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校花的修真強少>第1165章 老奸巨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65章 老奸巨猾

小說:校花的修真強少| 作者:坐牆等紅杏| 類別:武俠修真

越是靠近,馬遠山和尤家祥越是感到了可怕。

他們的眼前就是普通的山石、樹木,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什麼異常。可是,他們明顯地感覺到了靈氣的流動,近乎於瘋狂似的,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而漩渦的正中心,肯定就是那個在修鍊的人了。

在修真界這麼多年,他們聽說過各種各樣的修鍊方式,但是像眼前這樣的絕無僅有。

尤家祥緊張道:「馬師叔,這人……你能看出這人是什麼來路嗎?」

馬遠山緊盯著前方,皺眉道:「不知道,這人絕對是一個禍害,要是任由著他這樣修鍊下去,恐怕沒人能製得住他了。」

「那咱們怎麼辦?」

「哼,他躲藏在了陣法中,咱們把陣法毀掉就是了。」

馬遠山和尤家祥等人走到了近前,一巴掌一巴掌地拍了出去。轟!陣法晃動著,徐天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應,他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刻,對於外面這些事情都沒有任何的反應。也幸虧是這樣,要是讓他看到顧朝夕讓這些人給擒下了,還不走火入魔了才怪。

這樣持續了一會兒,防禦陣就已經搖搖欲墜了,隨時都有毀掉的可能。

突然,一道身材高大的身影從空中落下來,喝道:「住手。」

尤家祥叫道:「你誰呀?少來管我們的閑事。」

馬遠山卻趕緊拽住了尤家祥,眼神中帶著幾分敬畏:「岳先生,這是我們極劍門的弟子,他不認識你……對不住了。家祥,這位先生是太玄山的岳先生,你還不快來拜見。」

太玄山?

那可是南荒洲的八星門派,有元嬰期的修士坐鎮,比極劍門要高一個等級。尤家祥嚇了一跳,趕緊彎腰施禮。真要是把人家給惹毛了,別說是自己了,恐怕連馬遠山的小命兒都有可能交代在這兒。

岳漢中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馬遠山搖了搖頭,他們也是察覺出周圍靈氣的變化,才趕過來的。其實,他們也沒有別的什麼意思,就想著毀掉了陣法,看看對方是什麼人。

岳漢中扳著臉,沉聲道:「從氣息上就看得出來,這人是在修鍊的關鍵時刻,你們這樣打擾,豈不是讓他走火入魔嗎?咱們南荒洲的修士沒有北玄洲厲害,還不都是因為內鬥和妖獸一族的原因嗎?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

「是,是……」

「這樣,你們給我一個面子,這事兒就算了吧。我留在這兒給他護法,不能讓任何人打擾了他。」

「那就有勞岳先生了。」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看人家岳先生,這番話說得正氣凜然,馬遠山和尤家祥等人都是一陣汗顏。難怪,人家太玄山能成為八星門派了,單單隻是這一份氣節就足以讓他們欽佩了。他們當然沒有必要因為徐天太玄山,馬遠山等人趁著這個台階就下來了,拱了拱手,一個個馭劍飛行離開了。

在不遠處,有一隻像耗子一樣的小動物,一直看著馬遠山等人消失了,扒著爪子鑽入了地下。

一眨眼的工夫,就剩下了岳漢中一個人了。他的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一看就是那種剛正不阿的人。他的神識掃視著周圍,確定馬遠山等人走遠了,他的嘴角閃過了一抹獰笑,反手一巴掌拍在了陣法上。

轟!本來就扛不住的防禦陣,當即就轟然崩塌了。

徐天端坐在陣法的正中心,還在貪婪地吞噬著靈氣。岳漢中盯著徐天看了看,也沒能看出什麼端倪來。他很想一巴掌將徐天給干廢掉算了,又怕害了徐天的性命怎麼辦?別看他現在已經現在是元嬰初期的境界了,那也製造不出像徐天這樣變態的靈氣漩渦。他要是有這本事,突破到元嬰中期指日可待啊!

哼哼,不過是一個鍊氣九層後期的修士,沒什麼大不了的。

岳漢中嗤笑著,根本就沒有將徐天放在心上,就這樣在旁邊靜靜地等待著。可徐天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節奏,這樣一直持續了七天七夜的時間,連東方都泛起了魚肚白,徐天才算是睜開了眼睛。

這次修鍊還真不錯,從鍊氣九層中期,一路突破到了鍊氣九層後期,徐天挺高興。當看到眼前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老人,他也不禁嚇了一跳,問道:「這位先生,你這是……」

岳漢中呵呵道:「我是太玄山的岳漢中……小夥子,你挺不錯啊?短短七天的時間,就連升兩級,真是後生可畏埃你知道嗎?剛才,你在修鍊的時候,極劍門的人過來了,他們非要打擾了你修鍊,幸好我趕過來將他們給打發走了。」

「啊?」徐天吃了一驚,感激道:「真是太謝謝岳先生了。」

「沒事兒,我這輩子最是見不得那種齷齪的勾當……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門派的?」

「哦,我是東瀛洲靈寂洞的人,來南荒洲歷練的。」

「靈寂洞?那你是怎麼從東瀛洲來南荒洲的呀?」

「我是坐傳送陣過來的。」

「哈哈……」岳漢中放聲大笑:「你呀,連撒謊都不會。難道你不知道,現在的南荒洲、西洋洲、東瀛洲、北玄洲的傳送陣,全都壞掉了嗎?四個大洲有好長時間不能來回走動了。」

「啊?」

這可真是讓徐天大大地吃了一驚,不能來回走動……那他和顧朝夕、沈欺霜等人齊聚在北玄洲李家的事情,又怎麼實現?要是一路馭劍飛行,危險不說,還不把人給活活地類似才怪。一瞬間,他就跟墜入了冰窖中似的,整個人都呆住了。

岳漢中拍了下徐天的肩膀,嘆聲道:「唉,看來你是想去哪個洲吧?這樣,只要你加入我們太玄山,我會想辦法用飛梭帶你去想去的地方。」

徐天苦澀地笑了笑,搖頭道:「謝謝了,我真的是靈寂洞的人。」

「這麼說,你是不給面子了?」

岳漢中當即就變了一副嘴臉,直接將手掌印在了徐天的天靈蓋上,冷笑道:「我現在問你一句話,你剛才修鍊的是什麼功法?只要你交出來,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否則……哼哼,我現在就讓你形神俱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