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抗戰之我的縱橫人生>第七百章 鏖戰(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章 鏖戰(二)

小說:抗戰之我的縱橫人生| 作者:風雪雲中路|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作為一名老奸巨猾的漢奸,在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退路情況之下,王鐵石也不會只揮舞胡蘿蔔的。頭一天由他特務營組成的,配備了大刀和機槍組成的督戰隊,也一直跟在發起攻擊的偽軍背後督戰。

王鐵石知道,作為補充進來的這些重慶方面被俘人員,跟他並不是一條心。這可不是劃了到碗裡面就是菜,中央軍的素質的確高,但是對重慶那邊的忠誠度卻也不言而喻。所以,他在接收這些人的時候,軍官儘可能的不要。

尤其是中央軍校畢業的學員,基本上是一個都不要。只有幾個日本人強行塞過來的人,也被他留在了軍官教導隊,不敢放下去帶兵。他知道,越是中央軍出身的人,特別是那些中央軍校畢業生,骨子裡面的抗日情緒也就越高,同時也不會安穩於為自己效力。

同時在內心面,也更加看不起自己這樣的雜牌中的雜牌。所以,他對那邊的戰俘是既要用,但內心之中卻是更防。他更願意要素質差一些的雜牌軍,尤其是那些沒有後台雜牌軍的軍官和士兵。

這樣的軍官和士兵,對重慶那邊的忠誠度並不高。相對於來說,他們的忠誠度更多的是對自己軍事主官。只要給予重金和職務的拉攏,這些人還是很容易徹底拽過來的。在接到日本人的通知后,他親自去了幾趟日軍設置在洛陽的戰俘營。

只是可惜,日本人給他的選擇不多。但他還是做出了一定的選擇,比如在洛陽被俘的老鎮嵩軍改編十五軍的連排級軍官,都被他給要了過來。但士兵可就沒有什麼太大的選擇了,只能日本人給什麼就要什麼。

至於軍官的不足,他除了從被俘人員中挑選一些行伍出身的人之外,剩下的就是以自己心腹出任,或是挑選那邊的老兵和班長一類的人員補充。他挑選的人員,都是文化水平越低越好。只是這位疑心相當重的人,對那些人一樣不信任,頭腦簡單隻知道打仗就最好。

就像他吞併了偽晉南建**之後,對晉南建**展開的清洗。一部分的軍官被打發回家,部分在他眼中不可靠的人更是直接消失,被他留下來使用的都是一些行伍出身,文化水平並不高的人。

而且儘管他的部隊一再擴編,但原晉南建**的軍官最高不過是一個副營長。正是多疑的性格,讓他在進攻的時候,不單單指望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還將督戰隊作為大棒使用。也就是說,為了逼迫部下進攻,他一手揮舞著聯銀,一手揮舞著大刀加上機關槍。

在胡蘿蔔加大棒的刺激之下,原本士氣極其低落的偽軍,在發起進攻的時候倒也鼓足起勇氣。其留守炮兵加入之後,為了支援步兵的進攻,壓制住正面八路軍的機槍火力,甚至將山炮推進到了距離一線陣地不足一千米的地方平射。

也許是為了督促偽軍進攻,也許想著爭取點什麼。或是上邊給的壓力太大,督促他加快速度。那位獨立二四三步兵大隊長,也調集了兩個日軍中隊,在第二天的戰鬥中加入到了戰場,並接下了南面的攻擊。

正向李子元判斷的那樣,第二天整個口防禦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口外圍整整一天槍炮聲幾乎沒有平息過,尤其是日偽軍的優勢炮火給防禦帶來很大的麻煩。面對著優勢的偽軍輪番發起的攻勢,李子元的防線多次出現危急情況。

在李子元這次用兵甚至可以用吝嗇來形容之下,從來不反覆爭奪任何一個陣地的戰術之下,外圍陣地丟失了大半。尤其是南面外圍陣地,幾乎全部都失手。到黃昏時分,南面的日偽軍,已經可以看到口村子了。

而就在下午,一股從二營和三營連接處滲透進來的日偽軍,幾乎已經快要打到李子元的指揮部了,最近的時候距離不過七十多米。甚至李子元都親自端著機槍帶著警衛連上陣,與這股滲透進來的日偽軍打起了近戰和肉搏戰。

警衛連傷亡三分之一,團副參謀長與警衛連長犧牲的代價,硬是將這股滲透進來的日偽軍全部解決。五十多個日軍外加上一百多偽軍,除了偽軍被俘七十多人之外,其餘的全部都被擊斃無一漏網。

而坐鎮三營的錢朋,要帶兵過來支援的要求,則被李子元毫不猶豫的拒絕。李子元在電話裡面,直接告訴錢朋守住陣地就可以。團部這邊,暫時還用不到救援。不過李子元在一次向加強指揮的劉海山和錢朋交待,在戰鬥中一定要注意結合部。

但無論前沿形勢在危險,李子元也沒有動用手中的預備隊。甚至就連炮兵連,都始終沒有被他派出參戰。一直在密切觀察著前面戰況的李子元,認為至少目前還遠沒有到破釜沉舟的局面。

今天的偽軍雖說已經是全力以赴了,但最大的進展也只是在南面奪取了大部分的外圍陣地,自己的戰線大體上還算穩定。儘管部分日軍也加入進來,可至少到目前為止,部隊的傷亡數字和戰線的穩定,都還在承受能力之內。

接到軍區和分區的電報,通報李子元外圍各部隊已經進至指定地點,一部兵力已經插入壺北縣城與平川之間。分區一團已經秘密潛伏到了平川外圍,隨時可以發起攻擊。另外一部兵力,已經在壺北與潞東交界地帶,與一部日軍發生激戰。

軍區司令員直接在電報上詢問李子元,眼下是不是已經到了可以發起全線總攻擊的時候了。當然,軍區司令員完全沒有必要去詢問李子元,但是畢竟作為一線指揮員,李子元的意見軍區司令員還是要聽取的。

尤其是整個作戰思路,李子元是始作俑者。而且眼下正在接敵的他對戰局的發展,特別是當面偽軍主力有沒有成疲態,這是軍區司令員最需要了解的。所以,才會有了這封軍區首長帶著詢問意思的電報。

對於這封軍區司令員的親筆電報,李子元直接回電眼下還沒有到最佳時機。該部偽軍尚有部分餘力,平川距離口過近,一旦現在打響很容易打草驚蛇。一旦偽軍主力縮回平川,依靠平川堅固的工事群,那麼這一戰就不好打了。

李子元的意思很清楚,他這邊還要在堅持一些時間,爭取將這股偽軍徹底的纏住,才是最佳的時機。同時李子元電告軍區前指並軍分區,提出現在已經到位的各個部隊,如果尚未接敵,就儘可能做好隱蔽,千萬不要輕易暴露。

而在整個戰場周邊進行佯動的部隊,則搞的動靜越大越好。甚至在電報上,李子元建議此次佯動,應該從日軍身上著手。儘可能的將目標鎖定在日軍的身上,以便最大的限度的牽制日軍。

待電報發走之後,何三亮放下手中的鉛筆,對李子元道:「團長,我現在有些擔心。這個王鐵石一向老奸巨猾,今天的一天強攻雖然還沒有達到強弩之末的地步,但實際進展明顯不大的局面,會不會讓這個傢伙現在心生退意?」

「尤其是外圍我軍已經與日偽軍正是交火,儘管距離我們這裡還相當的遠。但我擔心這個傢伙在久攻不下的情況之下會投鼠忌器,搶在我們援軍抵達之前撤回平川。到時候,我們整個計劃就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最關鍵的是,我們現在的戰線,在日偽軍壓迫之下還處在一線平推的局面。還沒有能夠將整個戰線,形成犬牙交錯的態勢。這樣,我軍與當面之敵,糾纏的深度還沒有達到這個傢伙無法轉身的地步。」

說到這裡,何三亮將手中的鉛筆,在口外圍幾個點上重點圈出來之後,才對李子元道:「自昨晚的偷襲失敗,以及今天下午的滲透失敗后,這個傢伙現在不在進行任何的穿插,只是一味的猛攻我們東、南兩個方向,擺出一副穩紮穩打的架勢。」

「這說明現在他的損失,應該快要達到這個傢伙接受的極限了。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今晚上在沒有大的突破,這個傢伙極有可能會在明天凌晨撤退。而現在敵我兩軍,還尚未形成犬牙交錯的態勢。」

「一旦這個傢伙逃跑,我們就只能被動的尾隨追擊,這對我們很不利。我看是不是將口東面的六一零高地放棄,將東面的一營全部收縮到口東面最後一道防線,也就是七二四,高地?」

「七二四高地是一個獨立高地,除了只有狹窄的山脊與口相連之外,與周邊其他山都不想連。但這個七二四高地卻是口以東的屏障,而且五個山頭以及多條向外延伸的山脊,都可以成為我軍的陣地。」

「最關鍵的是,這個七二四高地整體地形比較凌亂,各條山脊之間溝壑縱橫。日偽軍無論向那個山脊進攻,都不會形成一條完整的戰線。而且要防備我軍沿著溝壑反擊,他們必須要設置大量的警戒陣地,這樣他們的兵力會被進一步的分散。」

「另外在南線,我建議也收縮陣地。除了四三三和五一六兩個高地之外,其餘的高地全部都放棄。這樣,我們等於放棄了口東面和南面的幾乎所有外圍陣地。而保留這三個高地,又相當於在他們的陣地上留下幾個楔子。」

「這樣,即便這個傢伙撤退,也在短時間之內很難擺脫我們的糾纏。而且從今天的戰鬥來看,儘管我們失去了大部分的前沿陣地,但整個口戰場的核心陣地,還在我們的手中牢牢控制著。」

「我的建議是電告軍分區並軍區,批准咱們在打一個晚上加明天一上午。而且團長,我建議今天晚上就將預備隊拉上去,對南面的五一六高地右前方的五七九高地發動幾次反擊。能拿下來最好,拿不下來也無所謂。」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