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三國小霸王>第571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71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說:三國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類別:都市言情

譙縣,劉備坐在堂上,托著腮,看著堂下發獃。

關羽、張飛站在一旁,面面相覷,臉色也有些發白。簡雍坐在台階上,不停的拍打自己的額頭。..

堂上堂下,走廊上,院子里,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裡面不是五銖錢就是金子,要不就是各種織錦絲帛、名貴衣料,或者做工精美的衣服,再不然就是奇珍異寶,難得之物。總之一句話,都是錢。

他們猜到曹仁家有錢,但沒想到曹仁家這麼有錢,怪不得他能召集一千多遊俠兒橫行淮泗。有這麼多錢,別說一千人,兩千人、五千人一樣可以招得到。

剎那間,一個念頭從劉備心頭閃過。「要不……我們拿了這些錢,自己招募人馬吧?」不等關羽等人說話,他又搖搖頭,苦笑一聲,心疼得直咧嘴。「現在不是時候,不是時候。」

關羽和張飛互相看了一眼,知道劉備說的是什麼意思。兩次被孫策擊敗,而且一次比一次慘,卻看著孫策連戰連捷,劉備已經沒有信心再面對孫策。就算拿了這些錢,招募到人馬,他們又能去哪兒?青州、徐州不能去,豫州不能呆,幽州也回不去,放眼天下,竟沒有他們的立錐之地。

就算有五千人馬、一萬人馬又有什麼用,沒地盤埃

「玄德,要不要……」簡雍忽然轉身,輕聲提醒道,一邊說一邊看了一下滿眼的財物。

劉備目光閃爍,沉吟了好久,搖搖頭。「不能這麼做,孫將軍一直信不過我,派我來抄曹家也許是個試探,就算我們能收買跟來的士卒,還能收買杜襲嗎?況且……」他猶豫著。「我們能去哪兒?如果抄的是別家,還可以去投袁紹,可是偏偏是曹家,弄不好……這些錢財被袁紹吞了,又做了替死鬼。」

簡雍苦笑,搖著頭,又坐了回去。

門外響起腳步聲,杜襲帶著人快步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屋裡財物,也有些意外,但他很快恢復了從容,快步上堂,向劉備拱了拱手。劉備不敢怠慢,連忙起身行禮。

「杜相,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已經結束了,正在裝車。」杜襲轉身看了一下滿眼都是的大小箱子。「這麼多東西,你恐怕一時無法運走,不如這樣,你把貴重物品和金子先帶一部分走,先去向將軍彙報情況,我徵調役夫和車輛,將剩下的東西送過去。」

劉備皺了皺眉。「可孫將軍的命令是讓我帶著所有的錢糧回去。」

「放心吧,我寫一封手札讓你帶回去,將軍有什麼責怪,由我來承擔。」

劉備點了點頭,很勉強地答應了。他其實也不想耽擱太久,也想早點趕回去。這件事辦得盡心儘力,收穫頗豐,孫策應該會滿意,賞賜是免不了的,說不定還能陞官,至少再做個曲長。曲長是個小官,劉備不放在眼裡,但他很珍惜這個練兵的機會。他相信自己的領悟能力不比那些目不識丁的將校差,就算孫策有所保留,他也能學得很快。等他積累戰功,升遷到校尉甚至將軍,他就有立身資本了。到時候孫策能重用他,他就跟著孫策混,孫策如果一直防著他,他也可以自立。

君臣分分合合很正常,至於名聲,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重要的是有沒有能力活下去,笑到最後。

小霸王?嘿嘿,我的先祖可是打敗了霸王項羽的高皇帝。

「行,就依杜相。」劉備站起身,讓關羽、張飛安排人裝車,準備連夜離開。

杜襲也不阻止,卻悄悄地鬆了一口氣。他實在不放心劉備,曹仁家有錢,但曹洪家更有錢。他擔心劉備見財起意,帶著這些錢跑了。孫策急等著用錢,否則也不會出此下策,劉備攜款而逃,孫策的冬季攻勢就要后延了。

劉備可不是什麼君子,孫策也許有試探劉備的意思,可他如果知道曹家這麼有錢,他肯定不會這麼做。

——

「夫人,問你一件事。」孫策呷了一口酒,剝下一瓣柑桔放進嘴裡。「當初袁將軍與袁紹一起殺進皇宮,據說袁紹發了一筆橫財,離開洛陽的時候裝了幾十車,袁將軍就沒分點?但凡留一點下來,你們也不至於混得這麼慘。」

袁衡吃飽了,困得睜不開眼睛,倚在袁權懷中,一個接著一個哈欠。孫策卻精神得很,而且越喝越精神,兩眼發亮,也有些點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開始胡說八道。

袁權瞪了他一眼。「你這麼記仇?是不是以後都這麼稱呼我了?」

孫策笑笑。「叫夫人有什麼不好,反正是遲早的事。」

「你……你胡說什麼。」袁權突然反應過來,羞得滿臉通紅。「我……我什麼時候說要嫁給你了。」

「你心疼阿衡,又放不下阿耀,除了嫁給我,你還有什麼好的選擇?」孫策笑嘻嘻的說道:「再說了,這也不違背古禮,以前的大戶人家嫁女,不是都有姊妹陪嫁的嗎?」

袁權忍不住笑了一聲:「你還真會給自己找理由,可惜這個理由不成立。媵字的本意是送嫁,不是陪嫁,就算是陪嫁,也未必就是姊妹,還有可能是侍臣或者婢女,你把我當婢女嗎?」

孫策愕然。媵是這個意思?他撓撓頭。「我需要理由嗎?我只需要你願意就行。本來嘛,袁將軍當初說要把女兒嫁給我的時候,我以為就是你,這才答應的,誰知道他說的是阿衡。不是說阿衡不好,可她實在太小了,等她成年,還得好幾年呢。」

「當時我已經嫁了人。」

「嫁了人有關係,還可以和離嘛,實在不行,我就把那人渣給砍了。不瞞你說,我當時的確動過殺他的心思。」孫策嘿嘿一笑。「不為別的,就因為娶了你這樣的女子卻不知道珍惜,他就該死。這種男人簡直是敗類啊,沒這底氣就不要娶,娶了就得珍惜。為了袁家的權勢娶了你,又不珍惜,他不該死,呃,誰該死?」

看著孫策一邊打著酒嗝一邊顛三倒四的胡說八道,袁權覺得很荒唐,心裡卻偏偏生氣不起來,還有一點甜絲絲的。「行了,你別喝了,再喝多了,又得我照顧你。」

孫策斜睨了袁權一眼,想起那次在南頓縣舍的事,不禁暗笑。「你不願意?」

「我……」袁權語塞,把頭扭了開去,不理孫策。孫策站了起來,甩甩袖子。「不願意……就算了,不喝了,一人飲酒醉,我去休息了,你……自便。」話還說沒完,腳下打絆,一跤摔倒在袁權身邊,掙扎了兩下沒能爬起來,嘟囔了一句:「他老母的,怎麼……又醉了,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頭一歪,枕在袁權腿上,鼾聲大作。

「你……」袁權手足無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