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三國小霸王>第934章 孫堅中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34章 孫堅中計

小說:三國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類別:武俠修真

剎那間,孫策覺得腿有點軟,腦子裡嗡嗡作響。

父子就是父子,血脈相連。雖然他和孫堅相聚的時間並不多,雖然孫堅有時候也有點小情緒,但他能感覺到孫堅的那份驕傲。很質樸,也很真摯,更加深沉。

「別著急,進帳慢慢說。」郭嘉及時提醒,將韓當拉進了大帳,又讓郭武帶著韓當的隨從去休息,別在大帳前站著。

進門只有幾步路,但孫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韓當從幾百里之外趕來,就算他著急,一時半會的也解決不了問題。他和劉和正在對峙,互相算計,這時候要是犯了錯,被劉和抓住破綻,後果不堪設想。

孫權、陸議站在帳中,孫權的臉色蒼白,嘴唇哆嗦著。「大……大兄。」

「沒事,天塌不下來。」孫策雖然心裡七上八下,嘴上卻還必須硬撐。「去,取地圖來。」

「喏。」孫權轉身去了后帳,腳絆在了席上,險些摔倒。陸議搶上一步扶住,低聲說道:「我去拿。」

「好,好。」孫權下意識地說道。

孫策看在眼裡,什麼也沒說,指指主案後面的席位,示意孫權坐下,又請韓當入座,奉人取來酒水。「義公叔,別著急,先喝口酒,吃點東西,再慢慢說。」

韓當急著說話,卻被孫策打斷了。孫策含笑道:「別急,義公叔,以我對家父的了解,不會是什麼大事,肯定是被人騙了,吃了點虧,對吧?說不定還受了點傷。沒關係,損失可以補,受了傷也可以醫,吃了虧,丟了面子,找回來就是了。」

韓當看著孫策,見孫策雖然臉色也有些白,眼神關切,但神情還算鎮定,不由得點了點頭,挑起大拇指。「少將軍,你是做大事的人。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說完,拿起筷子,在案上用力頓了頓,甩開腮幫子大吃起來。他一手夾菜,一手端酒杯,喝一口酒,吃一口菜,幾乎不怎麼嚼,兩三下就咽下去了,和往裡面倒沒什麼區別。

看到韓當這副模樣,孫策一邊擔心他會噎死,一邊暗自鬆了一口氣。看來情況被他說中了,孫堅可能吃了虧,但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至少目前沒有。當然,情況也不會很樂觀,否則以孫堅的脾氣絕不會派韓當不遠千里的趕來求援。

陸議找來地圖的時候,韓當也吃完了,將碗筷一推,嘴一抹,挪到孫策案前,指著地圖解說起來。

孫堅的攻勢很凌厲。在方與武唐亭擊敗曹昂后,他一路向西挺進,在東緡擊敗前來增援的袁遺,斬首三千餘,袁遺幾乎是隻身竄逃。孫堅隨後進兵昌邑,袁譚率部馳援,雙方在單父城外大戰,孫堅身先士卒,率領韓當等人衝鋒陷陣,先破了朱靈率領的前鋒,隨即又正面硬捍袁譚的中軍。雙方惡戰半日,袁譚被擊潰,孫堅追擊,取得大勝,斬首五千餘,殺將十餘人,隨即返身再攻昌邑。

袁遺之前被孫堅擊敗,兵力損失殆盡,本來就沒什麼守城的信心,得知袁譚戰敗,昌邑士氣崩潰,孫堅竟然得以成功,進入昌邑休整。昌邑的世家豪強被孫堅威名所懾,奉獻甚多。袁譚新敗之後,派人來談判,結果談崩了,袁譚的使者邊讓出言不遜,惹惱了孫堅,被孫堅當場殺死。

這下子出了大事。當天晚上,昌邑城中火起,孫堅措手不及,只得率部突圍。他本想向前走,直奔睢陽,結果剛出城就遇到了袁譚。孫堅見勢不妙,立刻向東撤退。袁譚率部追擊,孫堅且戰且退,走到方與時,又被曹昂截斷了退路。駐守湖陸的朱治收到消息,率兵增援,成功突破曹昂的堵截,與孫堅會合,但隨後袁譚趕到,再次合圍。無奈之下,孫堅只得派韓當突圍,向孫策求援。

韓當先去了蕭縣,隨後又趕到彭城,知得孫策在下邳,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這裡,三天沒合眼,隨行的三十名義從有的在突圍時戰死,有的因為坐騎倒斃而掉隊,隨他趕到這裡的只有七人。

「少將軍,你趕緊想想辦法,將軍損失不大,就是沒糧食,朱君理送過去的那點糧食根本不夠吃,一旦斷糧,後果不堪設想。還有就是軍械不足,箭矢短缺嚴重,打起來很吃虧。」

孫策點點頭,安慰道:「義公叔,你別急。你先去休息,我們商量一下怎麼救。」

「我不累。」

「就算是鐵打的人,三天不休息也不行。你必須去休息,否則我不帶你去增援。」

韓當其實已經累得不行,只是強撐著一口氣,聽孫策這麼說,他只好答應。孫策讓孫權領韓當去休息,又讓人去請魯肅、董襲等人來議事。

等韓當出帳,孫策看看郭嘉。「奉孝,依你之見,這是辛毗還是陳宮的主意?」

郭嘉搖搖羽扇。「我對陳宮不太了解,看起來像是辛毗的手段。尤其是派邊讓送死,符合他的一貫作風。」郭嘉突然摸了摸腰間,左顧右盼。「噫,我的香囊呢?」

陸議起身。「祭酒,你會不會落在什麼地方了,我去幫你找找。」

「嗯嗯,麻煩你了,我剛從陶將軍大營來,可能是落在路上了,你沿途看看。」

陸議剛要轉身出帳,孫策叫住了他。「一個破香囊,找什麼找。阿議,你坐下,說說你的分析。」

陸議遲疑了片刻,看看郭嘉。郭嘉含笑不語,點了點頭。陸議坐了回去,低著頭,想了一會兒,重新抬起頭時,目光清澈,神情鎮定,和他稚氣的小臉很不相襯,聲音也非常從容,聽不出一絲緊張。

「將軍,我覺得此事宜緩不宜急,袁譚的目標應該不是征東將軍,而是將軍你。你不到,征東將軍不會有事。你如果趕得太急,為袁譚所趁,不僅你有危險,征東將軍也會很危險。當務之急,是派人趕到征東將軍身邊了解情況,穩定軍心,同時做出全面故疲迫使袁譚有所忌憚,不敢輕舉妄動。」

孫策和郭嘉交換了一個眼神,揚了揚眉。郭嘉一聲輕嘆。

「小子,你快點長大吧。如果你在征東將軍身邊,絕不會出現這種事。」

陸議微微欠身。「祭酒謬讚,愧不敢當。議能有寸進,皆是將軍與祭酒栽培所致。能得將軍與祭酒指教,議三生有幸。」