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最後的斗龍族>第三九九章、真正的獲益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九九章、真正的獲益者

小說:最後的斗龍族| 作者:執筆書落寞| 類別:武俠修真

現實往往比故事更精彩。

——我說的

——正文——

「m的,說好的成堆的金幣和裝備呢,都tm騙人的。天上有那群牲口守著,地上還有這麼多人擠在一塊兒,連只鳥兒都飛不進去,這還玩兒個屁埃」

當所有人苦苦守候在三色火焰的周圍等著它熄滅時,一名擠在外圍的低級傭兵狠狠啐了口唾沫。他也是來得最早的那批人,然而以他中位戰士的實力,在這裡和一隻螞蟻無異。原本還打算趁著混亂撈點好處,結果哪知道是這麼個情況。

正當他準備悻悻離開時,一轉身不小心被腳下一個東西給拌了一跤。

「,被人欺負就算了,連路特么也欺負老子是不是。」

低級傭兵罵罵咧咧的爬起來,除了無關痛癢的罵兩句,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宣洩心中的鬱悶。

「等老子以後有錢了,老子一定要請些人天天在我面前表演摔跤。」這名低級傭兵惡趣味的想著,正要離去,餘光卻偶然掃到了地上剛剛絆倒自己的東西。

「嗯?這是個什麼玩意兒?黑不溜秋,還挺沉的。」

傭兵撿起的東西看起來像一個鐵制的模型,樣子似乎是一個古老的斗獸場

「聽說最近煉金師工會在回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把這個拿去說不定還能換倆酒錢。嗨,跑這麼一躺就得了個這玩意兒,真tm晦氣。」

這名傭兵也沒想太多,把那鐵疙瘩隨意往懷裡一揣就離開了事發地點。

就在他離開后不久,三色火焰也燃到了盡頭。

「你們看,熄了,火焰快要熄滅了。」

所有人貪婪的望著忽明忽暗的火焰,一個個都在幻想,能鬧出那麼大動靜,而且還被這樣恐怖的火焰守護的到底是多麼珍貴的寶物。

終於,當三色火焰完全消失,天上的數十名戰絕率先動手了。只見他們一齊釋放自己的威壓,地上想要趁機一擁而上的人頓時就像背了座大山,寸步難行。

「就你們這些垃圾也想來分一杯羹?可笑。」

說話的人看起來才三十不到,能在這年紀達到隕星戰絕,他的確有藐視大部分人的資格。周圍很多老傭兵被這樣一個年青人挖苦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畢竟人家可是隕星戰絕,和他作對只是自討苦吃。

「哼,垃圾就要有垃圾的覺悟,等我們搜完了,心情好說不定會扔你們根骨頭。要是你們不知死活的要來送死,我很樂意送你們上路。」

年輕戰絕的話就是其他戰絕的意思,在看到周圍的人沒有異動后,所有隕星戰絕這才開始一點點搜索起這片「寶地」來。

……

「怎麼可能,為什麼什麼都沒有!!」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塊不大的區域早已被數十位戰絕強者給翻了個底朝天,然而想象中的絕世珍寶、神兵利器或者強大鬥技一個都沒有,別說這些,就連一枚銅幣都沒出現過。忙活了這麼半天,到頭來只是一場空。

「活該,要不要爸爸給你扔根骨頭埃」

一位站在圈外的傭兵小聲模仿了一句年輕戰絕之前的話,引得周圍的十幾個傭兵大笑起來。

「該死的垃圾,你說什麼!」

年輕戰絕臉色徹底陰沉下來,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瞬間來到這名傭兵面前。

沒有任何猶豫,說話的傭兵便被他扭斷了脖子。年輕的戰絕強者還想說點什麼狠話,結果就看到周圍的傭兵全都紅著眼,看他的眼神恨不得吃了他。

「你憑什麼殺人!」

「自己沒找到東西就拿我們出氣嗎!」

「媽的,老子要給喬米報仇,老子爛命一條,怕個卵。」

「對,報仇!」

這群一向軟弱的低級傭兵,這一次卻出奇的硬氣,一個個抽出了武器,望向年輕戰絕的眼神極其不善。如果這個時候,這位年輕戰絕語氣降低一點,然後拿出一些金幣做賠償,這件事也許還有轉機。然而讓一頭獅子向一群土狼道歉有可能嗎?

「怎麼,你們還想給這個垃圾報仇?垃圾就是垃圾,再多也只是一堆垃圾而已。」

年輕戰絕的態度徹底激怒了這群傭兵。

「殺了他!」

也不知道是誰揮出第一刀,打從心底里就沒瞧得起過這群低級傭兵的年輕戰絕做夢都沒想到,這些人竟然真的敢對自己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被這一刀划傷了手臂。

「該死的垃圾,你們都得死!」

年輕戰絕一聲怒吼,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壓,兩把雙刀出現在他手中,向著周圍的所有人張開了血腥的獠牙。

「啊!」

「,戰絕就可以亂殺人嗎。兄弟們,跟我一起滅了這小子。」

許多被波及的傭兵也紅著眼揮刀殺向了年輕戰絕,獅子固然強大,可是土狼多了也同樣可以咬死獅子。

很快,年輕戰絕身上就添了數道傷痕,當然,在他周圍也多了數十具屍體。年輕戰絕也是剛剛踏入戰絕領域不久,此時面對這麼多傭兵也感到了力不從心,正當他御空準備逃走時,底下一名傭兵卻掏出了一張禁空捲軸。

「給我的弟兄陪葬!」

禁空捲軸被撕開,年輕戰絕咻地從天空落了在了人群中。

里啪啦

一時間刀光四起,又付出了幾十人的代價,這名年輕戰絕終是為他的狂妄付出了代價。

原本事情到這裡也算是告一段落,可是偏偏年輕戰絕的家族還有兩名戰絕強者此刻剛好從遠處搜索歸來,親眼看到家族天才隕落,這裡兩位戰絕出離憤怒了。

兩名老牌戰絕聯手屠戮低等傭兵,過程中又不小心傷到了其他家族的人,其他家族的戰絕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戰鬥就此打響。

……

除了五十年前的那場災難,幾十年來,多哈尼克周邊絕對沒有發生過今天這般慘烈的狀況。數十名戰絕隕落了一半,低等傭兵更是死了不下千人。要不是特洛伊的媽媽也就是二番隊隊長安妮莉雅趕到,也許存活下來的人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就這樣,一個莫須有的寶藏,導致的結果卻是一場血腥的廝殺。最主要的是,這過程中沒有誰獲得過哪怕一個銅幣。

而間接導致了這場鬧劇的始作俑者,此刻正拖著一個渾身破爛的男人跪在一名氣息即將消散的紫發女子面前。

本書來自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