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灣區之王>771 廢寢忘食
小說:| 作者:| 類別:

771 廢寢忘食

小說:灣區之王| 作者:磨硯少年| 類別:

「斑比,我們準備走了,你呢?」

陸恪沒有抬頭也沒有回頭,只是下意識地揮了揮手,視線依舊停留在大屏幕之上,研究著比賽錄像,根本沒有離開的意思。

科林-卡佩尼克和斯科特-托爾辛對於如此場景早就習以為常了,見怪不怪地收拾起了自己的背包行囊,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在球隊辦公大樓之中,不同位置的球員都擁有自己的辦公室,比如說,線衛群共用一個辦公室;再比如說,進攻鋒線共用一個辦公室。這主要是方便對應教練開會討論戰術使用,同時,相同位置的球員也可以自己內部研究戰術手冊,舉行會議。

三名四分衛也共用一個房間,每個人配備一張辦公桌,然後正前方還有一個大型投影儀,專門用來研究比賽錄像。

這是屬於四分衛的空間,無疑是整支球隊最為核心也最為重要的房間,但舊金山49人內部的其他球員們卻調侃這裡為「盜夢空間」潛台詞就是吐槽這裡著實太過燒腦,每一次討論戰術手冊的節奏,其他人都著實吃不消。

每一天,陸恪和卡佩尼克、托爾辛都會在這裡研究戰術手冊和比賽錄像;每一天,陸恪都是最後離開的那一個,而其他人從來不知道陸恪到底幾點才會離開,如同一個神秘謎題一般,卻無人能夠解答。

也許吉姆-哈勃可以,因為那是另外一個加班狂魔。

此時,陸恪正在研究常規賽第二周紐約巨人對陣坦帕灣海盜的比賽。

不是因為巨人隊輸了,而是因為巨人隊贏得非常艱難,終場比分是「41:34」,面對海盜隊缺少亮點的進攻組,巨人隊防守組卻節節敗退,全場都沒有太多值得一提的表現,如果不是伊萊-曼寧最後時刻咬緊了牙關,終究還是沒有掉鏈子,贏下了這場勝利。

紐約巨人的防守組並不是聯盟頂尖強隊,過去兩次交鋒中,舊金山49人進攻組也總是能夠順利得分,第一次是「28:27」、第二次是「24:30」,嚴格來說,得分都已經達到了平均水平之上;但進攻組的發揮卻總是有些掙扎,始終無法完全流暢起來。

陸恪需要尋找到其他球隊的破解密碼,為自己打開思路,尋找更多可能。

不知不覺,時間的流逝就失去了意義,待陸恪回過神來的時候,「斯科特,科林,你們……」轉過頭,卻發現整個房間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咦,他們什麼時候走的?」陸恪腦海之中卻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八點十五了。

陸恪意識到,他應該啟程回家了,晚餐過後,再繼續觀看今天的比賽錄像。剛才,他有一些收穫,明天可以和其他四分衛、進攻組教練分享一下想法,集思廣益,從不同的角度進行解讀,也許可以看到自己所沒有察覺的細節。

快速打開筆記本,不是電腦,而是手寫筆記本,將自己的想法記錄下來,收拾收拾,這才快步離開了球隊大樓。

回過頭,可以輕輕鬆鬆地看到,主教練辦公室的燈光依舊是明亮的。

印象之中,哈勃幾乎每天都比陸恪還要更遲離開,這並不奇怪,因為回家之後,哈勃是不工作的

準確來說,無法工作。哈勃擁有過兩段婚姻,第一段持續到了2006年,離婚收場,結婚十年期間,他一共生了三個孩子,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離婚之後,三個孩子的撫養權都判給了哈勃,因為他的工作和收入都更加穩定。

第二段從2008年開始持續到現在,他又生了三個孩子,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現在最大的一個孩子也不過七歲而已。

前前後後一共有六個孩子。回到家,這不僅意味著一個龐大家庭,還意味著一個吵鬧家庭,哈勃根本沒有辦法展開工作。

所以,哈勃制定了一條規則。一切工作都留在訓練基地,要麼在辦公室通宵,否則回家之後就不會再碰觸工作。

相較而言,身為單身漢的陸恪,他完全可以回到家,再舒舒服服地繼續研究戰術手冊或者觀看比賽錄像,不需要留在辦公大樓之中。

去年,球隊之中對哈勃的了解著實有限,根本不了解哈勃的情況,他們還暗暗地揣測過,哈勃是不是家庭破碎,又或者是和另一半有矛盾,再不然就是忘我地投入工作,完全把家人拋在腦後,各式各樣的猜測層出不窮。

但顯然,他們全部都猜錯了。

下一周面對紐約巨人,舊金山49人上上下下也高度警惕,哈勃全力以赴地投入準備之中。

離開了辦公大樓,陸恪一路朝著停車場方向走了過去,腦海之中不斷思考著剛才觀看的最後一檔進攻,細細地琢磨著,腳步進入了停車場之後,月白色的頭頂燈光灑落下來,將身影拖得老長老長,隱隱透露出一股清冷,讓人意識到,現在已經是初秋時分了。

耳邊傳來了息息索索的聲響,立刻就可以分辨出來,那是比賽現場的聲音。

順著聲音投去了視線,陸恪就看到了蘭迪-莫斯。

莫斯高高地坐在了皮卡車的後車斗之上,一個平板電腦擺放在了膝蓋上,正在專心致志地觀看著比賽錄像。

陸恪腳步微微停頓了片刻。陸恪知道,莫斯是一個獨行俠,所有的來往關係都停留在訓練場之上,用相對專業的心理學方式來表達就是:他拒絕和任何人產生進一步的親密關係。所以,他不應該也沒有必要在這裡繼續停留,徑直離開才是最佳選擇。

但是,視線餘光捕捉到了平板電腦之上的影像,有些反光,稍顯模糊,只能隱隱約約地捕捉到一個輪廓;同時,耳邊傳過來的戰術口號、解說聲響、現場歡呼,這對於陸恪來說卻再熟悉不過了。因為比賽錄像已經反反覆復觀看了無數遍,深深地烙印在了腦海中。

這是他們對陣布法羅比爾之中的一檔進攻。

按照計劃,陸恪應該傳球給莫斯,但莫斯的跑動路線卻完全偏離了計劃之中的軌道,迫使陸恪的出手速度慢了半拍,儘管最終還是順利出手了,兩個人的節拍卻沒有能夠契合在一起,最終莫斯沒有完成接球。

那是一個傳球未完成。

「你為什麼那樣跑動?」陸恪終究還是沒有忍住,開口詢問到,「如果你是為了撕扯開區域防守的布局,跑動路線可以更加簡潔一些,不需要專門刻意做出那些停頓和轉身,只需要提前半拍,情況就會不一樣了。」

平常,在戰術會議之中,球隊也會如此展開討論,尤其是針對新秀球員。

比如說,四分衛喊出一系列戰術口號,然後外接手、近端鋒分別位列在側,他們應該如何跑動?防守組做出相對應部署之後,他們又應該如何切換?又或者是如何改變防守位置?

備戰階段是如此,總結階段也是如此。

這是至關重要的過程。

不過,過去這幾場比賽,莫斯和陸恪的連線本來就不多,可以探討的素材也不多;而且哈勃和莫斯的溝通也始終沒有能夠取得更多成效,關於戰術的分析討論也就沒有能夠真正地展開。

但現在,陸恪終究還是沒有忍住,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爭吵或者爭議不是問題,只有完成溝通,雙方才能夠建立連線。陸恪需要知道莫斯的真實想法,只有這樣,才能夠為未來的連線創造可能。

陸恪那平靜的聲音在清冷的停車場之中響了起來,正在觀看比賽錄像的莫斯,抬起頭來。

意識到來人是陸恪時,眉頭緊鎖、情緒不佳,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場,語氣嚴厲地咒罵起來,「滾1

開口就是粗話。

而且,情緒還沒有平復下去,反而還漸漸翻滾起來,「草!你到底算是哪根蔥?你他媽地到底是誰,敢這樣和我說話?居然跑過來教育我如何跑動?見鬼1

莫斯滔滔不絕地說著,壓抑了許多的怒火全部都宣洩了出來,「你當自己是誰?如果你的傳球弧線再高一點點,我就可以輕鬆完成接球了,我的跑動路線沒有任何問題,我可以甩掉那名角衛,並且製造出另外一名安全衛的重心錯位,然後……」

「沒有然後了。因為你沒有完成接球。」陸恪卻毫不示弱地打斷了話語,「如果是泰德,他就可以完成接球,甚至還可以持續推進。你為了撕開區域防守,卻本末倒置地丟掉了接球時機……」

「你可以慢半拍傳球1

「但這是一次快速傳球,我已經拖延了半拍,傳球意圖已經暴露了1

「草!滾開1

快節奏的一來一往之後,莫斯微微愣了愣,惡狠狠地咒罵到,然後用左手支撐住車斗的邊緣,跳躍了下來,嘴裡罵罵咧咧地說著粗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愚蠢可笑,自大狂妄,不敢相信,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來指導我跑動路線?見鬼1

莫斯越走越遠,卻越想越氣,停下腳步,轉過身臉色深沉地咒罵到,「就連湯姆-布雷迪都不會指導我如何跑動!你是誰?告訴我,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來和我交談?草1

這還不是結束。後續又是一連串不堪入耳的粗口,將所有的憤怒和壓抑全部都宣洩了出來。

「真的嗎?」陸恪卻沒有絲毫的膽怯或恐懼,反問了回去。

莫斯卻不由愣了愣:什麼意思?2k閱

  • (快捷鍵:←)
  • 灣區之王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