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唐朝生意人>第六百四十七章 微風假寐 紅酒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七章 微風假寐 紅酒怡

小說:唐朝生意人| 作者:素布可奈| 類別:武俠修真

自打來到大唐之後,阿卜杜勒皇室親屬團,就一直處於心情舒暢當中。

正因為此,曼蘇爾才會產生如心靈洗滌般煥然重生。

他的生活中並不缺少美,缺的是發現美的眼睛,但其關注力,一直深陷在職位所帶來的的成敗與得失之內。

他這一次跟來大唐,欣賞一道道絕美風景的同時,風味獨特的景觀帶給他的,就是如回眸四望般地,感慨走過的人生路。

於是他發現,在不斷重複的緘默性格的時光里,度過了理應屬於青春的絢爛與蒼白。

實際上曼蘇爾只有三十三歲,說是虛度了青春,並非是無端的矯情。

好吧,是作者君在矯情,總之曼蘇爾幡然悔悟了,他發現了自己的無常,以及對於家人的愧疚。

在船隊於海上漂流的某一刻,他猛然間意識到了活著並快樂著,便是最大的幸福。

而導致思想轉變的原因,就是大唐的景物與人性。

「其實人生至繁,便是人生至簡。」

這是在路上,李之講與他的一句話。

因而在晚間的篝火烤肉與酒香之氣里,曼蘇爾向他的夫人海麗耶表白了。

沒錯,就是一位lb帝國史上最年輕的司法大臣,向其已結婚十五年的結髮妻子表白。

內容無非是辜負了對方十幾年的任勞任怨,以後重新開以嶄新生活一類的云云。

過程滑稽可笑,再有他口拙舌笨的斷斷續續,但效果卻是發人深省,聽明白的人幾欲痛哭流涕,聽不懂的能看得到海麗耶的渾身顫抖。

在撒舍爾得到李之的眼神示意,接過來一枚金剛石戒指送上去之後,現場就響起了轟鳴掌聲。

馬赫迪久久凝神后嘆道:「我這位八弟忽然間就開竅了,我為他高興!但就是這變化也太大了,我猛然間發現,半生木訥之人,狂放起來很要命啊1

他的聲音並不低,便是處在人群中心的海麗耶也聽到了,「噗嗤」一聲樂了出來,臉上還還有兩行尚未流盡的淚。

不遠處的哈桑啐道:「老東西,一點也不知道照顧下情緒,平白破壞了這難得的真情表露,我剛醞釀出淚意來1

眾人轟然爆笑,lb人的傳統慶祝方式,就是手拉手圍著篝火跳舞,但相比其他民族要安靜許多。

通常就是男人們排成長長的一條,偶爾女人也會加入其中。

但今晚因意外情形的cj,以及高度白酒的酵化,卻是個例外。

都督府給找的這座宮殿內,本就有樂師隨時伺候著,不過久就有擊鼓奏樂聲音傳起,合著嗩吶帶起強烈節奏。

lb女眷們也加入其中,龐啼、懿懿比男人們還要活躍,高聲吆喝著自己也聽不懂的異族呼號,蹦蹦跳跳得好不快活。

好像今晚的歡暢,接續了昨晚的痛快淋漓,便是海達也手牽著如同殭屍一般跳動的父親,一圈圈繞著篝火不知疲累。

李之正含笑觀望著,忽覺某一瞬間,身邊的莘景山陷入沉寂。

轉頭投去疑問眼神,莘景山才深沉的說起:「其實世俗間有世俗的樂趣與溫情,方才我忽然想到,這些豈不是我們修鍊界正在流失的一些東西?」

一旁的幸逸春很嫌棄的阻止道:「難得看到這種發自於心的歡樂,大師兄,你少在這裡敗壞心情,多美的舞蹈啊1

莘景山斥道:「我沒看出優美來,倒像是一群跳大神的1

看到李之無言的眼神,莘景山連忙說道:「好吧,的確很優美,我要去烤肉了1

李之向幸逸春附耳道:「景山兄想是誤會我了,其實我也覺得是跳大神的,僅是服裝,除了全黑就是滿白,哪有我們這裡的舞蹈靈韻動人1

直到另一隻烤全羊下了烤架,眾人才返回各自座位。

李之心痛的給龐啼、懿懿抹去鼻尖上的汗水,龐啼兀自在嘰嘰喳喳的碎念道:

「正文哥哥,你不知道,清綺姐可丟人了,被我強拉著加入,她就是不肯,關鍵時刻卻羞怯了,哪裡是平時的那副威猛狀態1

「小丫頭片子,有你這樣說姐姐的?討打是不是?」清綺牽著瑜然走了過來。

懿懿一旁添油加醋:「清綺姐,我想她本來是想說凶蠻來著,孩子小,一時口誤,你別生氣啊1

瑜然咯咯樂道:「還不如威猛呢,懿懿也不是好東西,刻意挑唆1

李之很識趣地緊閉了嘴巴,他可是知道此時說錯話的後果。

眼望著清綺果然將實現投向自己,他連忙指著還在圍著篝火蹦躂的其其格,與他的兩個徒弟,說道:「我去管管他們,不知道餓呀1

說罷,他快步離去,身後傳來一陣嘲笑聲。

另一個徒弟平娃,正跟在莘景山、離其身邊忙活著,對面站著端著酒杯的巴斯蒂昂。

今晚除了他的隨從外,還多出來兩人,其中一位就是羅馬帝國長駐廣州的遣唐使節艾薩克。

據巴斯蒂昂說,他有十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二十六個同兄弟,另外有十七位同樣血緣關係很近的姐姐。

這位艾薩克就是其中一位姐姐的丈夫,與彌睿打過很久的交道了,關係很好。

李之將靠近篝火太近的伊本拉過來時,艾薩克同樣端著酒杯走過來。

原本他是找向巴斯蒂昂的,見到李之就拐了過來。

「艾薩克先生,我的葡萄酒口感如何?」李之笑著打招呼。

「歐盲久!之前我只以為我們法蘭克人釀酒天下第一,今天品嘗到李先生的葡萄酒,我代表我們的法蘭克人,向李先生表示歉意,是我太自大了1

在大唐待了許多年,艾薩克的漢話還是比較流利的。

「其實此類葡萄酒僅能算是一等品,我還有絕品葡萄酒,要不要嘗嘗?」

「還有絕品?盲久,太棒了1

李之取出經由靈氣環境下釀製的葡萄酒,說它絕品是沒有一絲疑問的,艾薩克卻圍著他轉了好幾圈,應該是在尋找李之將酒瓶藏在了哪裡。

巴斯蒂昂哈哈大笑著走過來,他知道些李之的神秘手段,拍著艾薩克肩頭道:「姐夫,你找不出來的,這是李先生的東方魔術,也是大唐獨有的神秘傳承1

未等他話音落下,李之一拍瓶底,木塞已砰地一聲崩了出去。

「絕品葡萄酒不用事先醒嗎?」艾薩克驚訝道。

李之笑著解釋:「我是修鍊者,體內有真氣,用真氣重新煥發出它的靈氣與活力,比任何方式都充分得多1

隨著他話音落下,手中就的香味也隨著氧化的過程逐漸散發出來。

艾薩克忙一口乾掉杯中酒,伸過酒杯等待著,眼中的亮意格外彰顯。

而巴斯蒂昂則是一副幽怨的眼神望著李之:「李先生,我有些生氣了,為何你一直將這麼好的酒藏起來,我卻一無所知?」

李之含笑示意他將剩酒幹掉,一邊斟酒,一邊說道:「這種絕品酒屬於無價之寶,再多金幣也買不到的,我是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才決定拿出來1

此時,兩人徐徐悠晃,近以杯口,聞之酒香,閉著眼瞬間陶醉其中,僅是嗅著馥郁圓潤的絕香氣,已然讓他們身心迷醉了。

眼望著二人終於嘗過第一口,李之笑問:「二位,感覺如何?」

艾薩克的眼神中仍帶著三分迷離:

「酒質變得更有活力,口感也更加複雜、圓潤,本身花香、果香逐漸散發出來之後,居然還能發展出一些更加微妙的風味,我不知該如何形容,若必須表達出來,我覺得它是彷彿從幽深時光隧道翩躚而來的老故事,在不動聲色中,告訴你什麼是真正的美麗,什麼是恆久的味道。」

李之大讚道:「歐買嘎,艾薩克先生還是位詩人嗎?」

「是這樣的1艾薩克的肯定語氣里,不帶絲毫自以為是,「受傳統文化的影響,我們法蘭克人不僅愛冒險,而且喜歡浪漫的經歷,從而導致天性浪漫與騎士風度已融進了血液里,詩人特性用你們漢話講,就如同信手拈來1

他沒有半點信口開河的態度,卻引來李之暗自腹誹,幾乎是咬著牙在拚命呲出幾分笑意:「感覺得出來,艾薩克先生受你們的傳統文化影響很深1

他話音未落,卻驚見平娃躲在二人背後齜牙咧嘴,並對自己展出理解意義的笑意。

不僅是艾薩克對自己的話信以為真,巴斯蒂昂也在配合似的頻頻點頭:

「我們擅長於創造富於情感的氣氛與詩句,溫文爾雅的談吐,得體的舉止,絕不是那些傲慢的日耳曼人與斯拉夫人1

在羅馬帝國時期與凱爾特人、斯拉夫人一起被羅馬人並稱為歐洲的三大蠻族,此時的羅馬帝國人,時刻不忘了抬出他們的凱撒大帝名言,來打擊對手,並以此為傲。

李之卻是受不了他們的傲嬌性格,這時候忽然覺得西域人是那麼的可愛。

他忙將二人請回到馬赫迪那桌,接著絕品葡萄酒,趕緊岔開話題。

臨了,略顯狼狽地竄回夫人叢中,神情緊張的把方才一事鬱悶道出口,引來夫人們竊竊偷笑。

其實她們很想放聲大笑,卻又怕引起客人們的猜忌,那種滋味也不太好受。

但有一人卻是個例外,那就是龐啼,她眼珠一轉,便轉身跑向店內,那裡有這處宮殿式酒家的老東家,找到他,就附耳低語數句。

等她返回來,朝李之意味深長地擠著眉眼:「正文哥哥,那麼多客人,就別老守著我們了,快去照應著1

看她很明顯的驅趕之意,眾人均是莫名其妙,只能眼睜睜的望著她把李之推往馬赫迪那一桌。

沒過多久,忽然一陣敲鑼打鼓,樂師閃出一條通道,那位老東家就引著兩名小夥計來到。

走到李之身旁,躬身請示道:「李先生乃我大唐最年輕的詩文大家,更有一等忠義王爵位加身,斗膽請李先生給小店留下一幅墨寶如何?有了您的支持,我們今後的生意會興旺很多1

李之一陣愕然,這時夫人們圍上來,已在三言兩語的幫腔。

隨後趕來的彌睿也在慫恿,李之一點頭,那兩名小夥計,便將準備好的文房四寶呈上來。

騰出一張桌面,李之略作沉吟,便飛速書寫下幾句:微風假寐寵晴日,紅酒怡情虐心智。春節不約悄然醒,微醺作祟笑看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