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穿越大反派>第350章 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0章 衍

小說:穿越大反派| 作者:四月廿四| 類別:都市言情

痛!

痛!

痛!

無邊的痛楚,猶如海水般,從體內每一個細胞傳來,瘋狂衝擊秦九歌的神經,雖然已經經歷過一次,但是那等痛楚,並非意志或是其他可以抵禦的,就算秦九歌也不行。

幾乎沒有太大抵抗之力,秦九歌盤膝而坐的身軀,陡然便側倒在地,渾身都在痙攣。

「哼1

不得不說,秦九歌的意志力堅韌得可怕,就算如此,冷哼之下依然掙扎著,強忍住每一個細胞傳來的無盡痛楚,強行盤膝坐好。

道心種魔大法已經被他運轉到極限,但面對足足六種來自少年至尊的異種能量衝擊,依然難以控制。

他的軀體,猶如化身戰場,被那些異種能量瘋狂肆虐,令人不忍直視。

令人頭皮發麻的痛楚,沒有半分停滯,源源不斷衝擊著秦九歌的神經,猶如置身於煉獄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秦九歌的意志,幾乎被那潮水般的痛楚淹沒,但依然保持著靈台的一絲清明。

「咦?」

就在此時,秦九歌精神一振,輕咦出聲。

體內異種能量肆虐,他煉道太過瘋狂,此刻已經超越可以控制的程度,換句通俗的話語來說,乃是瀕臨走火入魔邊緣。

但就在如此緊急的時刻,一種詭異而極度強大的異常波動,悄然自身下的大地傳來。

確切地說,乃是自這整片坐化之地傳來。

「這種異動……乃是先前在祖龍巢之中感應到的1一瞬間,秦九歌便認定。

當初在祖龍巢,為了與龍女爭奪祖龍涎,他曾經短暫施展來自羽人族少年至尊羽人銘的力量,動用出一雙金色光翼,引發道傷的爆發。

也就在那時,他卻是感應到來自祖龍巢之外,坐化之地傳出的一種異動。

當時也只是驚鴻一現,但秦九歌卻是上了心,從祖龍巢出來之後,一直在思索這種異動,卻一直沒有收穫。

想不到,在如今道傷爆發,異種能量瘋狂肆虐之際,竟然再度出現!

「難道,是因為我的道傷,體內異種能量肆虐,方才會觸發那冥冥之中的某種力量,爆發出如此異常波動,而且這種異動……顯然與坐化之地有關,再確切而言,乃是與當初那位鎮壓一個時代的大衍聖人有關……」

如此念頭,頓時自秦九歌腦海之中掠過。

不過,他已經來不及多想,因為隨著那種異動出現,一種神秘的氣機,悄然出現在他的體內。

那種氣機太過強大,極度高級,遠遠超越此時的秦九歌,是以他也難以控制,乾脆聽之任之,神魂仔細觀察起來。

「是好事?」

很快,秦九歌便是眼睛一亮。

那種氣機出現之後,便是降臨到那條秩序神鏈之中,也就是異種能量衝突的中心之處,「嗡」地一聲轟鳴,猶如大道之音。

剎那間,秦九歌便是敏銳地察覺,那些桀驁不馴的異種能量,此刻卻是一頓,似是遭遇天敵,有些許畏縮不前……

雖然並不能完全阻止,但秦九歌感受到的痛楚,卻是削弱了許多。

儘管依然足以令人悚然,但相比他之前所遭受的,無疑要輕鬆得多。

與此同時,秦九歌神魂微微一愣。

以他遠超同級,甚至比之王侯都不遑多讓的神魂之力,此刻竟然沒有半分抵抗之力,悄無聲息地迷失……

此刻,他的神魂感應當中,沒有了海神鱷,沒有了秩序神鏈,甚至沒有了那無時無刻不在刺激他的無邊痛楚……

有的,唯有一片浩瀚的空間,無邊無垠,似是古以來的孤寂。

「這是哪裡?」

他的神魂足夠強大,倒是保持一絲自我明悟。

而在這片空間的某個方向,隱約傳來一絲微弱,但卻不朽不滅的氣息,猶如一種古老的……召喚?

秦九歌心中微動,沒如何猶豫,便向著那疑似召喚的方向而去。

不知走了多遠,也不知過了多久。

時空都似是在這裡無限坍塌,無論是空間,還是皇者都無法觸及的時間之力,在這裡都猶如不存在。

終於,走過無窮無盡的幽暗,在秦九歌的眼前,終於出現光芒,猶如滿天的繁星掛在虛空之中,隱隱間形成一個大字——

「衍」!

「衍?1秦九歌心臟都為之一縮,「衍」之一字,如若在外界也就罷了,但至尊試煉所在,卻是聖人墳——大衍聖人之墳!

此之一字,在此地讓人無限遐想!

「不過,就算是一尊聖人,死去無盡歲月之後聖威或許不滅,但又怎可輕易解決我體內的異種能量衝突,如若如此簡單的話,歷史上那幾位修鍊此功的前輩英傑,也不可能盡皆飲恨收抄…」

他腦海瘋狂轉動,而後呼吸都似是停止:「大衍聖術1

是了,唯有這尊聖人的如此聖術,方才有如此可能……

一瞬間,就算是秦九歌,也難以淡定。

「大衍聖術」四字,此刻已經完全將他的腦海佔據。

正當秦九歌準備仔細研究這個「衍」字之時,「轟鹵一聲,這處時空卻是忽地坍塌,猶如夢幻泡影……

唰!

他的神魂,此刻也已經回歸。

秦九歌微微搖頭,發覺腦海之中,似是多了什麼信息一般,急忙探查,卻是一小段地圖,而那地圖……赫然便是坐化之地!

在坐化之地正中位置,地下千丈之處,標記著一個紅點!

「此地……」

秦九歌心中一動,根本沒有半點猶豫,就確定必須前往一探。

直至此時,他方才是發現,眼前海神鱷的煉道,就如此不知不覺地完成了……

之前煉化第六位少年至尊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已經不是艱難可以形容,每時每刻都是在死亡邊緣掙扎,甚至因此而落下可怖的道傷!

更不要說,如今異種能量更多的第七次煉道,兇險萬分……

而一開始的表現,同樣是證明了此點,那可怕的痛楚,令得秦九歌都心有餘悸,難以抵擋。

原本以為,又是破釜沉舟的放手一搏,但結果……

不知不覺,便已完成。

如此情形,就連秦九歌也是一陣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