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進化之路>第805章 還記得一顆種子的九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05章 還記得一顆種子的九重

小說:進化之路| 作者:牛筆| 類別:歷史穿越

傳說中,不同的人攀爬七彩神山,有不同的體驗。

趙昊和香郡主,用實際行動驗證了這個傳言。

說來也怪,之前在山腳下的時候,小趙還有點壓迫感,能夠體會到無形的威壓。

自從他登上第一個台階開始,就和普通人爬普通的大山,一點壓力都沒有。

一直走到兩千階,趙昊都沒體會到外界的壓力。

倒是他心裡有了點壓力,總覺得這種情況太反常。

他嚴重懷疑七彩神山的禁制失靈了,總結這二千階的過程,就像攀登普通的山峰一樣。

趙昊深吸了一口氣,感覺空氣非常清新,並沒有那種連空氣都變得凝重的緊張之感,更沒有那種被抑製得無法呼吸的壓迫感。

擱在幾年前,小趙早就燃起來了,直接敢往上面非。

現如今趙昊成熟了許多,明白了飛得越高摔得越痛的道理。

小心駛得萬年船,他保持著戒備,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就這樣,他輕而易舉得走到了三千階,看起來沒費什麼力氣。

山腳下的香郡主,用一種高山仰止的目光仰望著趙老爺,心中波瀾起伏。

歷史上第一次攀登七彩神山的強者之中,只有一代傳奇張三丰首次攀登就爬到了三千階以上。

從這個角度來說,趙日天是有史以來第二個首次攀登便達到三千階的傳奇人物。

如果對比一下,趙日天和張三丰還是有區別的。

當年張三丰第一次挑戰七彩神山,已經是七星上位強者。

而現階段的趙日天,只是三星巔峰,距離中位境界還有一道坎。

眼看趙老爺走到了三千五百階,香郡主情不自禁大喊了一聲:「老爺加油1

這一刻,她比趙昊本人還要激動。

張三丰創造的記錄,是首次攀爬三千三百七十六階,眼下趙日天破掉了這個歷史記錄。

首次攀登便達到三千五百階,小趙可以說前無古人。

這個記錄,很快又刷新了……

趙昊站在了四千階的高度,滿臉的寂寞如雪,還有種求虐求侮辱的尿性,嘴裡喃喃自語:「說好的壓力呢,說好的危險呢,哥們兒現在不會是幻覺吧?」

摸著良心說,他真的一點壓力都沒有感受到。

無論666號、蕾絲比安還是西門晴空、羅大胖,又或是雲夢琪和葉賽妮雅,都曾經說過,七彩神山是一道天塹,登頂此山比飛升四階天域還要困難……這讓小趙很迷茫,難點到底在哪裡?

他打起了精神,繼續往上攀登。

漸漸地,一個新紀錄誕生了——五千階!

地面上的香郡主,已經震撼得說不出話來,面部也失去了反應能力。

此刻趙日天位於數千米高空,普通人幾乎看不到他的存在,幸虧香郡主已經突破到了四星妖皇境界,視野開闊,她依然能夠看見,高處那個青衫隱隱的奇男子。

她像一朵飄零的花,默默注視著高空中那個屢屢創造奇的男人。

片刻之後,趙昊爬到了六千階的高度。

驀地,他身形一震,輕微搖晃了一下。

地面上的香郡主睜大了眼,為趙老爺捏了一把汗,暗忖老爺終於到極限了嗎?

殊不知趙昊那虎軀一震,另有原因。

到了六千階,趙昊確實感受到了一點壓力。

那種壓力和山腳下的無形威壓有相似之處,他切身感受到了。

和山腳下那股威壓不同的是,六千階附近傳來的威壓,趙昊感到很熟悉。

那種熟悉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很熟,好像自己曾經經歷過同樣的事情。

他放慢了腳步,一步一步往上攀爬。

每前進一步,那種熟悉感就強烈一分。

趙昊品味著那種熟悉之感,努力尋找著答案。

抵達七千階的時候,他敢打賭,自己當年絕對有個相似的經歷。

可是問題來了,小趙想破頭皮,也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攀爬過類似的台階。

當年他在一階天域飛升的時候,倒是走過天梯,可是那種天梯和眼前的熟悉感完全不一樣。

他一邊前進,一邊尋找著答案。

於是攀登的過程,變成了一條求道之路。

山腳下的香郡主,開始懷疑自己不會數數了。

她默數到了七千五百六十八,意味著趙昊已經走了七千五百六十八個台階,這個成績華麗到令她不敢相信。

到了這個高度,壓力越來越大,小趙額頭已有汗珠。

他體內的九重天,彷彿受到了一種神秘的召喚,竟然自動運轉起來。

在這個過程中,趙昊一邊前進,一邊恢復著消耗的體力,勉強維持著收支平衡。

八千階!

當走過八千個台階的時候,趙昊感覺自己整個人得到了一種升華。

那種感覺妙不可言,彷彿自己超脫了,快要得道成仙。

與此同時,壓力也成倍提升。

趙昊覺得自己扛著兩座大山在行走,每前進一步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氣。

有個故事叫愚公移山,愚公正是憑著一種剛正面的精神,帶著全家人去挖掘太行、王屋兩座大山,最終感動上天,派神仙下凡把兩座大山給挪走了。趙日天雖然沒用愚公那種子子孫孫無窮盡也的精神,但是,他骨子裡擁有一種不屈不撓的奧運精神!

都已經走過八千階了,他找不到放棄的理由。

憑著這樣的奧運精神,他又走了一百個台階。

是的,僅僅只有一百。

想象一下,背上扛著兩座大山,前進一步都很不科學了,更何況是前進一百步?

趙昊再也沒有那種隨隨便便走一千個台階的進度,他大汗淋漓,額頭青筋暴起,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自動運轉的九重天,已經無法支撐他巨大的體能消耗,出現了入不敷出的局面。

八千一百二十六階,趙昊站在這個台階上,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開始明白為什麼張三丰那種級別的傳奇至尊也走不過九千階,這TM根本就不是人乾的事情,每一步都要人老命。

「兄弟,雄起,你已經走過五分之四了,只差最後五分之一1

「帥哥,一發入魂的機會來了……挺住,一定要挺住啊1

小趙不停地給自己打氣,甚至臭不要臉地自己叫自己帥哥,以此增強自信。

這種絕境下的樂觀,引發了一種突變。

轟的一聲,趙昊感覺腦子裡有一團東西炸開了。

那團東西,是他被封印的一段記憶。

當那層封印炸開后,記憶變得無比鮮活。

還記得一顆種子的九重天嗎?

他看見自己變成了一顆種子,從大地中生根發芽,長成一株小樹苗,歷經千百年歲月變成一棵大樹。然後那棵大樹突破天際,樹梢鑽進了二重天域,接著繼續生長,又突破了三重天域……

沉浸在這段漫長的回憶中,趙昊渾身都充滿了力量,邁開大步往前走。

他身上的無形大山彷彿憑空消失了,給人一種健步如飛的既視感。

香郡主呆萌地伸手揉了揉眼睛,如此反覆地揉了幾次,她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她看到趙老爺邁過了九千階大關,還在生龍活虎地往上走。

不,準確地說,是向上飛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