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歸墟>第78章 成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8章 成長

小說:歸墟| 作者:醉眼紅塵| 類別:都市言情

青烏顯得極為平靜,平靜的幾近高傲。

他並未因為海雲濤不斷攀爬的氣勢而有任何的動作,只是斜著眼瞥了對方一眼,冷聲道:「對付你還用準備?」

海雲濤依舊咧嘴在笑,只是他滿頭的黑髮,舞動的更加兇猛了一些。

裁判看了青烏一眼,確定對方在他宣布比賽開始前不會做出任何的準備,所以乾脆之極的落下了他的那隻手……

手落

劍出!

一道直線,一往無前!

一道弧圈,寒意凜然!

「叮」

兩人的劍碰撞到了一起,每個人,都剛好前進了五步。

只不過,一個是蓄勢待發,一個是劍意忽起……孰強孰弱,一招便已清晰之極!

星月殿的幾名青年目露擔憂,場外眾人在暗中搖頭。

這場比賽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結局。

只不過結局雖然只有勝負,可是勝負卻有很多種。

完勝,或者慘勝……至少這就是其中的兩種。

海雲濤的劍意開始變得狂猛,這從那不斷劇烈閃耀的星辰就能夠得知。

星空本是靜謐安詳的,可是此時卻給人一種天穹動蕩的感覺。

忽然間

動蕩的星空里忽然升起了一輪月,可那卻是一輪彎月。

那是青烏的刀!

他真正擅長的那把彎刀。

彎刀出,弦月現。

海雲濤的劍意之中,被生生擠入了一輪不屬於他的月。

可是沒關係,既然星月同空不同心,那麼,便來一場星月爭輝吧。

滿天的星,向著那輪弦月快速的聚集。

動蕩的星空中,爆發出絢爛的火花。

那場景很美,可是美中不足的是,場中颳起了猛烈的狂風。

狂風之後往往便是暴雨。

可是接下來開始揮灑的,卻是猩紅的鮮血。

有海雲濤的,也有青烏的……不過更多還是前者的。

血腥味刺激著眾人的神經,他們的面色變得無比凝重,場中的氣氛逐漸壓抑,星月殿的幾名青年眼中滿是不斷顫動的漣漪。

他們一語不發,只是握緊了拳,過度用力的指節顯得蒼白無比。

高台之上的月影萱不動聲色的瞥了海歌離一眼,後者的面色雖然依舊沉穩,可是之前平攤在腿上的手,不知何時握成了拳頭。

演武場上的劍氣依舊兇猛,甚至稱得上有些瘋狂。

當然,瘋狂的是海雲濤……而此時的青烏則是有些憋屈。

海雲濤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甚至算的上是找死!

他為了在青烏的身上留下一道劍痕,通常自己的身上會落下兩到三刀……

可是青烏真正憋屈的是,對方找死,他卻不能真的將其殺死。

這不是因為什麼狗屁規則。

規則中說的是不能故意殺人,先不說故意這兩個字能不能經得起推敲,至少此時所有人都能看出,這根本就是對方找死。

所以即便是故意,也不是他青烏故意。

真正讓他不能的原因,乃是他不敢。因為海雲濤的身份,實在太過敏感了……

海歌離!

星月殿中的宿老,一方數的高層。

青烏若是在這裡就這麼把他的親孫子給宰了……那不啻於引發一場地震。

一場連聖地都不願承受的地震!!

數千年來幾大聖地相安無事的狀況,很有可能會立即因此而打破……

先不說如此情形是否有人喜聞樂見,可至少他青烏不敢成為引發這種級別動亂的導火線。

所以,他猶豫。

所以,他憋屈。

可他是一個青年!

即便有著遠超普通同齡者的沉穩,依舊改變不了這樣的事實。

青年,總是血氣方剛的……

當外界的壓力超過了自身承受的極限,很有可能做出一些頭腦發熱的事情。

那種狀態,人們管之叫做衝動!

此時的青烏,就處於這種狀態的邊緣。

他的刀意也不由自主開始瘋狂,那是理智和耐心即將被磨滅的先兆。

眾人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雖然同是緊張,不過到底是擔憂還是期待,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絕大部分人都低估了海雲濤。

低估了他的決心,低估了他的心智,低估了他的沉穩和冷靜……

決心和心智都是他本來就有的,沉穩和冷靜,則是從林修的身上逐漸學到的。

或許是耳濡目染,或許是潛移默化……總之,他不但學到了冷靜,也學到了設身處地的去分析各種局勢。

所以至始至終,瘋狂的都只是他的戰意,卻不是他的心。他的心一直平靜,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以及……要幹什麼。

所以他也很確定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青烏不敢殺他,這和沒人敢殺青烏是相似的道理。

這,便是他之前瘋狂的底氣。

不過除此之外,林修之前給他們講的那個挖溪成海的故事,讓他喜歡上了一詞,包容。

他還做不到那種海納百川的磅意境,可是他卻知道,見好就收,也是包容的一種……

所以感受到青烏越發凌厲和瘋狂的劍意之後。

他猛然迸發出一道劍氣,將青烏逼退了一步。

隨即,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直直的向後,向著遠離青烏的方向栽去!

倒地,棄劍,閉眼,歪頭……

這一系列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簡直是一氣呵成。

在長劍和地面發出的清脆而短促的碰撞聲中,他已經完成了從庵指唚訊鵲幕杳怨程。

青烏的刀忽然止住了。

他的臉也猛然僵住了。

不但是他,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無比的獃滯!

演武場的氣氛,忽然從肅殺變成了古怪……

海雲濤的動作雖然幾近渾然天成,可是場中都是一些什麼人?

這種赤果果的詐昏試問誰看不出?

青烏顯然也知道,哪有人昏迷之前不但能給自己營造間隙,還能如此精準的控制昏迷的方向。

可是此時無論如何,對手倒了,他還站著。

儘管裁判還沒做出宣判,可是按照規則他已經贏得了比賽。

所以,他不能再有進一步的動作了。

否則,便會以違規被判失敗……

他簡直膩歪死了!

如同吃了一百隻蒼蠅,想吐又吐不出來!!

他本處於即將爆發的邊緣,可是一肚子的怨氣剛準備發泄,卻突然失去了發泄的目標。

如同一匹脫韁的野馬,剛要放開四蹄縱橫馳騁,跑一個淋淋盡致,踏一片萬古晴空,可是卻一臉懵逼的發現,眼前根本就是他媽的萬丈深淵。

青烏不是馬,所以他能開口說話。

似乎是為了將心中憋屈了半天的怨氣發泄出去,所以微愣之後,他沖著躺在地上的海雲濤大聲咆哮道:

「你他媽的還能再無恥些嗎?」

……

海雲濤沒有回答他,因為接下來他真的昏過去了。

他一開始的確是裝昏,可是當倒在地上心神放鬆之後,濃濃的疲憊如潮水般湧來。

即便是身上不斷傳來了劇痛也無法阻止那種疲憊。

他真的很累,透支的太過厲害。所以,他並沒有聽見青烏的那句咆哮!

如果青烏知道,怕是更加鬱悶了。

很快有人衝上來,將海雲濤抬下去醫治了。星月殿的幾名青年目光古怪,可是卻一臉深沉。

林修喃喃自語道:「本來挺悲壯的……怎麼就成了這樣了?」

殷墨深吸一口氣,抬頭望天,沉聲道:「但願世間不再有傷害」

徐昊辰的顯得有些複雜,可是忽然間他看向了余真,語調古怪的說道:「這不會是你給他支的招吧?」

余真翻了翻白眼,忽然長嘆一聲,有些失落的說道:「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看著曾經的小屁孩,忽然成長為需要你仰望的存在。」

眾人皆呆……

高台之上,月影萱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了心中的古怪。

她正暗自感慨之時,忽然聽到身邊的海歌離幽幽的說道:「這孩子變了……」

月影萱微微一愣。

她身邊的大長老和二長老渾身一震。

可是海歌離接著說道:「長大了啊!!1

那種感慨中的心滿意足和老懷大慰,讓月影萱的面色變得古怪之極。

感情這事兒您不覺得丟人啊

……

時間並未因為眾人各異的心情而有所停滯,所以比賽依舊在繼續。

第七場的雲嵐對上了歸墟峽谷第一輪直接晉級的那名青年,他依舊是不急不躁,和對手戰鬥了許久。

坦白說,他的戰鬥根本談不上精彩,不但沒有那種令人心驚膽顫的跌宕起伏,更加沒有那種令人熱血沸騰的激情澎湃。

可是所有人的面色都異常的凝重。

因為兩個人的交手,卻是一個人的節奏……

這雲嵐,似乎比雲奕更加可怕。

結果不出意料,雲嵐獲得了勝利,勝的不著火氣,勝的雲淡風輕。

第八場,徐辰昊對清揚。

得益於上一場雲嵐的比試打的時間夠久,所以在此之前海雲濤已經完成初步的治療和包紮回到了場內。

所以

徐辰昊直接認輸了。

開什麼玩笑,明知道不是清揚的對手,他才不會拼死拼活的,那樣豈非便宜了下一場的雲嵐?

有這功夫,還不如保留體力在排位賽上爆發呢。

他這樣的做法無疑很明智。可是場外眾人的眼光卻很怪異。

在他們的心中,這些聖地的青年都是心高氣傲的,除了同門相遇之外,認輸這種丟臉的事情,這些人應該是絕對不屑做的。

可是徐辰昊不但做了,而且做的理所當然。

並且此時一臉笑容,似乎佔了多大便宜,甚至他周圍的幾人也是不斷點頭,眼中滿滿的讚賞……

真是一群古怪的人埃

眾人如是想到!

  • (快捷鍵:←)
  • 歸墟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