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極武天魔>第一百三十七章 穿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穿越

小說:極武天魔| 作者:付夢| 類別:都市言情

「啊!1

陽光明媚的中午,一間略顯雜亂的室內,原本正躺在床上睡著午覺的李青猛然大叫一聲坐了起來,臉上一片驚恐的神色,眼睛裡布滿的血絲與扭曲的表情,使整個人看上去莫名有些猙獰。

「呼是噩夢么?」望著自窗外投射到床上的陽光,李青擦了一把頭上的虛汗,輕呼一口氣自語道。

說完這句話后,他整個人突然一愣。..

呃?剛剛夢見什麼來著?

李青撓著自己的像鳥窩一樣雜亂的頭髮,眼中一片疑惑,他發現自己居然已經有些記不清剛剛將他驚醒的噩夢了。

隨著他皺眉深思,原本正在不斷模糊的跡象在他的大腦中逐漸變的清楚起來。

無窮無盡的死寂與黑暗,一道道比火車還要粗壯的黑色鐵索,還有被那被眾多鐵索所束縛在其中的存在

全身密布的赤金色鱗甲虯結恐怖的肌肉鋒銳猙獰的利爪如同火焰般肆意舞動的長發

隨著黑暗中怪物的形象逐漸的清晰和豐滿,李青的胸口也隨著劇烈起伏了起來,眉心部位,一枚淡金色的火焰印記慢慢地浮現了出來。

鐵索怪物赤焰

李青的臉色由紅潤慢慢變得蒼白,大量的汗珠自皮膚里分泌而出,沿著臉頰滾落下去,瞳孔不斷地擴散,漆黑的瞳仁中,倒映出了一個被大量鐵索貫穿的赤金色猙獰怪物影像。

就在李青眼中怪物的影像逐漸清晰的時候,那怪物一直低垂的頭顱突然抬起,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那睜開的雙眼之中,是炙烈無比的赤金火焰。

轟!!

李青在看到怪物睜眼的那一刻,腦海中如同被人用巨錘狠狠打擊了一番,頓時一陣昏沉,立刻喪失了所有的意識。

然而他雖然失去了意識,身體卻沒有倒下,依然穩穩地坐在床榻之上。

滴答

李青獃獃的坐在床上一動不動,房間內只剩下鬧鐘秒針的走動聲。

良久,他才抬起手摸向自己的額頭,眼中滿是茫然之色,口中喃喃道:「我這是又穿越了?」

他慢慢地掀開身上的被子,穿好拖鞋走到窗邊推開窗戶,望著外面車水馬龍的街道,呼吸著因為各種污染而污濁無比的空氣,久久無語。

黃奇抬起那瘦弱的手臂緩緩握緊了拳頭,感受著這具身體的羸弱,心中有些茫然。

剛剛坐在床上的那段時間,是他在融合這具身體原有的記憶,所以他也明白了自己現在處於一個什麼樣的處境。

李青,十七歲的高中生,因為自小在只有父親的單親家庭長大,所以性格有些孱弱,沒有什麼交心朋友,至於女朋友什麼的就更別提了。

現在正值暑假期間,沒什麼朋友的他基本沒有社外活動,每日除了在家裡打遊戲就是看電影。

嗯,還有活動自己的左右手。

總的來說,就是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普通學生。

黃奇並不在意這原身的過往一切,他在意的只是為什麼會再次穿越。

清楚的記得,恐懼之主在他面前將他的神魂子體完全崩解,那撕裂神魂的恐怖痛楚,就算是他,都不願意去再次回想起來。

無法承受的劇痛之後便是昏迷,不知沉睡了多久,再度恢復意識之時,就已經佔據了這副身體了。

「感應不到神魂的存在,僅僅只是意識。」黃奇望著自己瘦小無力的拳頭輕聲道:「李青在睡夢中突然感應到了我那不知在何處的真身,並且因為觀想我真身的具體形象,莫名地就被我的意識佔據了身體」

融合了李青記憶的他,最清晰的自然就是剛剛發生的那段記憶了,所以黃奇也明白在自己抵達之前,具體發生了什麼。

「可是我自己為什麼感應不到呢?」黃奇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他嘗試像李青一樣觀想自己的真身,除了腦海中有了一個虛無的印象外,什麼都沒有發生。

毫無頭緒的黃奇突然神色一動,低聲道:「晶元。」

視線中一陣模糊,晶元獨有的框架頓時呈現在他的眼前。

雖然晶元中此刻完全是空白一片,什麼都沒有,但是黃奇的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抑制不住的喜色。

晶元才是他最大的底牌。

「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吧。」黃奇嘆了一口氣,望著地上零散的臭襪子和床柜上散亂的衣褲皺起了眉頭,這李青的生活還真不是一般的邋遢。

穿越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清理房間,這是黃奇從未想到過的。

「媽的,這李青原本是有多廢?1

廢了半天時間,好不容易才將房間清理乾淨的黃奇坐在床上喘著粗氣,更是爆出了久違的粗口。

只是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房間,整個身子就累得跟狗一樣,讓黃奇如何不惱?

「晶元,整理一下這具身體的各項數據。」他直接給晶元下達了命令,想這具身體糜爛到了什麼地步。

唰!晶元瞬間就將身體的各項數據呈現在了黃奇面前:

「力量:0.,體力:0.5,身法0.,精神:???」

看著晶元整理的數據,黃奇的臉都氣白了。

「還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埃」他哀嘆一聲。

作為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身體居然孱弱到了如此地步,堪堪超過了成年人的一半

不過在望了望裝滿了三個垃圾袋的泡麵桶和大量搓成一團的不明紙巾后,黃奇心下又釋然了。

父親李明在外地打工常年不在家,李青每天都吃這種垃圾食物又不運動,還總愛玩些擼啊擼的遊戲,身體如此羸弱也在情理之中。

「既來之則安之」

無奈的黃奇只能再次掛起這句話,拎起三個垃圾袋走出了家門,自孿氯ァ

他家住在一個老式的小區內,由於建的比較早而且樓層較矮,小區並沒有電梯,所以每次只能通過樓梯上下樓層,這也是原本李青難得的鍛煉方式了。

「李青?」

剛剛將手中的垃圾袋扔進了垃圾桶中,一道少女特有的嬌俏聲就在黃奇的背後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