇楚瀾嘴角撇過絲冷冷的笑意:

「在你餐廳用餐時偶然發現的,怎麼?壁爐里藏著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吧?」

林筱無意間被他譏諷得臉色發紅,她索性道:

「實話跟你說,那姓穆的就被我囚禁在地下室里了,難道你還準備把他救走不成?你可別忘了你還有章迪在我手裡。你如果想毀了我的好事,那我對你心愛之人也絕不會留情。」

蘇楚瀾嘆息一聲,說:

「這姓穆的與我何關,大不了是個越界者而已,早一天晚一天送他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影響。只是好意提醒你,不要玩火燒了手,警方也不是好惹的,遲早會尋過來。早罷手吧。」

林筱飄了他一白眼:

「不勞你費心,你只需考慮好你和我之間的交易就行了,你考慮怎麼樣了?」

蘇楚瀾凝視她片刻,再次點頭:

「好,我答應你1

雙方條件達成,蘇楚瀾終於如願可以見章迪一面,然而他很清楚,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室打開瞬間,章迪突然見到蘇楚瀾出現在門口,那一刻,她驚得幾乎木然,隨即眼淚便啪嗒掉落下來,如同是電影中紫霞見到至尊寶的那一剎那。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聖衣、駕著七彩祥雲來娶我」。

然而這一回,她同樣將會是「只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那結局」。

蘇楚瀾心頭一熱,不等章迪反應,快走上前一把將她摟進懷裡,趁著她還埋頭在自己脖間嗚咽之際,湊在她耳畔小聲說道:

「一會你先離開,出大門不要回頭,順大路一直跑,直到看到一輛亮燈的小車,那裡有人接你。」

章迪還未從相見的激動里出來,驀然瞪大眼睛看著他。

他再次摟緊自己的女人,頭埋在她秀髮間叮囑:

「切記!不要停下1

章迪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淚水瞬間奪眶。

蘇楚瀾將自己微笑的面容放在她眼前,用大手擦拭她淚水道:

「我說的話可記住了?」

章迪用勁點頭,可卻止不住淚如泉湧。

林筱雙手交叉胸前看兩人纏綿,分開片刻才頗有感觸著說道:

「章迪你不要怪姐姐,如果不是你這個小男友不聽話,我也不至於把你弄這兒來。」

章迪這才調過頭狠狠瞪她一眼:

「林筱,我哥的事跟你有沒有關係?」

林筱這女人頓時表情複雜道:

「章迪,我再跟你重申一遍,那事跟我沒任何關係,我儘力了,從此後我們間也再無任何關係。」

「你騙人1章迪近乎嘶喊道。

林筱眉目一凝:

「章迪你要清楚,我既然能放你走,也能立即把你抓回來1

章迪正想掙脫上前理論,卻被蘇楚瀾自後面一把抱住,他直視林筱:

「你倆費什麼話?你不說放她走的嗎,還等什麼1

別墅樓下,黑沉沉的大門在電機帶動下吱吱呀呀打開。

在那管家的跟隨下章迪步向大門,白色連衣裙在風中搖曳凌亂。

她回頭,夜風裡舉動著目光,楚楚生憐。

蘇楚瀾立於窗前向她揮手,心裡直說:去吧,快跑。

黑夜裡章迪回身拽起裙裾,看他一眼后便咬牙發足開始朝大路上奔跑,直到白色碎花般的影子消失在路口處,那老管家才站著原地按動開關,一動不動等那大門慢慢闔上。

大門復在沉沉中關上,夜色靜謐如初。

蘇楚瀾佇立很長時間,直到身後傳來林筱帶著訕笑的聲音:

「好了情痴,別再魂不守舍了,現在該談談我們間的正事了。」

蘇楚瀾嘴角一撇轉過身:

「就你這事還算得上正事?」

林筱臉色倏然一變:

「怎麼?難道你想撕毀我們之前的約定?」

蘇楚瀾完全一副不屑:

「爽約?這像是老子會幹的事嗎1

林筱這才恢復了笑容:

「知道就好1

大廳後院的泳池,群山環繞中的一汪碧水,漾漾出月華冷清的影子。

林筱瞧瞧蘇楚瀾挺立在池邊的背影,發笑說道:

「看不出你這人還有夜泳的習慣?」

蘇楚瀾獨對池水笑了笑:

「聽說過冥空沒有?」

「冥空?」林筱眼露迷惘,「沒有,怎麼了?難道跟你我的穿越有關嗎?」

「諒你就沒聽過。」蘇楚瀾點頭,指了指一池水面:

「那裡就是冥空。」

說罷,從桌上的琴箱里拿出那把生鏽的「綠袖」來。

林筱滿懷好奇注視著他手上動作。

「這是,古董?」

蘇楚瀾手指婆娑過斑駁跡的劍身,猶懷感情說道:

「綠袖,我的心愛之物。」

林筱眼裡猶還帶著疑惑要問,可是蘇楚瀾已不理她,自顧盤腿抱劍在泳池邊坐姿下來,坐定后朝林筱回頭:

「接下來你只管用你往生花的辦法對我施力吧,儘快催我進入睡眠狀態。」

林筱俏臉上滿是疑惑,她很不能理解:

「你確定要這樣做?」

「叫你做只管做就是了,你不是想要穿越嗎,過期作廢。」蘇楚瀾極不耐煩地皺眉。

林筱見他執意堅持也不好多問,便從自己煙盒裡抽出一支特製的煙來,點著,深吸一口吐出。

蘇楚瀾遂閉目平緩呼吸作入定狀。

林筱連吐了好幾口煙,卻看被這室外的山風一吹,眨眼間消散得無影無蹤。

她皺眉問道:

「怎麼樣?有睡意嗎?」

蘇楚瀾依舊閉著眼睛,但搖了搖頭:

「幾乎聞不到往生花的香味兒。」

那女人遂湊近他臉龐,輕輕又吐了一口煙氣兒,問道:

「這次怎麼樣?」

蘇楚瀾深嗅一口,才點頭道:

「能嗅到一些了。」

聽這話,林筱又靠近他一些,嘴唇幾乎貼近他的臉上,捉黠般隨便朝他臉上呼了一口氣,微笑問道:

「這樣呢?」

蘇楚瀾細嗅了下,一皺眉:

「怎麼又沒有香味了。」

女人撲哧笑了:

「哦,我忘了吸煙了。」轉臉深深吸了一口,將嘴唇貼到蘇楚瀾鼻息間呼了出去

蘇楚瀾先聞到一股女人唇齒間獨有的芳香味道,正在疑惑間,一股很濃郁的往生花香便隨之過來了。

他深吸入鼻,那花香頃刻化作一股綿柔沁入他肺腑,隨即竄入大腦,睏倦的感覺頓時如排山倒海般襲來,他身子搖晃著幾欲倒下。

林筱看他睡意來了,生怕他摔倒趕緊伸手扶他,卻被蘇楚瀾伸手輕輕推開,人也順勢在搖晃中一頭栽入泳池裡

一切夏夜的聲響隨著水浪的淹沒涌動而漸止平息,蘇楚瀾耳邊全是混沌不明的水聲,那聲音似嗚咽,似喘息,又似是呼喚一樣,由古傳來,蒼涼而溫暖。

他漸漸無法呼吸,腦袋隨之放空,進入瀕臨缺氧的狀態之中。他無力也無心掙扎,他明白自己此時的狀態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冥空狀態。這狀態來得如此清晰又無法抗拒,就像死亡前的最後清醒一般。

蘇楚瀾直聽到混沌不明的水面之外有人用拔尖而驚訝的聲音叫道:

「光!有光!他真的打開時空之門了1

他明白那是林筱的聲音,那個貪婪的女人她終於如願了。蘇楚瀾睜開眼睛,由著自己用最後的力氣看向自己右手掌心。

那裡,一束翠色耀眼的光芒正從他手心逐漸蔓延擴張開來,如是一隻細長的眼睛睜開了它深邃不明的時空之門。

他隨即聽到那女人跳入水中的聲音,他笑了,由著自己昏睡了過去

********

蘇楚瀾又陷入一個無邊古而漆黑漫長的夢裡

他由著自己在水裡跋涉,水流如似藤草一般不停糾纏住他身體,恍然間又似是女人柔軟的手腳,令他掙脫不得,欲罷不能。

他惱急推開,又被附上來,再推開,再附上來

如此幾番,他已精疲力竭,只能任由自己沉淪,及至沒入到更黑暗的深處

在飄飄墜墜中,他只覺得自己肩膀一陣巨疼,隨即身子便像被什麼力量拖拽著輕輕浮了起來。

在上升中,他頓時再沒了任何知覺

太陽曬得他皮膚髮燙,如是一尾魚放在烤盤上烤炙一般令他睡如針氈。他陡然睜開眼睛,最初的一線光感竟然刺得他眼疼。他舉手遮住陽光,這才發覺此時正是午後,陽光最為毒辣的時候。

他上身裸露著躺在一張破陋不堪的草棚子里。草棚的破舊程度直可以用「上無遮頂,周徒破壁」來形容,簡直就是一間廢棄的遮擋物而已。

這是什麼地方?

他從一張破席上坐起,卻發現自己身邊躺著一個女人。

容顏栩栩,正是林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