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抗戰之我的縱橫人生>第五百五十二章 用心良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二章 用心良苦

小說:抗戰之我的縱橫人生| 作者:風雪雲中路| 類別:歷史穿越

何三亮這番話說完,李子元卻是有些意興闌珊的擺了擺手道:「老何,錢這玩意繳獲的再多,對於咱們來說也只是過路財神,該上繳的還是要上繳的。雅文言情.org不過這兩天我也一直在琢磨,這次繳獲了一些資金,咱們是不是也搞點副業埃」

「至少開一個豆腐坊或是榨油坊一類的,想辦法給戰士們增加一點營養。上級調撥的糧食本身就只能滿足最基本的需要,還要按照要求節省一部分救濟災民,剩餘的就連填飽肚子都做不到。身體是戰鬥力的本錢,吃不飽肚子這還怎麼訓練?」

「上次與老劉他們開完會之後,我就一直在琢磨咱們除了開荒自救之外,是不是也搞點小買賣做一做?一是想辦法給部隊增加一些營養,二也是咱們自己也得積攢一點家底不是?咱們依託根據地內線作戰還可以,但是一到外線出擊作戰,補給就是一個大問題。」

「咱們根據地發行的鈔票,出了根據地到了敵占區根本就沒有人認。手裡面就是拿著票子,也買不到東西不說,還得擔心給老百姓惹來事。咱們手頭的那些冀南票子,甚至還不如煙土管用。」

「在內線作戰的時候,只要有地方黨組織,咱們的部隊就餓不到。打一張條子,就能滿足部隊的吃飯問題。可到了敵占區,咱們就沒有這個條件了。咱們又不能強買強賣,更不能去違反部隊的紀律。」

「如果咱們能搞一點家底,部隊外線作戰的時候,這籌集補給也就好辦的多了。像眼下的災荒年月,也可以外購一些糧食。畢竟錢,尤其是硬通貨,敵占區的老百姓也是認殊樣,這筆資金暫時先別上繳。」

「明天等政委回來之後,咱們坐下來研究一下之後在做決定。對了,老何,你明天安排人跑一趟軍區總醫院。將這次繳獲的那幾袋子黃豆,還有在平川收購的部分雞蛋、白糖、花生米,再牽上幾頭羊,一併送到軍區總醫院去。」

李子元說完自己的想法,何三亮點了點頭的同時又道:「那這次繳獲的武器和彈藥怎麼處理,也暫時先不上交?還有,口據點投降的那些偽軍怎麼辦?是留下,還是發給路費遣散?口那裡,咱們是布放還是放棄?」

何三亮的話音落下,李子元看著何三亮苦笑道:「老何,你呀。剛才還勸我放鬆一下,今晚上暫時不談工作,怎麼這會你倒是先提出來了?這些事情,還是等到政委回來之後,咱們研究一下再說。雅文言情.org生活上的事情,向來都是政委管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至於現在,我看咱們還是打住為好。我今兒正像是你說的,從現在起不再談工作了,難得有機會放鬆一晚。你老兄這段時間也累的不輕,今晚上也好好的休息一下。對了這次我從平川,抄王鐵石家的時候繳獲了一些好酒。」

「除了幾瓶什麼白蘭地一類的洋酒咱喝不慣之外,還有幾罈子山西的名酒。我可跟你說,這都是地道的杏花村酒。搞兩個菜,再把老張,還有老董和老班長、王均他們幾個找過來,咱們幾個喝一點。不過,你們幾個可別都灌我啊,我可沒有酒量。」

聽完李子元的抱怨,何三亮笑了笑也沒有說啥。對於李子元突然想喝點酒的想法,他也只是笑了笑馬上讓大李和自己警衛員去安排了。等到董平和老班長過來的時候,這邊已經手腳麻利的弄的差不多了。

幾個咸雞蛋、一盤花生米,外加一海碗蘿蔔、豬肉燉粉條,一盤切好的豬頭肉外加一隻撕開的燒雞,以及一小壇山西名酒杏花村已經擺上了桌子。豬頭肉和燒雞、還有豬肉,都是從平川搞來的戰利品。

不過團部的炊事班沒有留下多少,大部分的東西還是下撥給各部隊,讓大家會餐一下。尤其是在平川買的那些豬肘子、醬牛肉、燒雞一類的,反正也在眼下的天氣之下也存放不祝與其到時候餿掉,還不如給各部隊發下去會餐一下。

另外還有一部分耐儲備的粉條、花生米之類的東西,則準備送往上級單位。不過今天雖說全團會餐,可李子元再三要求各級政工幹部要做好監督,誰也不許喝酒。畢竟平川現在還有一個團的偽軍,隨時都有可能東進。

不過今天李子元雖說破例想要喝酒,但一向自控能力很強的李子元,還是相當的節制。但今天的張子健卻是有些讓人意外,頻頻的給董平與王均敬酒。軍人嗎,跟誰過不去也別跟酒過不去。

不能不說酒桌上,的確是一個溝通的好地方。幾杯酒下肚,原來張子健與董平,還有王均幾個人之間,有些尷尬的氣氛蕩然無存。張子健向董平與王均,很是大方的承認了自己之前心中偏見,帶來的認識上錯誤。

甚至張子健很誠懇的希望董平,去他的一營工作給他當副營長。而面對著張子健的道歉,董平與王均兩個人對視一眼之後,也很痛快的就坡下驢。其實本來雙方就沒有什麼根子上的矛盾,只不過拗不過心中的偏見,或是說坎也好。

平川這一戰之中,張子健認識到了李子元的用心良苦,現在也是真的對李子元服氣了。更明白了李子元口中的為上者,要有海納百川胸懷的意思。所以,在酒桌上他的態度相當的誠懇。搞的就連董平和王均兩個人,不僅被他的熱情打動,甚至還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張子健在接到李子元找他們幾個喝酒的通知,就已經明白了團長這是給自己找台階下呢。都是男人、也是軍人,溝通感情的地方,沒有什麼比酒桌上更適合的了。李子元用心良苦,此時已經徹底想通了的張子健,自然也不會不把握住這個機會。

邊上的何三亮看著張子健的表現,在看看李子元臉上瞭然的笑意,總算明白了李子元為什麼今晚上突然想喝酒。這頓酒不是他自己想喝,而是專門給張子健預備的。而張子健在酒桌上的表現,也足以證明了李子元做的努力沒有白費。

在部隊之中,這三個人都具備一個代表性。一個是老紅軍出身的幹部,一個是那邊雜牌軍出身的軍官,還有一個是中央軍校畢業的地道天子門生。只要他們擺正了心態,下面部隊之中的問題,也就基本上迎刃而解了。

不過想明白之後的何三亮,卻沒有去點明李子元的用心良苦。雖說也在不斷的與老班長舉杯,但相對於每次都乾杯的老班長來說,每次他都只是微微一抿而已。很明顯,與李子元一樣,何三亮一直都控制著度。

這一頓酒一直喝的很晚才結束,喝醉的幾個人被扶走離開。而酒桌上僅有還清醒的李子元與何三亮兩個人,相互之間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笑意。在李子元的邀請之下,兩個人決定出來散散步,以便解解酒勁。

雖說兩個人喝的都不多,可畢竟白酒這玩意對不經常喝酒的人來說,還是相當有勁的。儘管杏花村是名酒,可畢竟是白酒,而且還是高度白酒。喝的再少,它也是白酒。兩個人儘管都控制著,可也多少有些上頭的感覺。出來走走,正好消消酒氣。

李子元與何三亮在前邊走,身後兩個人的警衛員則一路小心的跟著。直到出了村子,看著在夜色之中黑黝黝的群山,以及天上的滿月。何三亮對著李子元笑了笑道:「今天的這頓酒,團長可真是用心良苦。老張的工作,也就只有你能做的通。」

說到這裡,何三亮沉思一下后道:「他們三個人心面的問題解決了,咱們部隊自己內部的矛盾,基本上就可以說解決了大部分。我相信,這一頓酒過後,大家是真的融匯到了一起。再經過一段時間的整訓,部隊的戰鬥力翻一番是沒有問題的。」

對於何三亮的評價,李子元也笑了笑道:「他們之間,原本就沒有什麼根本的矛盾。一個是因為家屬受到了虐待,恨屋及烏而已。另外的兩個,則是一個在那邊受了長期宣傳的影響,一個受自己多年老長官的影響太深而已。」

「要說有矛盾,也不過都是心面的那個疙瘩解不開而已。其實有些問題根子是在老張身上,老張的眼皮子還是有些淺,缺乏一些海納百川的氣度。只要老張擰過來這根弦,有些問題也就解決了。」

「不過,老張畢竟是我的副手,沒準哪天還會成為我的上級,這件事情我得給他找一個台階下。直來直去雖說是好習慣,可畢竟人還是都要臉面的。讓老張真拉下臉去和董平兩個人道歉,倒也不是不能做出來,但這樣解決問題的方法多少有些落了下乘。」

「大家都是男人、也都是軍人,都不是那種排斥酒的人。能在酒桌上解決問題,何必要搞的很僵硬?一頓酒下來,大家原本有些隔閡消除了,距離也拉近了,這豈不是一舉兩得的做法。」

「從今天的情況來看,老張是明白我用心的。他的心結徹底打開了,我的這頓酒就沒有白費。不過老何,部隊的訓練還是要抓緊。在訓練上也要注意加強咱們部隊,以連排為建制分散活動的能力。」

「我想今後,咱們的鬥爭方式多少也要改變一些。總是這麼硬碰硬的打法,咱們即便是打贏了,也很難在敵占區站住腳。說白了,咱們就是把當面的日偽軍折騰一個半死,可一旦讓他們緩過勁來,咱們還是很難全面的對抗。」

「我的想法是,咱們多以小股部隊的形勢,對你整個潞記實施滲透作戰。不僅要做到無孔不入,還要做到進的去、站住腳。將壺北西部平原地帶的游擊區,徹底的重新恢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